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特務二:機密對決》評論,男特務色誘,小鮮肉歡迎慾望投射,反派的黃金圈如婚戒意象,誰也不能真正的套牢誰。(內文有雷)

《金牌特務二:機密對決》熱映,柯林佛斯復活,伊格西長大,60 年代風格小鎮住著全新反派罌粟,這一集一樣拋出關鍵的討論問題:毒品該不該合法?紳士西裝依舊,花式武打撩人,但更多人開始討論,劇中「指險套追蹤器」的情節設計,我們該如何看待?


圖片來源:《金牌特務二:機密對決》 劇照

電影上映一週,許多朋友私訊我,勸我快進電影院看,他們想跟我聊聊那一幕。我像背負某種女性主義者的期待進了電影院,出了戲院,卻一直在想,伊格西為何在色誘時必須打那一通電話?為什麼罌粟的黃金圈意象這麼像一只婚戒?為什麼金牌特務的最後一幕得是婚禮?(推薦閱讀:為何結婚?結什麼婚?周董與昆凌婚禮反映的「崩世代」困境

這麼一想,這電影顯得有趣起來。

男特務出任務:色誘是一種能力,我不見得每次都是賺到

首先說那幕戲,新世代科技,美國特務拿出指險套,原來是黏膜觸發追蹤器,得送入追蹤者體內,怎麼送進體內,他露出一抹曖昧的笑。男特務出任務,任務代號是色誘,願者上鉤。


圖片來源:《金牌特務二:機密對決》 劇照

伊格西以小鮮肉的青春肉身,證明色誘沒有性別限定,也證明自己比美國特務還行,是了,說穿了,調情是一種策略,色誘是一種能力,還要學習。反派女友吃餌,慾火焚身,拉伊格西進帳棚,想立刻剝了他。(同場加映:女性主義壞教慾:第三波女性主義的情慾書寫

慾望是特務電影常見的籌碼,金牌特務裡,色誘不是女角專利,男角也行,其中一位牛仔特務大方承認「色誘是我最愛出的任務類型」,另一牛仔特務查寧坦圖出場可以只為了短暫賣肉,割破 T 恤露出胸肌,歡迎海量的慾望投射。


圖片來源:《金牌特務二:機密對決》 劇照

回到現場,箭在弦上,伊格西自有掙扎,臨門一腳,他選擇進廁所打了電話給女朋友。

多數時候,男特務色誘,在性關係的「男賺女賠」邏輯下,都被視為「穩賺不賠」的行動,伊格西臨陣怕了,恐怕也是第一次我們在鏡頭前,看到男特務色誘,心有掙扎——他們也不是隨時隨地都願意,任何人都可以硬。這樣的反轉,其實很重要,若說人們總是避談女性情慾,人們也總是將男性情慾視為太理所當然。(推薦閱讀:楊雅晴的情慾書單:為什麼處女在愛情市場上比較吃香?

電話接起,伊格西向公主女友坦白自己出任務的不安,「你是我想廝守一輩子的人,所以我想經過你同意,我才去做。」女方不能接受,卻又回應,「如果你同意跟我結婚的話,我可能會答應,對我來說感受完全不同。」伊格西猶豫了,說自己需要五分鐘思考,公主怒而掛電話,「別小看自己,你真要做愛絕對不只五分鐘!」

伊格西掛掉電話,果斷套上指險套,手指進入女體,送入追蹤器,任務達成,旋即起身離開,留下剛準備要享受的女子,一臉錯愕。

導演馬修·范恩向來有許多惡趣味,知道這幕必然爭議,接受採訪時說,「就我而言,電影裡總要有劇情是讓觀眾不舒服的,我可不想拍一部沒有記憶點的片。」演員泰隆說,那幕讓他同樣不舒服,他於是出借了手模演出。

慾望是真的,性是合意的,但是否代表我無條件接受你放進來的任何物件,這得要打個問號。

黃金圈與婚戒:浪子若要回頭,結一場婚就夠了

對我而言,那場戲更值得討論的或許是那通電話。

公主傳遞的訊息很清楚,來自婚家的溫情呼喚,只要你娶我,只要你給我婚姻的承諾,婚前你為所欲為我都不介意,因為最後你是我的。這幕有個很老套的意涵:浪子若要回頭,婚姻是一個人洗白最快又最好的方法。(推薦思考:【哲學家談愛】婚姻不過是一場利益關係?

