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女人節之後,聽聽安海瑟薇的聯合國動人演說,推動有薪產假制度,目的是為了將女性從「家庭必帶」解放,也建一條讓男人能共同照護家庭的路。

光輝燦爛的三月八號,安海瑟薇站上聯合國講台,她是今年度的聯合國親善大使,她一開口,直截了當地提到產假問題多有缺漏,更直指美國是所有已開發國家中,尚未建立完善有薪產假制度的國家。

去年產子的安海瑟薇感觸深刻,她在演說中點出,現行的「母職產假」(maternity leave) 已不適用,我們該建立的是雙親皆能自由應用的「有薪產假」,賦權女性同時,我們也該關注男性困境,有薪產假,必須包含女性與男性身影,建造一條讓女性與男性都有權投身家庭的路。(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安海瑟薇不做辣媽!懷孕不胖個幾公斤怎麼過癮

因為女性主義,是為了連結眾人,而非製造對立。

她從自己的故事說起,與你分享她動人的聯合國演說,從重新定義親職角色開始,我們的情感需求,應該應允我們擁有更好的未來。

親職的重量

當我還是個孩子,我父親常常問我,「北方在哪裡?」儘管一開始我的方向感很差勁,持續練習之下,我有越來越清晰的方向感。我父親讓我知道方向感多重要,於是長大成人的我,堅信我能夠領航自己的人生,是我父親給了我這樣的自信。

去年三月,我第一次成為母親。當我握著孩子的手,我深感那種難以言喻卻又宇宙共有的感受,我覺得靈魂顫動,感覺到自己人生有了更重要的目標。

我同樣也記得,我開始思考,我是否有能力保有我對職涯的熱愛,同樣珍視著重要的關係。跟多數的父母一樣,我開始思考,我該如何平衡我的工作,以及我生命中的新角色——作為一個母親。

而在那一刻,我的腦海裡閃過美國現階段的產假狀態,女性有十二週的無薪產假,而男性則無任何產假可請。(同場加映:Yahoo 執行長的產假爭議:沒有典範,我們就為自己創造一個

被經濟懲罰的母親們!現有產假反映的性別問題

這個資訊背後反映的是,就我自己的經驗,產子後的一週,我根本還難以下床移動;這個數據背後反映的是,雙親被期待度過三個月毫無薪水的日子,並能立即回歸原先生活。

我不禁想,12 週的無薪產假,對大多數的家庭,會是多大重擔?資料顯示,每四個女性就有一個在產子兩週後旋即重回職場,因為她們巨大的經濟需求,讓她們必須再次投身,承擔家庭支出。

同時,即便有 12 週產假,多數女性依然難以請滿,因為她們會受所謂「母職懲罰」(motherhood penalty)所累,遭人質疑她們在職場上不夠投入,或是被繞過升遷機會與職場加薪機會。

女人迷性別小學堂

母職懲罰

motherhood penalty

母職懲罰,又做母職薪資懲罰。指的是成為母親,肩負照顧子女工作後,對女性薪資與工作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懲罰現象不僅是女性與女性間的比較結果,更可能影響同一位女性的工作生涯。

我自己成長的家庭環境中,我的母親就面臨「職場」亦或「撫養三個小孩」的選擇。而選擇後者,讓她成為一個無薪,付出被過度低估的家庭主婦,因為她找不到同時支撐他投身職場與家庭的路。(推薦給你:【一問首問】女人該如何兼顧一切?

而我跟父親的互動經驗,也讓我感觸良多,因為他是家中經濟的主要來源,我跟哥哥與他的共處時間分秒必爭,我們爭取著他工作後的「剩餘時間」,而我知道,我們已經是非常幸運的家庭了。

我因此深感有薪產假的重要性,因其將撼動既有的性別結構,並能真正帶來女性平等與自我賦權。


圖片來源

重新定義雙親角色:解放女性束縛,也要解放男性束縛

我們需要重新定義男性角色,並且賦予他們承擔親職的途徑。為了要解放女性束縛,我們同樣也要解放男性束縛。女性應當肩負家務責任,是非常固著的性別刻板印象,不僅加深對女性的歧視,也限制男性參與及男性與家庭成員的互動與連結。

我們明知這樣的刻板印象複製,將有損家庭結構與兒童成長,那麼為何我們持續貶低父親的投身,同時又加重母親身上的重擔?

