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同志 Janerson 的婚禮紀實,讓我們看見同志伴侶與家人間的親密羈絆,父母的支持讓他們愛得坦然,也希望讓世人懂,他們的愛與一般人無異。

「我風塵僕僕趕去,一腳踏進擁擠的飯店化妝間,只見高挑帥氣的 Janerson穿著西服,在清一色粉嫩禮服的伴娘群中指揮若定。整場婚禮最讓我震撼的,不是男女性別角色的顛覆,而是『主婚人』有勇氣做這樣的事⋯⋯」記者曾千倚如是寫下,她眼裡這場多麼平凡又不凡的婚禮。


女同志 Janerson(右)的婚禮儀式開始前,父親貼心地幫「女兒」繫上領帶。曾千倚攝

同性婚姻激起對立和辯論,存在於世代與世代、相同信仰與不同信仰間⋯⋯這些對立也曾經劇烈地撕裂彼此。如果,這樣的故事發生在你的家庭?做為一個父親和母親,你需要多大的勇氣和多麼深刻的疼愛,來為你的女兒和另外一個女兒辦一場婚禮?(推薦閱讀:同志愛情的真實畫面:愛,有血有汗

這篇報導的緣起,是出自一個記者的好奇:今年 5 月 24 日同婚釋憲案通過後,台灣同志婚姻即將合法化,引發各界熱議。親子天下攝影主編曾千倚,在釋憲案通過不久,聽到有一場台灣女同志 Janerson 將與美籍伴侶 Anastasia 婚禮在台中舉行。在這場婚禮上,曾千倚被邀請坐上主桌,她也是一位母親,這場婚禮感動她的是主婚人的勇氣與愛。以下是曾千倚的圖文報導:


女同志 Janerson(中間回頭者)婚禮前在化妝間和工作人員確認流程細節,在粉紅禮服的伴娘群中更顯英挺。曾千倚攝

我對坐在 Janerson 身旁的「主婚人」之一 J 媽道賀,她是傳統客家婦女,一邊讓新娘秘書幫她梳妝,一邊忍不住叨唸:「有鄰居說我們很新潮啊,是這樣嗎?她以後的人生是她自己要過,又不是我要幫她過,如果當作多一個小女兒我可以接受啦!」

化妝間已擠到無我容身之處,我轉身出門,馬上在牆角認出 J 爸(畢竟這樣的婚禮是幾乎不會有長輩參加的)。吉時已近,J 爸低頭整理領帶,我欲上前打招呼,Janerson 冷不防從化妝間大步走向父親並對著他抬起頭,此時我恍然大悟,這領帶不是 J 爸為自己打的,是替他「女兒」打的!

瞥見我吃驚的神情,Janerson 苦笑著解釋:「我不會弄領帶啦!這感覺超怪,女兒結婚竟然是爸爸幫忙打領帶,好尷尬。」只見 J 爸細心地將領帶先綁成一個大圈再套進女兒脖子,Janerson 一邊用手微調襯衫領,一邊衝到宴會廳的大落地窗前讓媒體拍照,由於同志婚話題正夯,吸引了幾位中外記者造訪。(推薦閱讀:反同志夫婦到彩虹圍城現場的感動:我們想理解兒子的「愛」


婚禮即將開始,Janerson 在拍照前不忘打理好服裝儀容。曾千倚攝

我問 Janerson,既然和 Anastasia 已在美國公證,為何非得回台辦婚禮不可?她說:「我從小就嚮往有自己的婚禮,不是因為釋憲,會接受採訪是想讓同志結婚普及化,這對同志是一個奢侈。」隨著音樂聲響起,賓客逐步往戶外花園移動,J 爸和 J 媽聽從飯店服務員指示就定位。烈焰高照,J 爸微皺著眉,Janerson 仍緊張地猛喬領帶,在司儀熱情呼喊下,一家子人陸續進場。


主婚人 J 爸和 J 媽(前排)在婚禮儀式開始前等待進場,後方站立的新人 Janerson 神色略顯緊張。曾千倚攝

所有程序一如平常的異性戀婚禮,只不過這回「新郎」是女生,新人交換完戒指,Janerson 給 Anastasia 一個深長的擁抱,彷彿在告訴伴侶:我們終於得到夢寐以求的幸福!


