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屆女性影展X女人迷獨家合作,作者為你選片,情色單元裡的《Xconfessions VOL7 》,脫鉤物化女性的枷鎖,讓女性成為慾望主體,學習情慾的多元可能,不論性別都能自由慾望。

前言

《Xconfessions VOL7 情慾告白X檔案》是瑞典女性導演 ErikaLust(艾莉卡・拉斯特)蒐集大眾情慾自白後拍成的十部色情電影短片,內容包括角色扮演、貓女饗宴、特技展演、皮繩愉虐、現代舞蹈、巫術魅惑等,有別於主流色情影片的拍攝視野,開拓另類的成人影視,提供多元的體態外貌、年齡、種族、性別等,強調女性凝視與女性歡愉,宣告女性也有享受性愛與觀看色情影片的主權。她的影片被稱為是專拍給女性看的 A 片。

色情影片與女性主義是敵是友?

Laura Mulvey(蘿拉・莫薇)在〈Visual Pleasure and Narrative Cinema〉(視覺歡愉與敘事電影)裡以精神分析女性主義的視角批判電影普遍存在的模式是以服務男性窺淫為目的,女性進而成為引起性快感的道具,無法在影視裡呈現自己的真實樣貌(Gillian Rose,2006)。ErikaLust 企圖打破這種父權意識形態下,色情影片的公式,展露女性作為慾望的主體。以我最喜歡的第九部短片《Beasts》為例,這是一部詩意盎然,觸動人心的現代舞蹈交織性愛的作品。影片搭建魔幻寫實場景,以及,一位女性與多位男性翻轉流暢的性愛纏綿舞步,透過銀幕直擊觀者靈魂深處。(推薦閱讀:「 性從來不只是為了生育!」解放女性慾望的三部 TED 演講


《Beasts》

我們經常可以在色情影片裡看見性別刻板印象。大學主修女性主義的 ErikaLust 嘗試翻轉色情影片中男女角色不平等的地位。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三部短片《The Bitchhiker》,女騎士看見路旁招著手想搭便車的男性,停車,要求男性脫去身上所有衣物,並對他上下其手,從輕拍屁股到撫摸腿部。爾後,載他到一處廢墟性交,從一開始男性的陰莖插入女騎士陰道,到後來女騎士戴上人工陰莖插入男性的肛門。這種翻轉女性居於客體的宿命與失去主動的男性都是對男子氣概的直接威脅,不過,這卻成為一種探索男性身體其他部位的多元歡愉可能。


《The Bitchhiker》

色情影片通常沒有建構女性觀看男性的方式,觀者位置時常被預設為男性。色情影片經常特寫女性的臉孔、胸部、性器官等刺激男性性快感的部位。但是,男性的身體卻被切割,幾乎不呈現臉部,缺乏男性角色塑造,只特寫永不垂軟的陽具,男性的滿足與快感無法用男性的身體與臉孔呈現。當女性為男性口交時,男性到底有什麼感受?他的呼吸會變得如何?他的表情滿足嗎?他的身體肌肉是如何縮張?我們全然無知,因為畫面通常是特寫男性勃起的陽具與女性滿足的表情。不過,ErikaLust 在第一部短片《Femme Fatale》與第八部短片《Female Ejaculation》等片段呈現女性為男性口交時,畫面是聚焦於男性的呻吟、男性的表情、男性的肌理紋路,讓我們能夠窺視男性的性滿足與性快感。


《Femme Fatale》


《Female Ejaculation》

色情影片的女性經常同時被觀眾(主要是男性)窺視、被影片中的男性窺視、被攝影機(多為男性主導拍攝)窺視,不斷以男性凝視鞏固男性主體地位,不但讓男性缺乏與女性互為主體的可能,甚至讓男性視觀看女體為理所當然,不在乎自己是否成為被女性觀看的對象。ErikaLust 卻企圖逆轉色情影片中男性觀看、女性被看的刻板位置,摧毀男性凝視的傳統色情影片概念。例如,在第一部短片《Femme Fatale》裡,女主角甚至以強而有力的凝視注視觀眾,反使觀眾成為被她凝視的對象。(推薦閱讀:#girlgaze 女孩攝影集:凝望你的不完美,像注視自己的美麗


