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母親節特企——進擊的女兒,邀請你帶著母親啟動親密關係的革命。邀請母親書寫手信,一封給時代的提問:身為母親,我能不快樂嗎?

母親節,妳快樂嗎?

母親節快樂,但這一代女人,妳真的快樂嗎?

她一頭亂髮,隨意用條髮帶盤在後腦,免得垂到眼前擋了視線,阻礙了工作效率。

明明是一個面容姣好、姿態優雅的女性,此時卻像困獸,埋首在一堆公文中奮戰,瞇著已經累到泛紅的眼眸,快速地在鍵盤敲出文字,腦袋同時一邊運轉、組織這些文字組合下的邏輯與力道。(延伸閱讀:【范琪斐答一問】談兼顧一切,也談夢想平等

已是近傍晚了,同事紛紛起身走動,活動筋骨、順便閒嗑牙幾句,但她沒有多餘時間喘息,更沒有空檔處理社交,她必須加速趕完工作,按下電子信箱傳送鍵後,就衝去幼稚園接小孩。

但她還是遲了。滿臉歉意地看著淚汪汪的孩子,幼稚園老師在旁嘆息。

頓時,她感覺自己像是犯錯的孩子,但她真的已經盡力了,泛紅的眼睛已經不知是累了,還是被心中那股委屈給氤氳了。

「媽媽,我想跟妳聊一下。」老師一臉肅穆。

老師請其他同事帶孩子到別的地方玩,孩子不安地不斷回頭望著她,她輕聲安撫孩子,順便也撫慰自己撲通的心跳。

「媽媽,家裡開銷很大嗎?需要妳這麼賣力工作嗎?難道妳的成就比孩子的成長更重要嗎?」老師一臉「關心垂詢」。

她忙著搖頭,「孩子怎麼了嗎?」

「妳孩子目前連算數、注音都落後其他孩子很多,妳知道嗎?」

有嗎?她愣了一下,孩子才幼稚園大班啊,該有甚麼進度?

老師看著眼前的媽媽,恨鐵不成鋼似地繼續數落:「妳難道不知道妳的孩子落後別的小朋友很多嗎?再不趕緊加強,以後可能要上資源班了,妳實在應該多陪陪小孩… 。」

她又慌又難過,這麼嚴重了?她的寶貝有這麼差嗎?

帶孩子回家的路上,她滿腹地歉意和難過。心裡盤算著是否該辭掉工作全心全意在家帶小孩?自己是不負責任的母親嗎?其他職業婦女又是怎麼做到的?

她回家和老公商量孩子情形,但老公反應平靜,她突然惱了,「都是你沒有早點回家陪小孩。」老公一臉無辜,讓她更覺得挫敗了,好像甚麼都做不好。

夜裡,孩子有些咳嗽發燒,她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裡,突然覺得孩子輕得像根羽毛似的,其他小孩都比她的寶貝健壯,她對小孩感到好抱歉,真的好想大哭。

她遍尋網路文章,也在網路詢問其他媽媽的意見,「妳的孩子生長曲線圖偏瘦小,可以到醫院作X光骨齡檢測」、「妳可以每週燉雞湯給孩子吃…」、「帶他去上感覺統合,有助於握筆姿勢」、「可以上語言開發課程,有助於語言表達,還有發音」。然後更多標題寫著「3歲以前定孩子的終身」、「如何教出資優生」、「7歲以前,教會孩子6件事」…。

閱覽這些資訊,幾乎讓她崩潰,因這些都需要時間和陪同,而她最貧窮的就是時間。

她是個白領高學歷的女性,遵守著現代女性結婚後也要有獨立經濟能力的原則,更因她必須分擔家庭經濟,才能確保孩子有更溫飽穩定的現在與未來。

但她唯一夢想就是當個全職家庭主婦,孩子是她的最愛,多麼希望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給了寶貝,不能好好地當個母親,帶給她很深的焦慮與自責。

她的故事,是許多現代女性的縮影。


(圖片來源:來源

現代女性四個字,隱含著高學經歷、獨立自主、發揮女力,不容許退縮在上一代家庭主婦的形象,也因更多的資訊,產生越多的比較,造成排山倒海的焦慮。

而故事中幼稚園老師對女人的期待與責備,更多是源於丈夫、上一代的婆婆媽媽及社會大眾,這些對傳統母職的期待與責備都內化成現代女性的自我認同,很難分離出本我,以致在追求「好」的同時,不斷暗示「自己不夠好」的不安與自責。

因此,現代女性當媽媽比上一代媽媽更艱難。

尤其這一代人對女性形象還未擺平,迷惘於傳統與現代的光譜中,帶有許多雜亂錯置的價值觀,使得現代女性處在夾縫中,隨時面臨擺盪兩代之間、整合女人價值的困境。

現代女性處在定位的混淆,對自己、伴侶、家人及社會,隨時處在是否犧牲現有的安頓去扮演革命家的倡議角色,究竟是力爭到底、還是妥協?

該給她或現代女性甚麼建議呢?

說真的,這是一個非常個人化的議題,沒有統一答案,因為所有的處境都不同。若用千篇一律的答案,都會讓不同處境女人的選擇被評價,甚至帶來歧視與譴責。答案會帶來焦慮。

例如,選擇了全職家庭主婦,是否就被評價過於傳統落伍?選擇了職場,是否就以女強人的名指責女人太自私?

其實,她的經歷,我也都經歷過,只是我比較幸運,很快找到自己的答案。

那就是讓自己和小孩都做自己,不是別人眼中的自己、也不是別人眼中的孩子。


(圖片來源:來源

甚麼是「做自己」?這個詞彙被用的很浮濫,有些人拿來當作任性的理由,但我認為做自己,是在錯誤與學習間探索並呵護著本我的發展,所有別人的期待與責難,都成為自我拼圖的動機與能量,而不是成為我的人生。(同場加映:寫在母親節前夕,我能不能不做超級媽媽

相同的,孩子的成長,也是自我探索過程,不需要因為父母或他人的眼光而壓抑自我去符合外界的形象。

每個人,活在這世上,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因此,我自信著,同時也欣賞著孩子的獨一無二。

因此,不需要母親節的感謝,我可以很快樂,而母親節的歌頌,也不會成為我的制約,我依然可以很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