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eorge 寫在公佈婚姻平權釋憲結果前,從澳洲的婚姻平權路漫漫到對台灣釋憲的引頸期盼,讓愛平等,just in time!

在一間小酒館喝酒,有個人過來攀談,當他知道我來自台灣後,用一種很欽羨的口氣跟我說:
「你們快通過婚姻平權了欸!」
『哈,還沒啦,但我們都在盡最大努力就是。』
「你們已經很有機會了!比起澳洲至少短期內都不會討論到這件事來得好!」

在 2011 年的時候有支短片 It's time 廣為流傳。用第一視角的方式拍攝出從認識、交往、甜蜜採購、爭吵、家人逝世等在一對情侶生命中的所有重要事件們,經歷這些之後,是以感人的求婚作結,在音樂與畫面流暢的結合下,最後鏡頭出現第一視角的主角原來也是個男性,才讓人恍然大悟「原來是支消弭婚姻不平等的倡議影片」。彼時,美國尚未境內全部州別允許婚姻平權,歐洲多數國家也沒有通過,而台灣則是仍在紙上談兵的狀態。

2017 年了,認得出他們開始相識的場景在雪梨那座每年施放新年煙火的鐵橋,而拍攝短片的組織 GetUp! 是澳洲當地的組織,時光芢苒,要 6 年過去了,當世界其他國家逐步通過婚姻平權之際,澳洲對於同性伴侶的法定保障仍舊停留在民事結合(civil union),即使婚姻平權已經是澳洲民眾的普遍共識了,但這個議題仍未經由議會通過。(推薦閱讀:澳洲觀察:「親愛的,讓我們理直氣壯牽起手」讓人淚流的《Hold tight》廣告

台澳共通的政治現況:選前高舉婚姻平權,選後一再拖延

去年 10 月台灣開始為婚姻平權鬧得紛紛嚷嚷之際,看到各類的反對方言論,對我而言可比擬馬戲團的精彩表演,其中,護家盟的代表張守一說了一句驚天動地的名言

如果同性婚姻可以,那媽媽跟兒子結婚、澳洲有人想跟摩天輪結婚、美國有人想跟 50 輛汽車結婚,是不是也都可以?

這段話在臉書上被瘋狂轉載,甚至被翻譯成外電報導,面對這些,我只淡淡的回一句:

欸,澳洲還沒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冤有頭債有主,好嗎?

張守一爆出不倫戀時曾在臉書頁面表示摩天輪比喻失當,再也不提。

讓時間軸推回到 2015 年 9 月,我剛抵達墨爾本時,澳洲總理剛換人,於是跟當時住宿的 Airbnb 主人聊了當時的澳洲政治狀況。

簡單說明一下澳洲的政治規則:由總理主政,取得議會席次多數的政黨黨魁是總理,但是總理若不得民心,黨內可發動政變,交付黨員投票,一但政變成功總理即被罷黜,由政變成功的人繼任總理。當時,灰頭土臉被踢下台的人選是 Tony Abbott,所屬政黨是保守的聯合政府,又是虔誠的天主教信徒。是以,他對婚姻平權極度不友善,在一連串的執政失誤導致民意不停探底的狀態下,最終在 2015 年 9 月 14 日被現任總理 Malcolm Turnbull 發動策反而倉促下台。(推薦閱讀:感動上萬人的同志故事:當婚姻將他們拒於門外...

那時,我問 Airbnb 的主人對於新總理有什麼期待:

至少婚姻平權有機會通過了。

她看著我笑著說著,Malcolm Turnball 雖然同樣在保守聯合政府裡,但對於許多議題是較為開放,也是當時民眾所希冀的,前面提到,澳洲的同性伴侶在民事結合後就卡關,遲遲未通過婚姻平權。就任後,他本人現身隔年(2016 年)的 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活動現場,表示對於 LGBT 議題的支持,但在 2016 年年中時,Malcolm Turnball 以施政制肘為由,丟出議會改選。在進行議會改選時,最大反對黨工黨提出,若重新讓工黨執政,將在 120 天內通過婚姻平權,然而 Malcolm Turnball 卻是保守的提出:「這個問題要交付公投決定。」

