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 Sia 的歌,彷彿與她並肩走過人生的艱難和混屯,你也從中長出新的力量,可以獨自走向遠方。

最近 Sia Furler 在個人臉書頁面上貼出將回到澳洲巡迴的演唱會消息,總算盼到出身自澳洲 South Australia, Adelaide 的她回到澳洲這裡開唱。

向來對於 LGBT 議題不避諱的她,在 2016 年被澳洲唱片圈大事之一的 ARIA Music Awards 選為年度最佳女歌手,早在2014年推出專輯《1000 Forms of Fear》就聲明她不會再對大眾露臉的她,在頒獎典禮上沒有現身,請了澳洲支持婚姻平權組織 Marriage Equality 負責人 Angie Greene 代表領獎,並請她發表支持婚姻平權的言論:「這個獎是為了每個單身的非異性戀及性別多元的民眾-現在仍沒辦法與自己所愛的人於這個國家裡結婚(This award is for every single non-hetero and gender-diverse person who can currently not marry the person that they love in this country.) ​」

雖然還沒正式開賣,但點進去看她的售票網頁,主視覺是以漸層彩虹為主:

隨著水晶燈搖晃笑望人生的女孩

2014年,Sia 一首 Chandelier 掀起一陣熱潮,音樂錄影帶請來當時年僅 12 歲的 Maddie Ziegler 獨舞,當她隨著節奏的跳出獨創且超齡的哀傷與瘋狂,而歌曲本身也道盡 party girl 決定只與紙醉金迷共存的心境:

I'm gonna live like tomorrow doesn't exist/像明天不存在般恣意的活

而為什麼不露臉?Sia 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在逐漸受到美國市場矚目後,對於社交與成為焦點感到畏懼且厭煩。但是回顧她成長過程,不停的與精神疾病奮戰取得共存的空間,除了自承從小因為服用過量大麻導致精神疾病外,從 17 歲開始創作替 LGBT 議題發聲表態的她,也在某次接受訪談下公然出櫃自己是雙性戀:

我不管性別,人比較重要/I don't care what gender you are, it's about people.

Sia

在 1997 年,Sia 遇到此生第一位愛人 Dan Pontifex,然而當他在倫敦因為車禍喪生後,Sia 陷入極度憂鬱與哀傷,成天酗酒與過度使用藥物近七年之久,還好極具天賦的她沒有就此被埋沒,在被介紹給音樂製作人後,創作能量驚人的她在當時加入英國電子音樂團體Zero 7並創作幾首經典歌曲,比方說這首《Distractions》。

在單飛之後,Sia有推出幾張個人專輯,但由於專輯風格與同時期的其他女歌手過於雷同,在銷量不佳的狀態下解約離開唱片公司,人生又再次陷入低潮與絕望,利用歌曲《Breathe Me》寫出當時的絕望與卑微:

Be my friend, hold me
Wrap me up, enfold me
當我的朋友,抱我
緊緊的環抱著我

這首單曲在 2005 年被 HBO 當時當紅影集《Six Feet Under》選為最終季的宣傳影片背景音樂,當劇中角色一一駛往人生未知的道路上,搭著這首低語且哀傷的歌曲隨即受到觀眾們的矚目。在該影集最終季時,這首歌也被選為結尾的背景音樂,完美的結合替這部影集的結局受許多好評外,更被許多影評選為近代影集最好結尾之一,讓大家又重新見到 Sia 獨特的創作能量。

於是,唱片公司投注更多心力幫她宣傳,但她開始反思:「這樣的成功不是因為源於一首好歌。是行銷,這讓我感到病態,這是一個病態的產業。/This buzz doesn't just come because of a good song. It's marketing. Which is sick. This is a sick business.」。因為這樣曾想過要自盡的她,最終仍被朋友挽救回來,但她思考自己要讓聽眾注意的是什麼,歌曲本身、還是行銷?而她的創作才能又是那麼的受其他藝人喜愛,像是在不到 15 分鐘內就替 Rihanna 寫出經典的Diamonds,或是更花不到一小時就寫出與 David Guetta 合作的 Titanium。

逐漸練就堅定心志的她

I'm bulletproof, nothing to lose
Fire away, fire away
我刀槍不入,沒啥好失去的
儘管開槍吧!開槍吧!

這首混好電音的 Titanium 在 2011 年推出即受到全球的好評,彷彿是 Sia 在向過去的自己喊話一般,也勉勵其他人要堅強,要用最柔軟的內心與堅硬的態度去面對人生中的粗礪。

隨後推出《Chandelier》試圖要把這幾年酒精沈癮、藥物濫用的心境寫在其中,那段期間,美國知名影集《Glee》的主角 Lea Michele 表示失去伴侶Cory Monteith 時因為這首歌得到抒發的管道,Sia 則表示她能感同身受,畢竟自己也曾失去過摯愛的另一半(而後更促成兩人合作)。

已經公開宣示不露臉的她以背對的方式面對媒體訪問,當訪問到不露臉的原因與後續效應時,Sia 只說,她不希望再受到大家的注視,希望大家注意她的音樂,大家都能接受這樣狀態的她,所以也就沒有非得要露臉不可的理由了。

在《1000 Forms of Fear》廣受好評後,於 2015 年推出一張幫其他歌手創作卻被婉拒的專輯《This is Acting》,首波主打《Alive》激昂的宣示自己不倒,而於2016 年隨著專輯再版更替當時美國奧蘭多同志夜店槍擊寫了一首《the Greatest》,這首歌的音樂錄影帶找了在之前《Chandelier》與《Elastic Heart》都有精彩表現的Maddie Ziegler演出,開頭 Maddie Ziegler 在眼下抹著彩虹油彩,頗具象徵意義。

當音樂一下,原本躺在地上的靜止人群們隨著 Maddie Ziegler 一起跳舞,狂歡、繞圈,甚至相擁,最後一幕,當音樂嘎然靜止,所有原本狂歡的舞者們全都倒下,背景的光隨著一個個小孔透射在他們身上,似乎重現當時槍擊事件的掃射慘況。旁邊的彩虹燈球依舊旋轉著,鏡頭也漸漸切換到不同場景,每個人都靜默不動,切換到 Maddie Ziegler 則是眼眶泛著淚,像是做著無聲的控訴。(同場加映:為奧蘭多槍擊傷亡默禱!蘋果執行長庫克:我們的不同,讓我們堅強

在 2014 年與電影製作 Erik Anders Lang 於加州 Palm Springs 結為連理的 Sia,在兩年後公開發表離婚的聲明,在聲明中敘明兩人仍是以朋友的身份,也不希望外界再加以評論。畢竟不喜社交又厭惡在鎂光燈下成為焦點的她,只單純希望自己成為一名歌手,或是一名歌唱藝術家。但隨著年齡漸長,我想她的心境應該更能體悟與成熟去面對這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