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性主義者——李麥子,發起佔領男廁的社會運動,從日常生活的性別不平開始著手,提倡社會關注性別平等議題。

事實是我們去砸小便池,而不是去扎水管

古語有云:敵人可以讓我們更團結。很多時候,我們不是敵人太多,而是敵人太少。(我就是那個古人)


(2014 年世界廁所日,致信各地住建部門)

這不嘛,敵人自動跳出來一個,把我高興壞了!前幾天有個人精心炮製了一個故事:匿名說有人佔領男廁所不成就去扎男廁所小便池的水管,然後還舉說受傷了,滿手是血⋯⋯在這個故事讓人哭笑不得的時候,有人提出了要對這些女權主義者實施心理關懷,在我看來,需要關懷和指導的是這位原 PO 啊!究竟是什麼樣的骨骼驚奇讓 TA 編造了一個這樣的故事?原 PO 激發了人們的好奇心啊。

但是我想澄清的一點是:當學校等地方改造將男廁所改為女廁所的時候,他們不是用扎水管的辦法,而是用砸小便池的方法,把整個小便池砸掉、扔掉。拜託,造謠能不能高級一點兒,扎水管太 low 了,能不能格調高雅一點兒啊?!Bomb 廁所可能更高級吧⋯⋯真是替原 po 捉急。

背景:佔領男廁所是成功的官民互動的女權倡導案例

感謝這位 PO 給我提供了一個機會,讓我可以說一說佔領男廁所活動以及到現在取得了可持續的成效。

從 2012 年到 2017 年,從占領男廁所到住建部出台新《公共廁所設計標準》,我見證了這 5 年,在公共廁所女廁不足問題上中國取得的巨大進展。可以驕傲地說,這一進展並不輸給很多國家哦。(推薦閱讀:廁所的性別論戰:我們該分男廁女廁嗎?

佔領男廁所不僅僅是行為藝術,詳細過程如下:

2012 年 2 月 19 日,廣州佔領男廁所發起,廣州政府回應將會擴建女廁至 1 : 1.5


(注:當年的我還是長頭髮,中分)

2012 年 2 月 26 日,北京佔領男廁所發起,時值兩會敏感時期,我人生中第一次和警察喝茶,那時候我大學四年級,但是活動還是獲得了很多主流媒體的報導。因此,過程是曲折的,結果是非常成功的。


(注:回顧當年的佔領男廁所活動發起人的髮色。鄭楚然和我)

2012 年 8 月底,馬桶陣行為藝術敦促廣州城管委盡快落實擴建女廁的政策。


(注:畢業後的我變成了捲髮)

2012 年 2-3 月間,西安,南京,成都,鄭州,南昌,蘭州等多個城市志願者在我們的帶動下響應佔領男廁所活動,以女大學生為主的群體這一次集體亮相,為女性的權益呼籲。

2012 年,2013 年,2014 年三年的兩會前夕,我們都會通過電郵,寫信和微博私信聯繫和電話等方式和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溝通,前前後後大概覆蓋了一千多位人大代表,其中僅有不到 10 位在兩會上提出了我們的提案,但是對於作出政府層面的改變,已經足夠。並且還有大學生志願者想學校呼籲擴建女廁,此舉促進了華東師範大學,陝西師範大學和北京師範大學等院校擴建女廁政策落實。2016 年,還有不同學校的學生陸陸續續的促進廁位的落實。(推薦閱讀:性別平等不只是女生的口號!從漫畫開始,讓「平權」成為動詞


(注:女權行動派供圖)

2013,2014 年,2015 年(因為反性騷擾還進了 37 天局子的我還在繼續推動該議題,感動天,感動地啊。),均在 11 月 19 日世界廁所日這一天致信各地負責廁所標准設立的各個部門,呼籲關注女廁廁位,得到了 10 多封回信,其中很多都表示,如果住建部改了,地方也願意配合響應。

2016 年 12 月,住建部宣布新《公共廁所設計標準》出台,並且我和楊處長進行了面談,送了錦旗「擴建女廁一小步,性別平等一大步」,對方表示:「之所以有動力修改,就是這件事情有很多的關注,引起了特別大的反響,加上每年都會有很多人大代表提案,我們就開始著手修改了。」


(2015 年給國家旅遊局寫信)

2017 年,轟轟烈烈的廁所革命在全國各大中小城市上演,很多城市在廁所革命的同時都將擴大女廁的比例作為了改革的其中一項內容,值此,我認為佔領男廁所是從實際出發,結合中國的現實情況,女大學生自主發聲,民間公益機構配合,試圖在中國尋找到能夠改變的空間的良好嘗試。並且我們通過為數不多的渠道試圖和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建立聯繫,我們並不是活在公益狹小的圈子裡,而是找到了願意為我們提案的兩會代表。這些都表示了,我們是一群勇於在當前的中國國情下,積極的尋找可以讓中國變得更好的空間的可愛的人。因此,我必須再次感謝所有參與占領男廁所活動的志願者,包括鄭楚然在內的發起者們,我們一起促進了這一好的變化。2017 年,我們見證了太多的倒退,但是在廁所議題上,我認為這是進步的。(推薦閱讀:脫褲、變裝,和性別學校教育


