因好萊塢製作人哈維·韋恩斯坦的性騷擾事件,社群發起 #MeToo 的串聯活動,鼓勵被害者說出自身經歷,讓社會正視猖獗的性騷擾議題。作者高小糕說出自身經驗,直指權力不對等造成性騷擾事件層出不窮。

「Let's stop this!There is a wave of change in the world .」引自冰島創作歌手\音樂製作人碧玉 Bjork 臉書

最近好萊塢女星們紛紛在社群網站上表示自己曾為了演藝事業,被性侵、性騷擾不敢吭聲的經歷,冰島創作歌手/音樂製作人碧玉也表示受到這股力量的鼓舞,在臉書上談起她曾在拍攝電影<在黑暗中漫舞>,被導演性騷擾,即使她做出反抗,但換來的是被導演處罰,對外宣稱她很難搞。她呼籲大家勇敢的發聲,來阻止這樣的事件在電影圈繼續。這股力量也推到了我的身上,其實我也有過嚴重的職場性騷擾經驗,也是在權力關係非常不對等的狀態下發生的事件。(推薦閱讀:【視野重訊】如果影帝是性騷擾犯?凱西艾佛列克的得獎爭議

身體被不尊重的碰觸後,時間就算過了一兩個月也無法忘記那噁心的感覺,即使到了現在過了兩三年,一想起那個男的,我便產生出一股憤怒、不爽,想去打他一頓的情緒。遇到這種事的當下不知道為什麼,我選擇的處理方式是也冷處理、自己忍耐吞下去。雖然我很熱衷在社群網站上跟大家分享自已生活上的快樂、不爽、悲傷等情緒,但從來沒有分享過自己被性騷擾的經驗。藉由最近網路上這一股對抗性侵、性騷擾的力量串連,也讓我想把這樣的心情給寫出來,讓大家知道,我看起來這麼強悍,碰到這樣的事,也同樣不知所措,也許大家會覺得我不可能遇到性騷擾,或是我遇到性騷擾時,應該直接往那男的身上踹一腳,即刻反擊。

我曾在擔任人體模特兒時,被同一個人性騷擾三、四次以上,直到最後一次忍無可忍後才有一次成功反擊的機會。那是我剛從事人體模特兒兩年多左右,到一個畫室工作遇到的事。


(糕提供/人體模特兒工作紀錄)

人體模特兒如果是長時間的油畫工作,那每次工作的三小時、以及未來的三到四週的時間,都必須維持同一個固定動作,所以在第一次姿勢擺定後,班上便會派一個人給你紙膠帶,讓你自己貼定位標、或是老師請女同學幫你貼標。這個畫室的助理明明知道這個規則,卻總是故意在貼定位標時,碰到你的身體、你的腳趾、你的腿,一開始你會以為是不小心的,但幾次之後發現這感覺很噁心,很不對勁,因此在之後貼標時,我跟他說 :「我自己貼標就好。」,但他還是不願意把紙膠帶給我,裝作沒這回事,一到下課時間又到我身邊貼標,故意碰到我的身體。

貼膠帶時,不會穿上休息時的工作服,在你全身赤裸的狀態下,這個助理真的靠你很近,但因為要被貼標,我不能隨意移動我的四肢,只能這樣被他觸碰,只能默默覺得很噁、很想快點下班離開這個地方。

班上雖然還有很多來畫畫的畫友,有男有女,年齡分布很廣,有大學生,也有上班族,也有退休來學畫畫的人,長期以來都是助理主動貼標,所以這就被認為是是助理的工作,因此班上的畫友們對於他這樣幫女模特兒貼標的行為,也不覺得不妥。最後一次讓我無法忍耐的狀況是,我知道他又要過來貼膠帶了,我趕快把休息時的工作服穿上,沒想到他就直接過來把我的衣服掀開,我除了工作服外什麼都沒有穿,我完全不知道發生怎麼一回事,他怎麼可以直接掀開我的工作服,然後他又拿起紙膠帶在那邊貼,我真的不爽到最高點,可是當下人太多,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推薦閱讀:【性別觀察】500 startups 共同創辦人性騷擾:「我該錄用你,還是跟你上床」

我也曾對人體模特兒同事問過,這件事該怎麼處理,但得到的回音有點尷尬,「他不曾對我做過這樣的事,他是不是只對你這樣?」讓我覺得問題只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我要自己學著解決。最後搞得讓我產生一個疑問:「他是不是只摸我?那是我的問題嗎?別人又沒有遇到。我是不是表明要自己貼膠帶時,太不肯定了,」因為其他人沒有這樣的困擾,求助無門的狀態下,我也沒有什麼方法,只能向人體模特兒行政表明我再也不去這間畫室了。

畫人體這件事,在台北的圈子其實很小,你很容易在不同的畫室、社大遇到同一群人。碰巧,我在另外一個老師的教室,又遇到了這個助教,這個助教在這邊又變本加厲,也讓我在工作的過程感覺不被尊重,快下課時,直接把衣服穿上走人,他就直接摔畫板,大罵:「現在是怎樣?不用聽我的就可以走了嗎?」全班的同學默不吭聲,也沒人願意幫我,就這樣讓那個助理在班上摔畫版大罵我。最後收拾好我自己的東西後,一個女同學走過來悄悄說:「你幹得好,那個助理常常在課堂上欺負模特兒。」我跟這個助理一切噁心的性騷擾事件,就在他覺得他權利被挑釁後落幕。我威脅了他掌控模特兒行為的地位,所以才他會惱羞成怒亂摔畫板。(推薦閱讀:好萊塢的濫用權力性騷擾:兇手不只有一個韋恩斯坦

因為這樣的事件,我才明確體認到性騷擾,只會發生在權力極度不對等的狀態。加害者認為他擁有的權力是可以控制你的身體、你的情緒、你的工作,他打定你不敢出聲,他就敢不尊重你,敢摸你。

你可能跟男性朋友在聊這件事時,或是其他的性侵、性騷擾事件,他們都很容易輕易地認為,怎麼可能會發生,不能當場大叫救命或是性騷擾嗎?這太扯、這有陰謀,這是要錢而已。性騷擾對男生而言,是極少數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件,反而在女生反應性騷擾時,成為被取笑、被酸、揶揄的事件,性騷擾、性侵就是這樣發生在權力不對等的狀態下,而且超乎我們想像的頻繁發生。所有的性騷擾/性侵絕對不是個案,現在在社群軟體上,建立了「#METOO 」的串連活動,我們把自己的經驗分享出來,讓更多人知道這些故事,建立一道彼此互相支持的系統。(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好萊塢電影大亨性騷擾三十年?這不是私德問題,而是公共議題

而當我們考慮到金錢、工作時,情況也相對的複雜,真的很難在當下做出保護自己的判斷,像是這些好萊塢女星,為了讓自己的星途更順遂,也通常選擇隱忍,人體模特兒對我來說也是維生的工作,就算發生在我身上,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METOO

最後想送給大家這首歌,讓我們一起渡過這難以宣洩的憤怒情緒,大家在此刻都不是孤單的!

Declare independence!
Don't let them do that to you!   --- <Declare Independence -Bj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