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Valentina Sampaio 、Andreja Pejic 到 Hari Naf ,一起看首登時尚雜誌封面的跨性別超模如何演繹前所未見的「性」感。

2017 年三月,巴黎《Vogue》邀請巴西跨性別模特兒 Valentina Sampaio 登上封面,總編輯親自為其造型,封面這樣定題:「跨性別之美:看他們如何震撼世界」。


圖片來源:Vogue

照片裡的 Valentina Sampaio 眉宇勃發英氣,圈著黑眼線的雙眼閃爍著性感的挑釁,像一只螢光斑斕的獵豹在叢林裡攫住你,她的眼神同標題透著一樣的訊息:「跨性別,是你們前所未見的新性感。」

巴黎《Vogue》封面點燃時尚界的話題,除了作為時尚雜誌的領頭羊首開全球《Vogue》封面先例,人們還訝異於時尚界啟用跨性別超模做封面,來得竟然這樣晚。

緊接著在巴黎版《Vogue》之後,葡萄牙版《GQ》也開全球《GQ》首例,啟用澳洲跨性別模特兒 Andreja Pejic 擔綱封面。


圖片來源:GQ

封面兩個 XX,象徵的是超越性別。在 Andreja Pejic 出生的澳洲,第三性的概念落實在護照以及個人文件的申請上,除了性別欄位「F」或「M」的選擇,還另外開設「X」的選項,每個人都能選擇第三類「X」的性別,無論是否接受過變性手術或激素療法。(同場加映:擁有他的帥和她的美 中性模特兒 Erika Linder

巴黎《Vogue》封面的 Valentina Sampaio 體現來自南半球的狂野性感,葡萄牙版《GQ》封面的 Andreja Pejic 的性感是空靈而纖細的,她們各自呈現己身的陰性面貌,但是跨性別模特兒在時尚產業的「跨」意涵,並不止於傳統陰性氣質的展現。


圖片來源:Vogue


圖片來源:GQ

讓我們看看史上第一次在封面啟用跨性別超模的高端時尚雜誌,不是《Vogue》、也非《GQ》,而是向來以議題經營著稱的英國版《ELLE》。在 2016 年九月號的封面上,英國版《ELLE》請來美國知名跨性別超模 Hari Nef 哈麗・奈夫當封面人物。當期英國版《ELLE》並不以「跨性別」作為議題,而是以「叛逆者的崛起」(Rise Of The Rebel)詮釋 Hari Nef。這或許是因為在跨性別超模中,Hari Nef 確實是更為叛逆,不輕易讓時尚摸頭的那一位 。


圖片來源:ELLE

與前兩位跨性別超模相比, Hari Nef 的中性氣質更為明顯,身為哥倫比亞大學的畢業生,對於性別,她有許多深刻看法,而她最知名的名言是:「性別隨心所欲!」(Gender is Whatever !)

什麼是「性別隨心所欲」?她曾這樣說,「在理想世界中,我不用改變我的身體,不用經歷所有身體改造的歷程,我不用變『漂亮』或『有女人味』。」當跨性別女性模特兒在雜誌封面展現陰性氣質、獲得讚賞眼光的同時,她的思考更細緻——為什麼跨性別女性非得是富有陰性氣質的,非得天衣無縫地呈現比女性更女性的樣貌。比起二元性別建構的陽剛/陰性氣質的表現, Hari Nef 對性別的想法毋寧更自由。

性別隨心所欲!Gender is Whatever !

Hari Nef

她在 Coveteur 的訪談中說,「衣著對於跨性別者而言,可以說是兩面刃,多數人期待跨性別女性表現出刻板的陰性化形象——裙裝、耳環、化妝。但人們也容易視這種跨性別風格為『表演』,是『假的』。尤其當人們討論跨性別者的衣著風格時,跨性別的人們往往被刻板化為『戲劇化的』與『非本真的』(inauthentic)。」


圖片來源:Coveteur

時尚界習以「陰性氣質」呈現「跨性別女性」的視角,是否可能使「跨」的流動意涵固著在「女性=陰性氣質」的刻板印象,或者,這樣的標榜會否使人們習慣從跨性別者的衣著表現中,尋找「假冒者的破綻」或「假冒者的獵奇感」,她有這樣的顧慮。

因此,她自己堅持性別模糊(gender-ambiguous)、陰性特質更細微(而相對不那麼明顯)的樣貌,曾經使得她在時尚界更容易被拒絕,並且在真實世界裡也更容易招致人身危險。確實,當我們回想台灣的歷史,媒體早在 1950 年代就肯認以跨性別手術全面擁抱陰性特質的跨性別女性。但對於身上同時具有陰性與陽剛特質的人們,媒體往往充滿更多不理解與惡意。(同場加映:【紀大偉專文】在白先勇之前,同志文學史的關鍵十年

除了對跨性別風格的深刻思考, Hari Nef 更深刻剖析時尚產業的「跨性別美學熱潮」。

她問:「有多少跨性別者獲得了時尚產業裡的重要工作,例如模特兒、設計師、攝影師?我們可以用不只一隻手掌算出這個數字嗎?時尚界此刻正在瘋『跨性別美學熱潮』,但並不是真正在意『時尚界裡的跨性別議題』。」

她對自己在時尚產業的優勢,也多有反思,「我在時尚界能獲得一番成功,其實並不難理解,我是白人、我來自第一世界,我的性別認同剛好座落在人們認肯的二元性別對立中的女性座標。」她說,「我對未來的期待,是有更多跨性別的故事能在時尚界被訴說,而且是更多不同類型的。」

當時尚界對跨性別愈趨友善之際,我們看見愈來愈多跨性別者出現在時尚雜誌的封面,但接續著 Hari Nef 的追問,我們更期待除了白人、年輕的、纖瘦的跨性別女性以外,能在時尚雜誌封面看到更多跨性別女性的不同樣貌,讓人們知道,你不需要擁有白皮膚、纖細身形、甚至是固著的性別認同,你的美就可以是獨一無二,也才真正實踐首登巴黎版《Vogue》封面的 Valentina Sampaio 所言:「美超越身體,從靈魂而來。」(Beauty is something that transcends your body. It comes from the soul.)如果可以,這將會是時尚界啟用跨性別者帶來的深刻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