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瑪丹娜到艾瑪華生,女性主義者從來不只有一種樣貌、一種定義,但追求的都是同一件事情:個體的平等與自由解放。

艾瑪華生(Emma Watson)上了浮華世界(Vanity Fair)最新一期的封面,她又再度引起轟動成為新聞焦點。焦點之一是她拍攝的一系列照片中,有一張她身穿 Burberry 白色鏤空披肩,下半身搭配蕾絲裙的照片。不仔細看會以為她露點了。

但是,恨透女性主義的網友才不在乎這張照片的美感、佈局、攝影技術等,他們在乎的是:「齁!抓到了!艾瑪華生露奶了」。其實一開始是一個英國電台主持人,我不屑寫出他的名字,大家自己可以去 google 這起事件的起點,他在推特上酸:「Emma Watson: “Feminism, feminism… gender wage gap… why oh why am I not taken seriously… feminism… oh, and here are my tits!”」(艾瑪華生:「女性主義 、女性主義⋯⋯性別薪資差異⋯⋯為什麼、為什麼沒人認真聽我說⋯⋯女性主義⋯⋯啊!快來看我的奶!」)

後來艾瑪華生反擊,大意是說:「女性主義給予女性自主的選擇權,它從來不是一根用來打壓其他女性的棍子,它要求自由、它要求解放、它要求平等。我實在不理解我的奶跟女性主義有什麼關係。」(推薦閱讀:性別觀察:誰說艾瑪華森的露胸照讓女性主義蒙羞?

老實說,網友跟某電台主持人的舉動很中二,也是典型地打壓女性的行為,但是,艾瑪華生後半段的回應也不算太好。

老問題:女性為什麼不能露奶?女人露奶礙著了誰?

我直接針對酸民提問,為什麼艾瑪華生露奶(不是露點),她說的話就不值得一聽?

是因為女性主義就應該清新脫俗,像艾瑪華生曾經飾演過的妙麗一樣嗎?還是,露奶等於蕩婦、婊子,蕩婦跟婊子說的話沒有公信力?或是,艾瑪華生提倡女權只是為了想紅、吸睛,現在終於忍不住露奶了吧?

不論是哪一個原因,我都可以統一用一句話回:「人家要怎麼露、人家是淫蕩、還是清新,關你屁事。」

不過,我是一個負責任的評論者,我願意再多說一些。從 2014 年鬧得沸沸揚揚的#FreeTheNipple 的活動開始,許多人就從性別平等、身體自主權以及情慾 3 個層面切入討論,這 3 個層面一直都是性別運動中很重要的核心議題,不只是專屬於「女權」。

首先,假如露奶的不是艾瑪華生,是凱西 · 艾佛列克(Casey Affleck)或其他好萊塢男星,會遭到一樣的酸言酸語嗎?似乎不會。但是,艾瑪華生就會。(推薦閱讀:【視野重訊】如果影帝是性騷擾犯?凱西艾佛列克的得獎爭議

有人可能會認為這樣對比不夠公平,因為艾瑪華生自稱自己是女性主義者,所以酸民對她的標準就特別高。一般的女明星拍了尺度大的照片,根本不會被酸。所以,是艾瑪華生「自己個人的問題」。

真的是艾瑪華生「自己個人的問題」嗎?大家仔細想想,當你身邊的女人,在臉書上放了類似艾瑪華生那種照片,甚至尺度更大的照片,會遭到什麼樣的懲罰?被臉書下架、關帳號都還算是小事。長得漂亮的,或許大家就抱持著「有正妹耶!」的心情,長得普通的,或者長得非主流的,就會有人暗自批評「醜女還敢露」、「騷唷~」。

但是,我演講超過一百場,問過上百位女人,其實女人們共同的經驗是:無論你長得如何,總是會有人對你裸露的行為指指點點,或是生活遭到威脅,例如:「不怕被強姦嗎?」、「(來自男友、爸媽)誰准你露的?」、「(來自老闆)你最好把照片刪了」等。這難道性別平等嗎?

回過頭來,艾瑪華生的事情,比較精準的評論應該還是前面那一句:為什麼她露奶,她說的話就不值得一聽?這兩者並不衝突。她包得很緊、穿得很露、她穿什麼樣式、顏色的衣服,都不影響她言論的重要性吧?

