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當所有人關注布萊德彼特與安潔莉娜裘莉離婚的原因,我們更想深入探測一位男孩的焦慮。從男孩到男人,如果布萊德彼特在家庭裡學習正視自己的情緒,他會不會是一個更好的父親?

去年九月底布萊德彼特與安潔莉娜裘莉的分手令影迷譁然,至今布萊德彼特出面回應這段婚姻的悔恨:「我中了頭獎,卻還花在時間追求那些空洞的事物。」

他以懺悔之姿登上媒體,說一個父親的挫敗、一個丈夫的失能,我們不談論一段婚姻的逝去是否令人惋惜。我們更想藉由一個離婚男子的發言,來正視為何普遍男性在婚姻裡無法適應丈夫與父親的身份?身為一個男性,他們該如何看見自己性別的焦慮,讓自己擁有幸福的可能?(延伸閱讀:結了婚卻總沒時間的爸爸,讓台灣媽媽成了假性單親

我不是一個好父親:從男孩到父親,他可以軟弱

布萊德彼特坦言,這六個月,他在異常混亂的時間感裡度過,一個 53 歲的男人、卸下丈夫之名,重新學習一個人生活。「我陷在一個很多問題無法解開的生活中,我一心只想跨越它、修復它。」布萊德彼特談自己離婚後跑到導演大衛芬奇的家中,避免思考:「我一個人在家時根本無法靜下來,總覺得思緒混亂、腦袋充滿噪音。」(推薦閱讀:告別的離婚心理學:學會分離,才能好好相聚

他的精神狀況明顯受到離婚與先前酗酒的精神問題影響,布萊德彼特在婚姻結束後對「父親身份」深刻反省。他說:「我不會再以演員自居,因為它佔據我很少的時間及注意力,拍電影對我來說只是一個在處理情緒問題上最容易的方式,但它現在不再起作用,尤其是在當一個爸爸這件事上。」

他認為自己是一個有「情緒障礙」的爸爸,不知道如何與孩子表達愛、付出的總不夠多。事實上,多數父親都有相似的困難。每一個父親都曾是男孩,許多男孩對貼近情緒感到不自在,多半時候他們寧願選擇藏起情緒、或是旁觀情緒。這個社會假設男孩該是自性的、成功的、自尊的,盡其所能忽略男孩受傷的證據。

為什麼男孩必須學會表達情緒?從布萊德彼特的父親角色反思,他缺乏與孩子溝通的情感語言,而一般男孩在自己的父親身上學習情緒表達。如果布萊德彼特再活一次童年,什麼樣的家庭教育能讓他更懂得適應情緒?

第一可以從閱聽上去引導孩子辨識與選擇,當你的男孩成天看著一邊嗑藥一邊哼唱厭女歌詞的嘻哈或搖滾歌手、崇拜電視裡對女性的暴力,他可能誤認這是男性與女性建立關係的唯一途徑。

第二,在家庭教育裡,我們必須鬆綁男孩的性別氣質——男孩不該只用憤怒回應失落,身為家庭的一份子我們要起身捍衛男孩表達脆弱與認知情緒的能力。文化以為剛強是男孩的資產,卻造就他們情感上的負債,我們必須打開男孩的柔軟感受,不再以「女性化特質」做恫嚇要求他要當騎士、要像個男人。(同場加映:男性解放的性別選書:男子氣概,閹割了男孩的內在柔軟

男孩有溫柔,男孩有同情心,男孩有創傷,男孩有脆弱。從這裡解放男性願意釋出關心與軟弱,在完整的情緒要素裡培養出健全的情感系統。

與孩子溝通親密關係:分離,是人生常態

除了表示自己的情緒,布萊德彼特也終於正視離婚事實,並且已開放心胸與孩子討論。他們如何與孩子溝通離婚呢?布萊德彼特說:「我們和孩子溝通了很久,過程中我們解釋了過去的問題、現況、還有未來我們的家會怎麼樣,在跟孩子溝通的時候,我們把重點放在『我們都會變成更好的人』。」

在性別秩序裡有一項殘酷文化,提供了男性成功的腳本。譬如說,他們通過主宰女性與性征服顯示自己的雄風、他們必須時時顯示力量以確定自己的階級、他們在婚戀中承擔支配與決策角色......。

在離婚的流程中有很複雜的關係處理,以父親的角度,他必須重新定義自己的父親角色、與離異後妻子的關係角色,他也必定經過一番自我審問:「我是不是一個失敗的男人」。在離婚,女性面對很多社會的責難,男性面對的多是自己情緒的障礙。

在一個鼓勵男性以經濟向量發展的社會,爸爸們缺少在情感上真正回歸家庭的契機。以離婚為起點,布萊德彼特開啟了與家庭的誠實對話,他認為有義務向孩子解釋清楚「我們這個家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正視了孩子在家中的身份,並且他以樂觀的態度看向許多人詬病的婚姻終點——離開不是永恆的結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生命的潮水有不同起落。(推薦閱讀:十三年戀愛,十四年婚姻,我們不必走到最後

為什麼與孩子溝通「父母離婚原因」很重要?除了是重視孩子有自己的人格與思想,也是打開孩子對關係的想像。一個家庭的分歧不是一個人的責任,家庭分歧後的開枝散葉也未必不能座落成更多花園。

親密關係沒有一種模範,沒有制式的起承轉合,我們看見確實發生的事實,面對它、然後回頭處理自己的課題,如同布萊德彼特說:「我已經沒有秘密了,我們都同樣是人類,而且我發現有趣的是,當一個人越不談論那些事,他反而越不會成長,現在我的單身生活就是努力讓這艘船漂著,重新找回我生活的重心。」

什麼是愛?談一場不必擁有的關係

如果你愛一個人,讓他自由。現在我懂了,我深切感受到了。它是指愛並非擁有,愛是不求回報的。

布萊德彼特

愛既不是佔有,也不是從一而終。布萊德彼特雖不擅表達愛,但他練習與孩子分享,他想像中的愛是自由的,不是勒索不是脅迫。

在兩人離婚後,布萊德彼特承認了自己的酗酒問題,更積極與裘莉一同尋找分開後與孩子的相處之道,他們並非老死不相往來,試著用另一種方式延展變形的關係,接受關係不復以往。他在專訪上提及自己必須投注更多父親的責任,無論這個家以什麼樣的形式繼續運行,他都希望能盡力去給出自己能給的愛。

我們試著看見,一個疼痛的男人,一個不善表達情緒的父親,一個自認失格的丈夫,他在自己的旅程裡,重新去體驗飽滿的關係,即使那關係是離異的。(延伸閱讀:爸媽離婚、性愛成癮、遺失安全感:面對孤獨的成長心理學

往後,這一家人要面對更多成長中非典型的家庭互動方式,但是情感未必會缺席。愛不單是在族譜上佔有一個後裔的位置、在血緣裡以 DNA 作為此生的勒索,而是在生命中,能給予你力量伴你前行的存在。

如同這勞燕分飛的一家,愛著不同血緣的嬰孩,愛著沒有婚姻關係的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