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作者離去後,什麼是誘姦?老闆追新進小秘書,補習班名師誘惑小女孩,權利不對等的濫用,太多文本以異性戀男人視角出發,而我們曾幾何時聽過那些蘿莉塔的聲音?

文/康庭瑜(政治大學助理教授)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以來我都一直避免完整地讀它。因為我太害怕有權有勢的人為遂行慾望而使用的暴力會讓我憤怒到我無法處理的地步。

我說的暴力不是肢體的傷害,而是關於利用資源優勢來奪取人性之中一切美好的東西,比方: 純真、信任、自我、尊嚴,以剝奪這些作為性征服和性成就感的來源。

比方某作家曾撰文描繪女友的姊妹淘對男人來說是如何的有性吸引力,並細細道來這是因為對男人來說,與女友姊妹淘的性,征服了女人之間那道愛和友誼的堅實高牆,這種攻城掠地的性成就感無可取代。愛和友誼是生而為人多麼珍視的價值,然而此人大言不慚認為性的快感建立在摧毀他人(而且是親密的人)的友誼之上,並且「男生都是這樣」,「很正常」。如此坦然,絲毫不客氣。(推薦閱讀:【周芷萱專文】為什麼女人的性珍貴,男人的性浮濫?

這種傷人的性快感除了關於奪取友誼,還關於奪取自我。比方市面上有各種性素材是關於使有主見的女人屈從,或是讓說不的女人說要。房思琪的性暴力大概是關於奪取純真,另一種常見的性征服形式。讓從來不懂得如何屬於別人的女人,只屬於自己。就像房思琪說的,那男人奪取純真只是為了在自己的性功績上面增添一筆輝煌的紀錄。

這些暴力是很合法,很文明的。這些人還掌握話語權,讓這個社會認為這個暴力不是暴力,而是倫理上和法律上都很正當的性慾,所有男人都是這樣的,很普遍所以不是錯的,而且還很美。

大眾文化裡面描繪性征服的素材太多都是以異性戀男人的觀點出發了。這些傷人的性快感和性征服常常被浪漫化和美化。有人寫蘿莉塔,寫誘姦者的慾望,我們稱為藝術。然而世上千千萬萬個蘿莉塔本人都沒有聲音,沒有發言權,從來沒有能力把蘿莉塔自身觀點的那一面故事寫出來。房思琪寫出來了。小女孩不認為這是浪漫,小女孩認為這是人生不可承受之傷。我們的大眾文化需要更多房思琪的聲音。(同場加映:寫下你的痛,這不是你的錯

又比方學術界。學術界每天都上演蘿莉塔故事。比方某名師同時和兩三個女學生交往,女學生們起初彼此不知情。這是講台上多麼有風采的人。發現老師那麼動人的示愛的語言其實是欺騙,發現老師嘴上說愛但其實追求的是性征服的戰績彪炳以後,女學生重鬱休學,如出一轍的故事。

但學界同僚捍衛此師,說這是「成年人之間的情慾自主」。好像從十七歲一夜變身為十八歲,性權力關係就會一夜之間消解,十八歲的人馬上會了解五十二歲的人腦中關於性掠奪和征服的意圖,了解他說漂亮的話、努力在講台上顯得飽讀詩書,主要都是為了每個夜裡可以多征服一些純真的女孩,十八歲的人馬上會變得世故,理解即使信任也需要保持距離。聲援的男人大言不慚,說世界上男女的愛情大抵都是權力落差的,老闆追新進小秘書,很正常。說得好像很多人都在做和都喜歡做的事情就不需要討論正當性一樣。

我小時候不懂。但成為老師以後你會了解,十八歲的孩子有一些就是用特別熱切但羞怯的眼神看你,整個課他不缺課,不低頭,從不移開他的眼睛。他根本不認識你,但你知道他在想什麼,他熱切的不是你這個人,是你在講台上神壇上新聞上的樣子。對這樣年輕的人,你甚至從他眼裡都可以預見如何可以操縱他的舉動。這對我來說就是剝削。資訊的不對等。愛的武器不對等。但大眾文化描繪這為愛,而且是很浪漫的一種愛。(推薦閱讀:這個世界不需要更多女神!專訪康庭瑜:「不是每個女人都能成為蔡英文」

我甚至覺得,不是所有以奪取對方自主和純真為主題的性,都是不好的性,但有一種位高權重的人,是利用資訊和武器的不對等來進行奪取。這個奪取看起來是合意,但這是虛假的合意。這些虛假的合意通常不曾事先告知另一方,在被奪取之時,可以自主地喊停,而不會遭受情感的懲罰,奪取之人不曾揭露他愉悅感真正的來源,和他的真正狩獵標的。這個性是壞的是由於它的合意缺乏正當性。這些狩獵者遭受批評就大喊這個社會恐性。他們錯得離譜。我們並不恐性,我們恐懼的是資源位置不對等的性協議。名為協議,實為脅迫。(同場加映:全校包庇的教室性侵案:曾經強暴我的老師,成了育幼院院長

我們的社會對醜的女人很壞。但其實對漂亮的女人也沒有太好。漂亮的女人是獵物。從很小的年紀開始他們就是獵物。

媒體要說你,要把你的美攤給世人作為性慾的對象,或者讓世人秤一秤你夠不夠格作為他性慾的對象,你還不可以拒絕。「一定很想紅還扭捏作態」、「得了便宜還賣乖」,因為美對女人很重要,每個女人都會希望被男人稱讚是美女,怎麼可能會想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