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期許這個社會能乘載更多異質性,當腐女成為逾越性別污名的行動者時,願你也試著開放眼界,理解社會各種性別可能性。

2016 年 2 月唐綺陽還叫唐立淇的時候,在一次直播裡公開自己的腐女歷程,當時來自中國的 BL 網路劇《上癮》紅遍一時。時隔一年,日本排球聯賽舉行全明星賽,兩隊球員山本湧與高松卓矢在球場上發生爭吵,即將引起暴力事件的前一刻,二位球員一吻化解,影片迅速在網路社群傳播。

逾越性別的污名:從文本閱讀到社群互動

喜歡 BL(Boy's Love)的女性在今日被稱為腐女,這群多半作為異性戀的女性,過去通過閱讀逾越性別的非真實文本獲得「愉悅」的閱讀快感,借林奇秀(2011)的說法是「因逾越而愉悅」,愉悅感來自「跨越道德禁忌」,這種與社會道德價值相悖的情節,往往是對立的結合,例如師生戀、近親戀、男男戀,雙方處在對立的社會位置或關係。

這種「不受祝福的愛情」之所以特別受腐女歡迎,是因為具有顛覆性,反抗傳統對性別、對愛情的定義,那種「願意為對方放棄全世界」的愛情美學和情慾展演,都成為文本讀者對於「純愛」幻想的一部分。(推薦閱讀:【腐女科普】BL、超越二次元!只要有愛就可以的腐文化

在正式學術研究上,基於研究倫理很少能探討到未成年者對 BL 題材的觀點,並且在過去的社會氛圍底下,腐女背負的污名標籤來自社會對同性戀群體污名身分的轉嫁,很多人必須高調宣稱「自己是異性戀」、「閱讀 BL 文本只是興趣」來擺脫自己所受到的異樣眼光,因而當唐立淇高調公開自己是「腐女」時引起話題,甚至下標「出櫃」來描述腐女從「在地下閱讀」到公開自我真實日常的身分。

在這個過程裡,以往難以被想像,或者被想像成一群「怪奇模樣」的腐女子從觀看文本的受眾,成為主動逾越性別污名的行動者,自身情慾的樣貌、對愛情的想像,都逐漸能夠在社群媒體上公開,例如日本排球聯賽貼文在社群擴散的樣貌,許多腐女子、同性戀甚至異性戀男性,都大方在社群中與該話題互動。(推薦閱讀:【BL小學堂】我們用頭腦做愛,而非肉體

真實日常裡男男戀污名消解的可能?

日本排球聯賽事件的特殊性在於,這既不是漫畫小說文本、亦不是《上癮》的網路劇情節,而是真實世界裡的事件,特別是發生在強調男子氣概的「運動」場上。當然排球運動或許在運動場上特別容易被認為不那麼陽剛,可是這並無損於事件的震撼力——球場上陽剛的 2 個男子以親吻化解衝突。

無關於事件主角的性傾向,2 個男性親吻的真實互動,並且在社群快速傳播、得到多數社群的正面回饋,已經是日常社會裡少見的情況。尤其在真實社會裡一般同性的親密行為,即使只是牽手、接吻都仍受巨大社會壓力。對比看見排球賽男男接吻「腐魂」上身的人們,皆大讚養眼,實際生活上同志牽手卻往往遭到非善意的眼光。(推薦閱讀:異性戀男生的性別告白:我習以為常的世界,原來對別人滿是壓迫

尤其媒體再現上,同志的親密性更是被貼上各種污名標籤,例如同樣以夜店為場景的電影《紅樓夢》和《台北夜遊團團轉》,今年開拍的《紅樓夢》在媒體版面往往被貼上爭議標籤,尤其將情慾和親密性在鏡頭下呈現的這點更成為討論和評論話題;2015 年的《台北夜遊團團轉》縱然票房不佳,但再現「(異性戀)夜店撿屍」文化,甚至被包裝成台灣版《醉後大丈夫》,都顯見同樣再現「親密性」(intimacy)對臺灣社會而言,異性與同性仍然存在雙重標準。

邁向一個更具有包容性(tolerance)的社會,我們要讓這個社會乘載更多異質性,不會因為不一樣而有差別待遇。那麼或許藉著更多腐女的現身、更多人以「腐魂」來認識社會,更多文本走入現實的禁忌出現在社會,對於污名的消解能有正向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