第二,從女性共同面臨「裸露」的經驗,延伸出身體自主的討論。我們撇開所有任何跟性別有關的因素,不管是誰,他們想穿什麼、該怎麼穿、身材的高矮胖瘦,都不該成為他人攻擊、嘲諷的材料。

如同女神卡卡(Lady Gaga)在今年超級盃開幕演出中,露出小肚腩被網友狂酸時,她的回應:「⋯⋯我以我的身體為榮,你也該以你的身體為榮。不論你是誰,從事什麼工作,我可以給你一百萬個理由,告訴你為什麼不需要為了成功去迎合任何人或任何事,做你自己,盡情地做自己,這就是冠軍的做法⋯⋯」。(推薦閱讀:「忠於自己,你天生完美!」Lady Gaga 的女人故事

露奶跟女性主義沒有關係?

第三,關於情慾這件事,艾瑪華生的話就說得不漂亮了。我無意指責艾瑪華生,畢竟要能夠做到面面俱到,本來就是一件困難的事。艾瑪華生登高一呼,對於性別運動仍然有極大的效用。只是,我比較囉唆,我想多延伸討論。

瑪丹娜在 2016 年獲得告示牌(Billboard)「年度女性」(Woman of the Year)的獎項,在得獎的致詞中,她談起自己作為一個女性,在音樂事業、娛樂圈以及社會上所經歷的各種挑戰與壓迫,她還說:「我要當另一種女性主義者,我是一個『壞』女性主義者」。

她當然不是說「好的」、「乖的」女性主義不好,她的意思是:「老娘不受框架綁住,你們就罵我是蕩婦、女巫,那老娘就當「壞」的女性主義者」。她的「壞」來自於她過多的「情慾展現」,讓人覺得不合時宜。(推薦閱讀:性別觀察:瑪丹娜的壞女性主義,讓人上癮的詭計

#FreeTheNipple 進行時,台灣有很多人聲援。有人認為「奶子可以哺育下一代,是神聖的」、「奶跟其他器官一樣,不要用有色眼光看待」。這些觀點都類似於艾瑪華生的回應,將露奶去除了情慾。

但是,女性會受到「禁奶令」的原因,並非透過神聖化、普通化就能做到,而且往往會造成失敗。反過來想,大談特談情慾,或許才能直搗「禁奶令」的核心。

女人從小到大,就被教育成是無慾望的個體。女人最好不要太淫蕩、不要穿太露、不可以有性慾(但是,在床上又希望女人情慾滿溢)。男人可以隨意展現自己的慾望,國中男孩就可以大方討論 A 片、討論哪個女生的發育很好、怎麼打手槍比較爽,而女孩們只能偷偷躲起來看 BL 漫畫,偷偷喜歡球場上香汗淋漓,光著上身打籃球的男孩。

我們預設了女人脫衣服會引誘男人犯罪,難道女人看到男人裸露就不會有慾望嗎?

所以,關於露奶這件事,是性別議題,也是身體自主權的議題,更是與情慾息息相關,這些都是女性主義長期緊咬不放的核心呀(搖艾瑪華生肩膀)!

當女人「成為」女性主義者,她不必然就得強調她是良家婦女、她是好女孩、她是無情無慾的個體。(推薦閱讀:#FreeTheNipple:女人不只有一種樣子,乳頭也是

女性主義要告訴大家的事情很簡單:想要解放、想要自由、想要平等的人,他們應該都值得得到解放、自由與平等。

至於該如何讓愈來愈多人得到解放、自由、平等,我沒有一個標準答案,我們可以一起想 100 個、1000 個解方(當然重點是要「做出來」、要實踐)。我們可以像許多受啟發的女人一樣,從日常生活中開始嘗試一點點的反抗,也可以像艾瑪華生一樣運用自己的影響力,號召更多人關心性別平等,在性別不平等的權力關係中找到縫隙去突破、裂解,再重塑一個新的性別秩序。

當然,我也鼓勵大家成為像娜姐一樣的「壞」女性主義者,勇敢面對自己的情慾,用另外一種方式,擴充日漸因為政治正確而走向單調的性別運動。

要打造一個更平等、公正、自由的社會,沒別的捷徑,就是找到更多能夠結盟的人,並且在改革的路上,不斷修正我們的做法與想法。歷史上許多偉大的改革,都是這樣告訴我們的,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