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重訊,1000 字短篇與你分享重磅世界事,在飛快的資訊時代裡,我們為你準備一則知識涵量十足的短訊,在視野重訓裡我們心胸廣闊、精準閱讀。

3/26 香港舉行特首選舉,林鄭月娥在 1186 張選票中拿到 777 票,勝出特首選舉,她成了香港歷史上首位女行政長官,面向香港的政治動盪,與一系列社會問題:包括人口迅速老化、社會流動性下降、經濟增長放緩,以及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大的地方之一的社會矛盾。林鄭月娥感謝對手、團隊、傳媒、青年,以以下當選宣言揭開了新的起步:

「我看到自己的不足, 明白必須要加把勁。」

「香港、 我們共同的家, 今日存在頗嚴重的撕裂和積累了很多鬱結。 我的首要工作就是去修補撕裂和解開鬱結, 團結大家向前。」

「對我來説, 團結是要實實在在、 一步一步建立起來的。 我會用具體的工作和扎實的政績去答謝支持我的人, 以及贏取未曾支持我的人的認同。 我深信: 行動比説話更有力。」

「我特別希望發揮青年人的力量。 青年人充滿活力, 更重要的是, 青年往往是走在社會的前端, 帶動、 推動我們整體前進。 在今次選舉中, 我深深感受到青年人强烈的訴求和對香港的熱誠。 我無論是落區、 出席研討會、 遇上示威、 或是接到電話、 電郵和臉書留言, 很多時候最敢言的都是較爲年輕的朋友。 而我在政綱裏面的不少内容, 其實都是受到青年人的啓發。」(全文請見:林鄭月娥當選感言全文:選舉過後 團結向前

林鄭月娥與香港人的距離

許多人關注著這位「女行政長官」的下一步,七月林鄭月娥即將上任,媒體紛紛盤點起林鄭月娥的政績,她在政壇以「奶媽」之名行闖江湖、人們說她「好打得」(善於解決衝突)。熟識的工作夥伴喊她 Carrie,有作風強硬、不屈不撓的女強人意味。

林鄭月娥上任一體兩面,建制派選委歡呼,民主派選委顯得相當失落,部分人忍不住落淚。林鄭月娥難以獲得民主派支持,27% 的民調顯示是否能獲得市民支持將是下一個重要課題。林鄭月娥的「一國兩制」離香港人民的意志遙遠,人民恨中國當局對真普選的打壓,香港七百多萬人口中,只有 1194 人有投票權的最高行政首長選舉,林鄭月娥真是香港人民的理想嗎?有待她未來的實踐。(同場加映:香港佔中兩個月落幕?民主,永不退場

作為中國政局唯一支持的特首候選人,人們喊她「梁振英 2.0」,林鄭月娥承諾要打開港人的鬱結,可許多港人並不想「維持現狀」。港人記憶起佔中運動時尤其心痛,政府發放了 87 枚催淚彈,民眾公開呼籲林鄭月娥,不再與梁掁英坐一條船。林鄭月娥沒有割席,反而一路坐成了首長,近親為林鄭月娥辯護「忍辱負重」,香港人一盼再盼,只是領悟了「不要把民主寄託在某個人身上」。

林鄭月娥會不會是「梁振英 2.0」有待觀察,但在七月上任前,人們已經細數她扛著的政績與過去,也不乏「女領導人」的身份討論。

女強人與第一先生

香港首位「女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性別備受關注。

當選後她在商台節目說明,先生林兆波十分抗拒有人以「第一先生」稱呼他,表示稱林兆波為「行政長官配偶」較好。未來也可能不會攜手丈夫出席政治場合,讓家庭受到影響:「兆波是個好低調好低調的讀書人,我多年來職位愈升愈高,他都是堅持低調的原則。」

林鄭月娥在宣布參選時曾公開說:「我必須感謝我的先生和兩個兒子,在過去短短-個月,他們三個都要從期望與我多些時間相聚的心態轉變過來;他們都要從擔心我的體力能否支持而嘗試勸退的立場,改變為背後支持我參選的最大動力。由於他們都是低調的人,我懇請傳媒朋友在未來的日子,尊重他們的私人空間。」

作為一個有領導力的女性,是否能「兼顧家庭」眼看是媒體將琢磨的新議題。


(圖片來源:來源

另外,香港特首選委顏寶鈴也幾次為林鄭月娥塑造「好女人的形象」:「這個女人不簡單!她不管位置多高,在適當的時候要陪在孩子身邊,體現了對家庭的責任和一顆媽媽的心。現在,香港的形勢複雜,她依然走出來競選特首。她出來不是為了什麼,就是用一顆『香港心』愛香港,把香港當作自己的家,要帶領香港走出一條發展的道路。」(同場加映:香港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台灣大選,請給驚慌的香港人希望

林鄭月娥本人更坦誠了「我每一次的決定都會問他(指先生),其實我也只是個小女人。」

真假難辨,但話一出,身為女性的我們或許心更酸。林鄭月娥是如此激昂而梗咽地讓自己的軟弱攤於媒體之下,在大女人與小女人的天秤下又特別綁手綁腳。我們更擔心,擁有家庭的女性一定要屬於「一種樣子」,才能在志業上找到被認同的途徑。


(圖片來源:來源

女強人也必須有「小女人」的一面嗎?

社會喜歡看總統攜著妻小拍攝家庭形象照,暗示齊家治國;社會期待女性不要模仿男人,交際與說話都要剛柔並濟。女性在政治的傳統陽剛場域,要一一累積政績,還要一一擊破刻板印象。

特別在林鄭月娥說的「對不起老公,你要為香港市民繼續犧牲」這句話下意味深長。

暗示著:女人出頭是抱歉的,女人「不安於室」是虧欠的。 

過去林鄭月娥倒是不強求自己形象剛強,她喜歡穿旗袍、在鏡頭前掉過淚,算是近年女性政治人物敢於表現自己陰柔氣質的。現在她更刻意強調自己的「小女人」身份了。

當女性主義鼓舞女性走出家庭、爭取領導職位與權力,是否也特別苛責女性要展現「陰陽得宜」的特質與行事手腕?

還記得人們稱林鄭月娥是「梁振英 2.0」時,她回答:「我和梁先生差別很大,他是男人,我是女人。」可是她卻未曾提及婦女權益政策。

林鄭月娥或許有中國政府、建制派與家庭的青睞,然而更多廣大地得不到家庭與結構支持的女性們,還在職場與家庭的蹺蹺板上動盪、還在女強人與小女人的身份裡猶疑;廣大不被中國政局瞧一眼的香港子民,仍在許諾的「維持現狀」裡失落與失根。(推薦閱讀:香港教師眼中的六四意義:建設不靠一個人,靠一群人

無論是對港人的存疑或女性主義的提問,林鄭月娥都還有長遠的一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