Janerson(前方左)在交換完戒指後,情不自禁擁抱著伴侶 Anastasia。曾千倚攝

含蓄爸媽 心裡有底

或許是 J 爸表現出的從容使我太震撼,那天回台北的高鐵上,我腦中仍不斷重複播放他幫女兒打領帶的畫面。之後我分別約了他們父女深談,J 爸告訴我:「那天心情還是滿複雜的,免不了擔心別人的看法,或想到她們以後生小孩的問題。」(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我們該「接受」麥當勞同志廣告裡的父親嗎?

J 爸中年從軍中退伍轉戰金融業,還和 J 媽在社區自營雜貨鋪。Janerson 小學就懂得到市場切葱賺外快。後來赴澳洲打工遊學,還洗過豬屍體。採訪過程中,J 爸不止一次提到很佩服女兒的勇敢:「她很孝順,都沒跟我們要過一毛錢。一個人帶兩個大包包、扛了一部腳踏車就這樣去了澳洲。」

看 Janerson 從小到大打扮都很男生,J 爸說有猜到女兒可能是同志,相較於 J 媽總是焦慮地問女兒:「怎麼都不穿裙子?」、「有沒有跟男生一起出去?」基於做父親的靦腆,他只能委婉地說:「你長得也不醜,怎麼老是把頭髮剪那麼短,這樣去女廁不會嚇到別人嗎?」


和 Anastasia(右三)手握錢幣許願,Janerson(右二)雙手合十若有所思,身旁有 J 媽(右一)相伴。曾千倚攝

從澳洲回台後,Janerson 決定跨出最艱難的一步:跟父母出櫃。趁 J 媽在看電視,她鼓起勇氣走到媽媽身旁,說了 20 幾遍「媽,你知道嗎?」終於吐出:「其實我喜歡女生」。

回想當時情境,Janerson 說很意外地,J 媽看著她笑笑說:「我知道啊!」卻仍不死心地問:「你要不要再嘗試一下跟男生在一起?」堅持做自己的 Janerson 回答得妙:「假設你喜歡爸爸 2、30 年,現在要你喜歡隔壁李太太,你做得到嗎?」

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

身為同志的父母,最艱難的課題,莫過於來自親友的探詢,「太太比較擔心親戚的看法,我安慰她只要女兒幸福就好,我們不可能跟她一輩子。」J 爸說得淡然,眼神卻停留在與女兒小時候的合照:J 爸摟著骨架纖瘦約略 7 歲的小 Janerson,一頭短髮怎麼看都像個小男孩。


由於釋憲案剛過,同志婚話題正熱,Janerson(前方右)和 Anastasia 的婚禮吸引不少媒體採訪。曾千倚攝

身為人母,我完全理解從孩子出生那一刻起,牽掛,是和我們心跳呼吸共存的絲線。孩子小時,我們雀躍地拉線,他翩然起舞,和我們一起享受那共振的激盪;孩子大了,他想掙脫,我們卻收不了線,只能拉得好輕、怕被他發現。這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卻得在備受煎熬時轉身拭淚,再微笑著對孩子說:我很好,沒事的,你怎麼不飛呢?外頭天氣正好呢!(推薦閱讀:一生該為自己出走一次!你學著長大,爸媽學著放手

相較於其他同志,Janerson 深知自己是幸運的:「很多同志心中最主要的遺憾是爸媽,在爸媽走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志。」我問 J 爸那天幫女兒打上領帶的心情:「看她頭髮一梳上去,打扮完全是男生,真的有要結婚的感覺!」


婚宴中 Janerson(前方左)和 Anastasia 開心迎接人生中的新頁。曾千倚攝

這場平凡又特別的婚禮還有個小插曲,就是我和新人那天才相識,喜宴時我卻坐在主桌,因為主桌突然空出兩個位子。Janerson 說直到前一天綵排才發現主桌人不夠,「爸媽不讓我找親戚,我太太又是美國人,怎可能突然生出坐主桌的賓客?」J爸忍不住反駁:「我們會掙扎,因為自己也沒看過這種婚禮,不知道會有什麼狀況。」


新人和主婚人逐桌敬酒,Anastasia(左二)的禮服裙擺太長不好走,J 媽(左一)從頭到尾都體貼地幫忙她拉起裙擺。曾千倚攝

雖然當天我覺得冒昧,J 爸卻不斷說服我要把主桌坐滿,Janerson 不改俏皮本性:「他是怕浪費吧?」J 爸卻急著否認:「哪有啊!主桌一定要坐滿才吉祥!」

心心念念都是為了愛女。誰說女兒不是爸爸的前世情人?


合照時 Janerson(前方右)很自然地和 J 爸搭著肩,父女的好感情表露無遺。曾千倚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