就我看來,有薪產假不僅只是中離職場,更是讓我們握有重新定義性別角色的自由,我們能夠重新選擇如何投資時間,並且建立新的,正向的行為循環。

來自瑞典的研究顯示,男性職員若是擁有請產假的權利,女性薪資因而能有 6.7% 的成長,6.7% 的成長幅度意味著更長足的家庭經濟自由。另一項聯合國數據同樣顯示,多數父親表態,若是自己能擁有更多與家庭共處的時光,他們渴望能降低既有工時,走入家庭。(推薦閱讀:霸氣請兩個月產假!馬克·佐伯格證明自己是臉書執行長,也是一個父親

我也想問在座的各位,在我們成長的經歷中,你們是否覺得自己跟父親的互動足夠?你們是否感覺到父親一角的存在?而在場的父親們,你們是否常常與你們的孩子共處?

如果要扭轉劣勢,我們必須互相幫助,缺一不可。

有薪產假的未來:我們不該因為情感需求,而被經濟懲罰

因此,我要向全球的公司與機構大聲呼籲,我要邀請我們一同向前邁進,驕傲的促進有薪產假的未來。我也期待從聯合國自身情況改造開始,我們可以成為典範,共創一個男人和女人不再因想組成家庭,而被經濟懲罰的社會。

無論你想不想生養孩子,我們都會因為有薪產假制度的重新設計,活在一個更好的社會——我們的情感需求不至讓我們軟弱,而是讓我們真正成為一個完好的人。

目前以性別角色設計的「母親產假」(maternity leave) 儘管看似立意良善,但它同時加深了女性單一負擔起家務責任的印象,並阻撓了女性重回職場的路徑;它也阻隔了父親與家庭互動的機會,而我們也知道,當代社會不只有一種家庭組成,不只是男與女。

更何況,當代社會,許多家庭有兩個爸爸,現階段的「母親產假」制度該如何服務他們呢?(推薦給你:致 2017 的職場筆記:做一個兼顧職場與家庭的爸爸

建造一條讓任何人都能投身家庭的路:我們的情感,使我們更加強壯

今天是國際女人節,我想謝謝所有致力讓制度更加完善的前人們,讓我們敬重他們的付出,並且在既有基礎上,將負擔從性別角色上移掉,而轉向機會的擁有。

讓我們向自家父母的犧牲致意,並且建造一條讓父親能夠投身家庭的路。有薪產假的制度,將讓雙親有更多時間與孩子共處,而這將全盤改變孩子眼中看到的世界,他們因而能夠透過觀察,去想像更多未來的可能。

我也要向美國疾呼,我們是所有已開發,並且高所得國家中,唯一尚缺完善產假制度的國家。而紐約、加州、紐澤西、羅德島、華盛頓等洲,已開始著手進行有薪產假的設計。

改變,不僅是那些有迫切需求的人的責任。我們必須問自己,我們的明天該怎麼樣比我們的今天更好?當我們願意站出來,當我們明白著,即便性別有諸多不同,愛就是愛,世界會變得更好。

謝謝大家。

【翻譯後記】兼顧一切,該是男女共同面對的問題

翻譯安海瑟薇聯合國演講,我對螢幕聽打,心裡激動,想著女人迷近期釋出「一問」服務,閃過腦海的各種念頭。

聽安海瑟薇說,產下首子成為母親那刻,她感覺自己生命有了新的重心,她也同樣問,自己有沒有能力在追尋職涯與照護家庭中取得更好的動態平衡?她因而從自身困境拔升,提出「有薪產假」的解方。(推薦閱讀:理想的產假

我們持續想著,有多少女人曾這樣問過自己?有多少女人會認為「無法兼顧一切」是自身能力不足,而不是結構缺失導致的結果?世界視家庭照護為女性責任,而我們想說的是,家庭照護該是雙親責任;兼顧一切,也該是男女共同面對的問題。

一問的誕生,是因為我們深信,女性的選擇,應該有更好的制度輔助。我們也應該群聚解套的各種方案,讓女人逃離責怪自己的惡性循環裡。全職母親也好,職場母親也好,我們的情感需求,應該協助我們建立更好世界的樣態。

一問談「女人能兼顧一切嗎?」也是向世界提問,我們固然沒有標準答案,但我們正走在尋找多重解方的路上。


點開一問,讓世界聽見你的故事,共同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