《Femme Fatale》

不過,我認為 ErikaLust 為了呈現女性情慾的主體性與自主性,透過大量的畫面拍攝女體與女性慾望,卻不小心陷入男性作為主體的觀看視角。以第四部短片《Kittens》為例,四位女性從妝髮、服飾、聲音、身體姿態等,皆展演貓的模樣,宛如貓女盛宴。一位/一隻貓女在潔白的沙發夾縫中發現一枝黑色逗貓棒,抽出來玩弄後,又發現逗貓棒的另一端是根黑色假陽具,引起其他三位/三隻貓女在客廳裡展開彼此的情慾流動。色情影片裡,女女性交是非常普遍的模式,但是,這並非呈現女同志的性慾,而是方便男性觀眾凝視女體。


《Kittens》

綜合上述,我認為 ErikaLust 作為一名女性導演拍攝色情影片給女性觀賞,將觀眾召喚至女性的觀看位置,以女性主義之姿展露女性作為慾望的主體,以女性觀點顛覆色情影片的傳統定義,確實可以改善色情影片的生態。(推薦閱讀:韓國火辣 MV 與父權潛意識:被迫隱形的女性情慾

《Female Ejaculation》


《Carne》

父權牢籠監禁女性性相的意義追尋

不過,仍然有兩件事情值得反思。其一,ErikaLust 是否因為過於聚焦女性情慾主體的畫面,反而不小心滑入男性作為觀看主體的封閉與僵硬?其二,男性難道會觀賞專拍給女性看的色情影片嗎?專拍給女性看的色情影片是否能改善男女性愛相處之道?


《Circus》


《Dirty Doctor》

儘管,性解放派正向肯定色情影片的日新月異與多元呈現,我卻認為色情影片太過保守封閉,根本無法挑戰霸權的異性戀父權。例如,我曾看過一種色情影片打著「專拍給女性看的 A 片」旗幟,後來卻深受男同志喜愛。影片將女性的臉部打上馬賽克,攝影機的拍攝視角幾乎是放在男性身上。不過,在刻劃性高潮時,仍舊聚焦女性的呻吟,以及,男性射精在女性臉上、身上、或是口爆、中出。但是,不論是女性呻吟或是精液膜拜,都不是為著女性本身著想,而是父權文化要女性發出聲音,要男性展演射精——性高潮成為一種義務——因為這定義了陽剛氣質、男子氣概與男性性能力。(推薦閱讀:情慾裡純潔的騷動:我想拍的不是 AV 女優,而是她的真實

扣回第二個提問,男性會欣賞專拍給女性看的色情影片嗎?我的答案是悲觀的否定。男性不會想看專拍給女性看的色情影片,男性不會想看色情影片裡充斥著男性身體的畫面,男性不能接受男男性愛場面(他們只會大聲吶喊:「我又不是同性戀」),只能接受女女性愛景觀。男性不看男性,使男性對自己的身體缺乏瞭解與認識,同時失去開發身體敏感地帶的可能。林芳玫(2006)認為男性身體在色情影片裡遭受「象徵的滅絕」,根本不存在,只剩下碩大硬挺的陽具而已。

如果男性只看主流色情影片,女性卻轉身看專拍給女性看的色情影視。這樣要如何摧毀性別刻板印象與強暴迷思?這樣要如何鬆動男性主體行動的凝固?這樣要如何解開女性深受物化的枷鎖?這樣要如何改善男女性愛相處之道?

結論

最後,不僅是女性,我更是呼籲男性觀看《Xconfessions VOL7 情慾告白 X 檔案》,或是男男色情影片,從這些視覺影像的文化裡,學習自身情慾的多元可能,探索未開發的身體敏感處,讓自己在情慾的世界裡,不要窮到只剩下一根碩大的勃起陽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