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同婚釋憲結果宣布民法違憲,同性可以結婚後,性平教育是性平運動要努力的下一步,唯有透過教育,性別平等才可能真的於社會實踐。

你累了嗎,先聽首歌吧?這是 Sarah McLachlan 所翻唱,我最愛的 the Beatles 經典歌曲 Blackbird(這不是張爸文)。

May 24, 2017 是許多台灣參與性別議題的朋友不會忘記的一天,大法官釋字第 748 號解釋,指出現行《民法》不允許同性婚姻屬於違憲,行政與立法機構應於 2 年內修正現行法規,否則當 2 年期限一到,直接使用現行法規保障同性伴侶結婚的權益。有好幾個朋友傳訊彼此互相鼓勵,澳洲這的朋友也傳訊來恭賀。而在澳洲,總理 Malcolm Turnbull 於今年預算書裡又把婚姻平權列入公投裡,預算金額編列 170 萬澳幣,而反對黨領袖表示家庭與伴侶不該用這樣的方式審判,他們會再次否決公投的提議。不過這次台灣的釋憲案一出,也許會對澳洲這裡帶來一些影響吧!若台灣真的於 2 年內通過相關法案了,不僅是亞洲第一,還是亞太區第二,鄰近澳洲的紐西蘭是亞太區拔得頭籌的國家。

「這只是一個啟端」,與其他這段期間一同努力的朋友們回訊互賀時我都是這樣回應。對我而言,可以稍微趁這次釋憲公告休生養息這段期間所帶來的傷害,但,別忘了,我們還在那班往願景努力疾駛著的列車上。(推薦閱讀:在澳洲期待台灣大法官釋憲:終結婚姻不平等,讓平權到位

很多人都會問:我們還要努力什麼呢?

性別平等教育

在這段期間內,開始有些家長打著為了孩子好的名義,開始要教育單位檢討現有的性別平等教育,在他們的檢視之下,出現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論,簡單彙整:

  1. 性別光譜」,讓學生以為性別可以流動,「早上是公的,晚上變母的?」
  2. 課本不該出現「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相關報導),且該網站竟能連結到教導口交、打手槍性技巧的內容。
  3. 現在教材過度強調「性技巧」,如果教育部認同不要再出現「房思琪」,應該先教孩子保護自己的身體,並分不同年齡階段教學。

既然有人說黃益中老師上政論節目時翻白眼的舉措不禮貌,那美國 CNN 主播 Anderson Cooper 在直播新聞時聽到又一次的虛答所翻的白眼也許就不會有人有意見了吧:

人的自我性別認同會花一段時間去探索,教育工作者與家長的角色應該是盡其所能地提供相關資源,讓成長過程中產生困惑的學生們在探索自己所好的時候,能夠有所依據,但打著宗教大旗卻走回頭路,實在不值得鼓勵。(推薦閱讀:變態滾出去!反同遊行現場:你們知道嗎,歧視真會殺人

五月中下旬,澳洲網壇傳奇明星 Margaret Court 寫了封公開信投書給 West Australian 報紙公開抵制澳洲航空(Qantas),因為澳洲航空加入串連響應婚姻平權的行列中,本身就是個虔誠基督教徒的 Margaret Court 在退休後在西澳設立個教堂,並成了個牧師,在那封「抵制」的信裡,她洋洋灑灑的寫著:

我對於澳洲航空主動參與支持婚姻平權的事感到失望。
我相信婚姻是如同聖經內所述是一男與一女之間的結合。
你們的立場讓我只好密集的旅途中選擇其他航空公司了
我很早就跟飛行袋鼠飛行還幫你們宣傳,從 constellation 型飛機飛到現在的 A380。
但是到此為止。

可見不只是在台灣,澳洲當地也有舉著宗教大旗做出不恰當的言行舉止,此時已經有網壇明星開始呼籲要把澳網公開賽賽地中的 Margaret Court Arena 改名,已出櫃的網壇退役女將 Martina Navratilova 為其中之一,管理場地的墨爾本當地政府緊急發聲明切割,表示 Margaret Court 的言論是她的事,該場地支持並擁抱多元,而澳洲總理 Malcolm Turnbull 則表示球場的名字為表彰 Margaret Court 對網壇的貢獻,所以暫時沒有更名的打算。過幾天 Margaret Court 接受專訪表示,她真的沒有什麼想反對LGBT的,但就與她所信仰的宗教相悖,但更加碼說了:

網壇充斥著女同性戀者
跨性別者是惡魔
跨性別教育宛若希特勒的洗腦教育

此外,更對於大家的指責表示「彩虹霸凌」,同一時間,台北建國中學才因為畢業典禮時掛上彩虹旗而被捍衛家庭學生聯盟批評:

建中如此一舉,讓反同婚的師生沒有講話的餘地,學校變成一言堂,如此「彩虹恐怖」是否代表著:只准同運胡搞、不准反同婚聲音?

彩虹霸凌、彩虹恐怖等四言絕句說的振振有詞,但,真正恐怖的是無知與人心,在 Margaret Court 說出這些言論後,澳洲當地用 Change.org 發動連署,希望把 Margaret Court Arena 更名為另名澳洲網壇傳奇女星 Evonne Goolagong Arena,在 Google map 已可見 Google 改了球場名字,接下來澳洲政府這裡會不會真的更名呢?(推薦閱讀:被強行扯下的建中彩虹旗:家長批婚姻平權進步太快?

其實,名稱是一種形式,真正的問題不會因為這樣而解決,而把 LGBT 與納粹拿來相提並論也在台灣發生過,打著宗教大旗而欠缺整體思考,在我們希望下一代多點包容與尊重多元文化之際,又濫用「霸凌」將自己的狹隘合理化。


圖片|來源

問題根源自「性別教育」,即便是台灣最高學府:台灣大學,先前商討對於跨性別學生的住宿困境,仍堅持以生理性別作為劃分,主持會議的楊泮池校長甚至在會議上反問學生:「如果讓男生女生住在一起,懷孕了怎麼辦?」天啊,難道男生女生混在一起就會自己生小孩嗎?該如何:保護好自己、適度的拒絕,就算是兩情相悅,也要做好防護措施不是嗎?(推薦閱讀:台大跨性別宿舍否決案:我是女生,卻被迫住在男生宿舍

除了相關防護措施之外,由生理性別作為決策依據可見台灣仍缺乏非男即女以外的不同思維的困境,筆者於在澳洲所進修的大學這些年致力改善學生環境——口說無憑,在重新翻修現有建築之際,也讓學生知道學校是有在改善的,先前在廁所告示上僅有男、女,與殘障三個圖示,有學生在上頭直接說了:「我們不需要活在一個兩分法的世界裡,而且你 X 的告訴我這個性別顏色是啥?」

最近學校表示,將於 2017 年七月正式設置「性別中性廁所」,而學校更於去年發信告知,若學生覺得自己有別與傳統男女性之外,可以在學生資料上選擇 X,一年過去了,倒是沒有聽說有人因此產生混淆或是變來變去,而於先前的文章(hold tight )提及,澳洲的 Unisex toilet 十分普遍,事實上去餐廳有些只設立 Unisex toilet,但於大法官釋憲結果當晚 May 24, 2017 的台灣公視《有話好說》,葉光洲律師還強調遇到這樣的廁所不知道該怎麼上⋯⋯呃,當人一急,本能就會自動告訴你怎麼如廁了吧,這還要教嗎?

希望台灣對於性平教育的堅持能夠努力下去,也希望大家持續多關注是否又受到令人無言的阻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