最後大選的結果是有驚無險的由聯合政府繼續執政,但礙於議會席次大部分減少,於是當真正提出婚姻平權公投的預算案時,由工黨及綠黨等反對黨聯合否決掉預算案,而 Malcolm Turnball 則是對此表示:「我們等相關配套措施都弄好了再來談婚姻平權吧,現在要處理的是經濟問題。(既視感?)」(推薦閱讀:德國友人看婚姻平權:為什麼要參考德國過時的法律,不看我們的教育?

2016 年 12 月,當台灣準備於世界人權日當天辦理大型活動時,我們這些暫時無法回去的海外台灣人,也在自己長住的國家就地辦理海外串聯活動。我寫信詢問澳洲婚姻平權推動組織 Australia Marriage Equality 與墨爾本同志狂歡節(Midsumma Festival)籌辦單位的串流,他們除了表示支持外,更表感慨,其中一個單位更於回信中表示:

Australia is quite slow to join the rest of the world in equality
澳洲在加入世界其他平權的國家裡是如此的牛步。

澳洲區 Airbnb 發起「接納」戒指計畫:直到我們有所歸屬・Until we belong

在台灣,經歷過一番劇烈討論後,2017 年 3 月 24 日大法官們召開憲法法庭,當中許宗力大法官更裁示將於 5 月 24 日宣告釋憲結果。不到一週,由澳洲區的 Airbnb 主導,其他澳洲大企業從:澳洲航空(Qantas),澳盛銀行(ANZ),到澳洲本地報業大宗 Fairfax Media 與娛樂產業 Foxtel 聯合推出《直到我們有所歸屬・Until We Belong》接納戒指 / Acceptance Ring 計畫,這個黑色金屬戒指是由 Apple Watch 設計師 Marc Newson 所特地設計的戒指,中間的空隙是刻意的,其所代表的意涵於內包裝裡有封信是這樣寫的:

這個不完整的戒指象徵了婚姻平權的落差,
這是我們需要克服的。

直到那天,
當兩個相愛的人可以彼此透過誓言而戴上這個戒指,
並且表現對於婚姻平權的接納。

五月初,澳航的總裁 Alan Joyce 在西澳伯斯出席準備演講時,被虔誠的天主教教徒當眾砸派表示對於澳航支持婚姻平權的不滿。仇恨足以讓人失去理智,但,愛,同樣也會讓人失去理智。(推薦閱讀:被蔡英文遺忘的婚姻平權?同志權益不只有「婚姻」一種解決之道

張愛玲的短篇散文〈愛〉,是這樣描寫在恰當的時機遇到所愛之人的感受:「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而於眾多西洋經典歌曲之中,電影《愛在日落巴黎時》特地選了 Nina Simone 版的〈Just in Time〉 ,歌詞中描寫遇到對的人於對的時刻到來的感覺:

For love came just in time
You found me just in time
And changed my lonely life
That lovely day

這本書的封底所引用 John Lennon 描述愛情的句子,不知道蔡英文總統與相關幕僚是否覺得熟悉呢?

2016 年,澳洲在爲是否進行公投通過婚姻平權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墨爾本所在的維多利亞州州長 Daniel Andrews 促請總理 Malcolm Turnball 直接通過婚姻平權,Daniel Andrews 有專責處理 LGBT 相關議題的辦公室成員,辦公室幕僚私下透露當初被找進去聊天時,Daniel Andrews 已經自己寫好的公開信是以這句話作結的:

平權無從商討/Equality is not Negotiable

維多利亞州州長 Daniel Andrews

寫在台灣大法官釋憲結果公告之前,是時候終結婚姻不平等了,也是時候讓平權即刻到位了,It's time for just in time。在愛之前,大家都是平等的,願天下有情人都能相知、相守、相愛、相伴。台灣是否能跨出這一步,澳洲也在看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