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糕惡女說】高小糕寫一場迷走於慾望裡的真實,感受到慾望時身體有了方向,它給足你勇氣往未知探索,談起壓抑慾望,她說:「忍耐太久的話,身體會歪掉喔」。

「你的愛殘留在身體,我的藥殘留在心裡。這是愛不是藥,這是藥不是愛。」

這一首歌是白目樂隊最浪漫的一首歌,連結了藥物與慾望,譜成一首適合獨舞的舞曲。

歌詞裡的藥,也不禁讓人聯想到,是否是性愛之後的事後藥?還是心理治療時的處方抗憂鬱藥物?或是派對上的娛樂用藥?不管是哪一種藥物,都屬於一段私密的旅程,跟夢境不一樣,我們從小到大已經做過了無數個夢,進入夢境時,我們並不感到害怕,通常是放鬆的享受著夢境,但要一人獨自前往未知的旅途,到陌生的地方還是會有點害怕。

藥物經過身體器官被分解吸收,分階段釋放不同的作用,身體將經歷藥物所帶來的生、心理轉變,可能是劇烈的痛苦、切割肉體的疼痛,像是永遠醒不來的麻醉、掏心的嘔吐、飄飄然的恍惚、空間的扭曲、身體與心的抽離。旅途的尾聲,即將到達終點時,再一次慢慢的連結身體與心智,彷彿重生,然後你不覺得孤單,體認到這些經歷都是真實的,所有的恐懼、痛苦、絕望、喜悅都會隨著代謝而遠離身體。(推薦閱讀,:【高小糕惡女說】我就是刺蝟女,別把我當成可愛寵物

我們將這段旅途的過程,用音符、旋律、節奏、文字記錄下來,每一次表演時,我都會陷入不同的情境裡,有時候會想起記憶中與戀人那些快樂的回憶,想像著對著戀人的耳邊輕聲地唱著,有時候很哀傷,想像即將到來的分離。

「沉浮於慾望之中,是浪漫的,如果沒有慾望,身體也將失去方向。」這是我對於慾望與身體的註解之一。

我害怕失去慾望,一個人如果慾望太強烈,需要接受治療 ; 一個人若是沒有慾望,也需要治療。慾望之中有愛,是溫柔的付出 ; 慾望之中沒有愛,將成為暴力並且冷酷的。身體受慾望支配,身體同時是戰場也是戰士,一切行為模式由慾望掌控,大腦在慾望面前失去理性判斷的功用 ; 在慾望面前我們毫不保留,一呼吸就誠實以對。戀人熱戀時有著共同慾望,希望可以佔有彼此的全部,或是彼此是世界上的唯一,永遠。

觀察慾望帶給身體的改變,也很有趣,因為慾望,身體引發各種自私的需求,有時候為了滿足需求而做出一些自己都認為悖德的舉動,例如偷窺,2016 年底曾經跟一群朋友在台中的獨立書店「自己的房間」進行過一次有趣的活動,<女子 24 小時偷窺秀>,藉著觀察人們在偷窺與被偷窺之間的舉動,24 小時後偷窺著與被偷窺著進行一場講座,大家討論著 24 小時間心理狀態上的變化,偷窺者表示,因為活動讓人大方的偷窺,反而更害怕自己成為被偷窺的角色,但擔任被偷窺者的朋友們(包括我自己),像是滿足了表演慾一般。(推薦閱讀:別用「秩序」打壓我!偷窺癖與性少數的真實心聲

「自私對身體來說是一種美德,在不傷害他人與自己的狀態下,我們都應該盡量滿足對自己的需求。」

自私對身體來說是一種美德,在不傷害他人與自己的狀態下,我們都應該盡量滿足對自己的需求。

如果我們違背了身體的慾望,將會引發生理心理上失調的症狀。最近學到了一個新的知識,骨盆裡面藏著很多情緒,如果因為克制慾望導致情緒上得無法宣洩,身體的肌肉將會慢慢的緊縮,假如習慣忍耐的話,這些壞的情緒將會讓骨盆歪掉,女生也有可能引發婦科的問題。(推薦閱讀:【關係日記】莎岡式的愛情,讓自己幸福是唯一的道德

有時想著,現代人有著太多的選擇能夠滿足慾望,我們究竟是迷失於欲望之中,還是刻意的漂浮?有時候也很難辨別,但唯一能夠確信的是,似乎我愛的,是追求慾望的自己,愛自己在這一趟旅途中,勇於追求慾望的勇氣,一步一步克服前往未之境界的恐懼,在這旅途中,我享受片刻的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