金牌特務裡,婚姻的意象不少。例如,明明全片對伊格西與公主的情感著墨很淡,卻安排最後一幕,伊格西入贅皇室豪門,對鏡調領帶,階級流動,像是在說,婚姻是一個紳士最後該有的必要配件,比牛津鞋更潮,更有地位,更有象徵意義。

同樣有趣的,還有罌粟集團的標誌,黃金圈。Golden circle,比承諾更保值的純 24 K 金,烙燙身上,從此你是我的人,為我服務,向我輸誠,不得背叛,仔細一想,黃金圈像不像巨大婚戒的套牢意象?


圖片來源:《金牌特務二:機密對決》 劇照

反派罌粟高學歷,腦子聰明,反社會人格,欠缺安全感,經常想家,只好把柬埔寨深山打造成美國六零年代小鎮,名為 Poppy Land。她淘氣也狂傲,金牌特務第一幕,她穿著主婦圍裙,洗手作羹湯,眼都不眨,掛著微笑,把叛逃者做成人肉漢堡,笑吟吟地對同夥說,「你吃了才准走。」有許多幕,她看起來倒也像個母親,替部署準備最強的機械手臂,如為孩子買最新的後背書包,她不夠快樂的待在自己建起來的家。(推薦給你:持家、假高潮、微笑服務:情感勞動不是女人的天賦

反派生猛,那幕洗手下廚,我想起家庭主婦內心是否都有近似的瘋狂,微笑的情緒勞動後沒人問她真正的感受是什麼。黃金圈 24 K 金夠純了吧,可是誰也不能真正的套牢誰,誰也沒有真正的屬於過誰。實際管事的家庭主婦如罌粟,握有生殺實權,卻坐困一地,哪裡也去不了,連死的時候,都沒有離開過這個困著她的地方。主婦明明在家,卻經常在想,家在哪裡,家又是什麼。

《金牌特務二:機密對決》之於我,疑點許多,矛盾許多,很多環節搔不到癢處,我卻也看見一個又個導演刻意拋出來的情景與問題,明擺著叫你不舒服,要你去想,這些場景,究竟觸發了我們哪條神經?


圖片來源:《金牌特務二:機密對決》 劇照

作為被期待寫點評論的女性主義者,我確實有我的答案。小鮮肉站上被慾望投射的位置,欲遮還休替下集鋪梗,女反派寫自己的遊戲規則,笑嘻嘻地幹著壞事,讓人感覺新鮮。如果問我真正感到反感的是什麼,我說,不是戴著指險套追蹤器的金手指,不是伊格西達成任務後轉身離去,而是那萬分溫情的婚家召喚,以一通電話開始,以一場婚禮作結,伊格西給了承諾,人們感嘆他有肩膀,終於歷經千辛,成為男人。(推薦閱讀:在一起十八年後的分手:承諾不是婚姻給的!謝謝你,不娶我

為什麼成長旅程常以結婚為分水嶺,婚前是男孩,婚後是男人?為什麼結婚是一個男人能給伴侶最有力的承諾呢?為什麼套牢是我們對親密關係的終極想像?為什麼公主有了結婚承諾以後,就感受不同?愛遠遠不夠,要婚姻與盛大婚禮見證,才算真正圓滿。如果我們期待著結婚是終點,那麼終點後頭的日子,要怎麼過呢?是不是就如罌粟,心裡有恨的煎一煎漢堡排?

《金牌特務二:機密對決》那一幕,我有我的答案,但女性主義沒有標準答案。

有人憤怒「指險套入侵」情節宛如性侵,不夠尊重;有人覺得你情我願,那是女性自主身體權的極佳展現;有人喜歡圓滿的婚禮結局,覺得承諾因而有了形體;有人說倒不必煽情,何必一定要有婚姻,才顯得承諾貴重?我們對劇情的反感或護航,正巧提醒了我們對關係的想像與追尋各自不同。(同場加映:《金牌特務:機密對決》惹惱誰?當女人成為復仇的性容器

不同也沒什麼,交換就是,像哈利在飛機上對伊格西說,「你知道我死前那刻腦海閃過什麼畫面嗎?沒有畫面,我沒有牽掛,我沒有情感投射,我有的只是一片空白。」沒有牽掛,因此死去的時候不覺可惜。哈利有他的活法,伊格西也有,而你,應該也要有你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