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女人迷【性別觀察】單元展開全球連線。在墨爾本讀書生活的 George Hong ,將以【澳洲觀察】為女人迷讀者帶來同志平權與愛滋議題的前線視野。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little boy who wanted to love another little boy…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小男孩想愛另一個小男孩⋯⋯

The Normal Heart, 2014


圖片來源:The Normal Heart 劇照

在二月份的時候,澳洲澳盛銀行(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Limited)為三月份澳洲雪梨同志狂歡節(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Festival)推出了一支廣告:#holdtight 。

廣告內容很簡單,找來各式各樣的伴侶,男男、女女,男女⋯⋯各種伴侶,在廣告一開始很高興的牽著手,但在不論上公車、電影院,走回原本家庭等情境下,意識到外人眼光的時候,就一一地把原本緊牽的手給放開,另一個人看著鬆開手的那個人,悵然但又「我能理解」的表情。


廣告文案是這樣寫的:「Even in 2017, the simple act of holding hands is still difficult for some people即便於2017年,牽手這個簡單的動作仍對某些人來是困難的。」讓不少全世界的同性伴侶深感戚戚焉,不論在澳盛銀行臉書頁面或是 youtube 影片上,都有不論國籍與年紀的同性伴侶不約而同分享切身之痛。

這已經不是澳盛銀行第一次宣示支持同志權利了。澳盛銀行向來是雪梨同志狂歡節的主要合作銀行,從前些年至今年都把雪梨同志狂歡節大遊行的 Oxford Street 現場提款機改成 GAYTMs 。

今年,澳盛銀行除了拍這支 #holdtight 宣傳平權理念,更找幾位在該銀行服務的同仁,不論是否有同性伴侶,邀他們在鏡頭前分享對於牽手這件事的看法 ,影片一開始就是分享他們在公眾場合下同性伴侶牽手所受到的歧視:被嘲弄、被吼罵、被吐口水已是家常便飯,有人直言:「我不在乎其他人怎麼想 — 我並不在乎這件事,但我在乎的是他們所可能做的事。」,許多有同性伴侶的員工一一表示:「我從不在公眾場合牽起伴侶的手。」更有個員工用一種哀傷的語氣說著:

有人只因為單純牽著另一個人的手,就必須擔憂他們自身的安全性⋯⋯那實在太不可承受了。
That somebody does have to be concerned about their safety, simply by holding somebody else’s hand is…
too much.

什麼時候讓這麼簡單展現愛的手勢不再單純了?只是牽著自己所愛的人的手,為什麼得受到異樣的眼神?後半部的影片開始讓所有員工想像可以怎樣牽手⋯⋯是誇張的拉扯式呢、可以是很簡單的十指緊握呢,重點是:每個人都應該是在覺得自然而且愉悅的狀態下牽起自己所愛的人的手。不過就是牽起手啊,不就是一般人所做的嗎?(It just holding hands, and it’s what humans do.

最後影片在這段話作結:

「這是一個愛與尊重的象徵,讓彼此的手柔和糾纏,是我最愛的事之一,因為那比起任何文字的力道都來得重。」

雪梨同志狂歡節(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雪梨同志狂歡節已於日前盛大展開活動,這個被稱為世界第二大的同志盛會並非浪得虛名,除了主遊行(parade)外,更有好幾個活動從二月17日開始直到三月5日結束,是此不單只是遊行——更被稱為狂歡節,今年主題是 Creating Equality(創造平等),找來數名男同、女同、跨性別、酷兒等(LGBTQ+)以三點不露的方式於鏡頭前「驕傲現身」,這個活動主旨:我的人們|我的聚落,My People | My Tribe


圖片解說:雪梨同志狂歡節遊行後派對現場

而整個節慶的高潮:大遊行在雪梨時間晚上八點左右開始,與台灣遊行不同,雪梨大遊行是把整條 Oxford Street 給封起來,要事先報名的團體才可以走在其中,早在下午就有人排在護欄兩側準備一睹這一年一度的盛會,周圍的商店與住家無不掛上彩虹旗,每個人無不盛裝與會,在此時,路旁的唱片行播了 Whitney Houston 經典名曲之一:〈I wanna dance with somebody〉

在封街的狀態下,每個人聽到經典的旋律與歌詞:

Oh! I wanna dance with somebody
I wanna feel the heat with somebody
Yeah! I wanna dance with somebody
With somebody who loves me

無不停下腳步,在封街的大馬路上直接隨著旋律與歌詞舞動起來,在這個盛會裡,無論是不是 LGBTQIA 的一份子,也不管互相熟識與否,大家彼此相視笑著,dance,享受此刻的歡愉!更有甚者,會有人伸出友善的手,邀你一起與其共舞,驕傲秀出自我。

同一時間的台灣呢?

相較之下,在雪梨大遊行舉辦的當天(Mar. 4, 2017),台灣的街頭出現再也荒謬不過的戲碼,一群自稱素人家長帶著小孩上街吃陽春麵,訴求反同性婚姻與相關教育。看著台灣友人的臉書,似乎處在平行時空——澳洲這裡極力大呼我們對同志環境仍不友善,主要合作銀行更拍攝廣告聲援同志處境,而回過頭來,台灣一群人不但假藉著反對婚姻平權之名更反對性別平等教育進入校園,連一個性別平等廁所都可以被拿來炒作成性騷擾犯罪率提升或是疾呼不知道怎麼教小孩?

二月初於墨爾本大學進修,一座單一性別廁所(Unisex Toilet)就這樣設立在街上的輕軌站上,有需要者直接確認裡頭是否有人就自行使用,從來沒有人感到困惑。要說性騷擾犯罪率提升?去年八月的新聞,墨爾本才又蟬聯全球最宜居城市第一位,的確,移居城市評比這件事見仁見智,但是若拿單一性別廁所設立與否來說會導致性別錯亂與性騷擾犯罪率提升,進而炒作台灣不適合宜居,就真的讓人覺得居心可議了。


圖片說明:在墨爾本大學街頭的單一性別廁所

本文開頭引用的是 HBO 於 2014 年播出的《the Normal Heart》,一部深刻描寫當時 HIV/AIDS 肆虐紐約同志圈,但無論是醫護人員或一般民眾皆束手無策。這段落是男主角道出面對摯愛發病時無助卻又那麼深愛的感受,這段台詞最後是這樣作結的:

It’s hard to believe in much these days. But we must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each other.

the Normal Heart

這段時日要談互相信賴是那麼困難,但給在台灣為同志教育或婚姻平權努力的夥伴們,我們必須一直相信彼此,唯有相信彼此,我們才有可能戰勝那些製造偏見與歧視的人們。就讓我們堅定地牽起手,給那些不停創造歧視、偏見,或是假見證的人們看見我們的愛:

牽手,一個簡單,但又比任何文字的力道都來得再重也不過的動作。 #holdt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