(注:馬桶陣行為藝術。)

信息污染如何侵蝕女權運動,女權主義者要團結起來共同前進

如今,我們真切的看到,在這個謠言滿天飛的社會,很多造謠者利用女權主義在中國被嚴重妖魔化的事實,向公眾製造虛假的信息,並且藉此博取眼球。我們也看到,某中國報紙用同樣的信息污染的方法,讓女權行動派的面目不再清晰。我覺得,我有必要指出,不管抹黑的理由有多少,我們拿結果說話。如果不是當時上大學的女大學生們,用於用行為藝術這一同樣吸引眼球的方式,引發公眾對於廁所問題——一個人盡皆知,但是卻沒有重視的問題,發出質疑,提出改革方案,那麼今日的廁所革命絕不可能這麼大幅度的把擴建女廁作為一項重要內容。


(注:北京佔領男廁所,有男性志願者)

本文想談論的還有一點,面對如此復雜且快速變化的社會,我們應該如何尋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並且能夠繼續為性別平等做一些什麼?我想這是困擾很多女權主義者或者泛女權主義者的問題,事實上,女權主義者們也在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不管時局的變化有多麼的快,我們依舊堅守女權陣地,推動中國的性別平等進程。


(注:北京佔領男廁所)

在我從局子裡出來後,我看到了女權生態的欣欣向榮,一些社交媒體帳號在網絡上活躍起來,這非常的令當時受盡委屈的我倍感鼓舞。女權瞎報在用電子簡報的形式向我們呈現性別歧視,中華男德教育用諷刺的手法傳播性別平等臨安,膨脹工作室用視頻的方式對公眾進行女權教育。另外,我還看到了很多為性別平等努力的個人,王小能,李思磐等都在微博上非常的活躍。另外,毫無疑問,公益機構在扮演了更加夯實的角色,女權之聲,橙雨傘,新媒體女性等等這些機構在激勵青年女性關注女權議題上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我作為女權行動派的一員,就不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了。(快來誇我。)


(注:北京佔領男廁所)

談及未來如何更好的行動,民間的女權發展至今,也不是沒有衝突的,我們看到了 ayawawa 這樣的存在,也看到了巫山六月雪這樣的悲劇,還有居心叵測的耿直哥一邊捧女權,一邊打女權行動派的信息污染者的影響力在不斷擴大。如果我們想取得更長遠的發展,我們必須減少內耗,把目標放在各種性別歧視的議題上,當然也不應該僅僅在新媒體,我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在各自的城市做一些實際的女權服務工作。(推薦閱讀:李麥子:我並不是誰的英雄,女權運動只是過自己生活

我們面臨的現狀是嚴峻的,當女性被強姦的時候,我們絕大多數是沉默的,因為強姦文化壓的我們說不出話;當女性被上司性騷擾的時候,我們有了一些聲音,但是這些聲音是需要支持的,也是需要專業的技能去介入的。當我們有了家暴法,可是家暴案還頻繁的彈出在新聞上的時候,我們需要更好的促進《反家庭暴力法》的執行。

佔領男廁所是成功的,但是我們不能驕傲於在性別平等取得的這一丁點的成功,我們必須不斷的邁進,還有更多的性別歧視問題等著我們去解決。因為,當有人質疑我們,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性別平等的時候,我們可以說,這世界上的確沒有絕對的平等,但是我可以讓性別更平等。

著名華裔民權運動活動家陳玉平曾經說過,唯有你承擔起責任,將自己視為改變的一份子,才有可能改變社會。如今她已經去世,但是她的一生都在用行動證明這句話。


(我的粉絲,澳大利亞女權主義藝術家編織的「受傷的新娘」) 

女權主義理論的內涵和知識生產非常廣泛,這一學科引進中國之後也得到了很大的發展。所以因為不同的理論產生分歧是非常常見的事情,當分歧發生的時候,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誰才是我們的敵人,哪些議題才是我們應該去處理的議題?這次的造謠事件,我認為是團結大家的一個機遇,正如我開頭所說,我們需要繼續做我們力所能及的事情去推動中國的性別平等的進展,所以突然跳出來一個敵人是團結所有持不同觀點的女權主義者的好辦法啊,而且還幫忙傳播的佔領男廁所活動,所以這無疑是一件好事兒。

因此,讓我們繼續做自己該做的,攜手推進中國女權事業發展吧~對待那些造謠者,一種方法是置之不理,一種方法是像我一樣做點兒什麼回應一下,順帶著促進一下女權大團結,豈不樂哉?!


(注:姐妹情誼天長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