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重訊,與你分享重磅世界事,在飛快的資訊時代裡,我們為你準備一則知識涵量十足的短訊,在視野重訓裡我們心胸廣闊、精準閱讀。帶你看奧斯卡典禮凱西艾佛列克的性騷擾疑雲。

奧斯卡典禮上,凱西艾佛列克拿下第 89 屆影帝,由去年影后《不存在的房間》布麗拉森親手頒發,布麗拉森擁抱祝賀,但未拍手叫好。在電影中飾演性侵受害者的她,面對曾是性騷擾嫌疑犯的凱西艾佛列克,該不該放下私德或功德,讚頌個人專業成就?

典禮後至今,Twitter 上熱烈討論著「凱西艾佛列克值不值得這個獎項」,以及被控訴性騷擾的黑歷史也浮上檯面:

女同事控訴:他只穿著內褲愛撫我的背

2010 年,凱西艾佛列克執導《我仍在這裡》,遭製作人與攝影指導控訴「性侵」,當時案件以雙方和解落幕。

案件紀錄描述:「艾佛列克趁她熟睡時進入房間潛入被子,當她醒來,艾佛列克只穿著內褲與 T-shirt 躺在她身旁,並且以手臂摟著她、愛撫她的背,艾佛列克的呼吸嗅來還有酒氣.....」

「在專案進行時,原告因為她是女性而遭到反覆的攻擊,原告被迫在工作場所遭受性別歧視待遇。有一次艾佛列克指示一個成員脫下褲子露出陰莖,即使原告反對,但艾佛列克反覆提到女人就像『乳牛』,甚至還對原告說:『你這個年紀是應該要懷孕了。』他還試圖建議原告與一名男性工作人員一起生小孩。」

 

對於凱西艾佛列克的得獎,女權團體在 twitter 表示:「凱西艾佛列克根本不值得這個獎項,性騷擾的人應該丟了工作,而不是在台上光榮地慶祝。」

凱西艾佛列克:任何形式的虐待令人憎惡

凱西艾佛列克得獎後澄清醜聞:「我認爲任何形式的虐待,不管發生在誰身上,這件事都是令人憎惡的。我相信每個人值得在任何場合獲得尊重,我永遠會用這些價值觀去實踐我的生活,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可能做這件事的原因。」

早在奧斯卡提名公布時,許多影評家質問:

Casey Affleck Deserves Best Actor but Will Off Screen Accusations Tank His Chances?
Could Sexual Assault Allegations Kill Casey Affleck’s ‘Manchester by the Sea’ Oscar Chances?
‘Manchester by the Sea’ Star Could Lose Oscar Over Sexual Harassment History
Casey Affleck’s Oscar bid could be dogged by sexual harassment allegations

凱西艾佛列克會因為過去的性騷擾錯身奧斯卡嗎?

他們像是有點惋惜的這麼問。

雖然法律上依然存在著控訴的證據,但是艾佛列克不斷重訴這是誹謗與勒索。所以我們想問的並不是他是否真實犯罪?而是在「藝術與私德無關」的聲浪中思考觀眾對「性騷擾」與「藝術」的關聯。

藝術與公德:我們需要的不是二選一

我們有必要在一位創作者/電影導演/專業演員的成就上檢視他的公德嗎?(因性騷擾性侵害造成派害他人權利,故不是私德)

或許女性主義者並非在凱西艾佛列克身上小題大作,而是他們見過太多性騷擾或性侵受害者被迫沈默的歷史。

伍迪艾倫曾被控告性侵養女:「當我七歲時,伍迪艾倫牽著我的手帶我到二樓一個昏暗的、像壁櫥一樣的閣樓。他讓我俯著躺下玩我弟弟的火車模型,然後他對我進行了性侵犯。」雙方各執一詞,原告敗訴,伍迪艾倫在很後來接受專訪時說:「我的生活與事業從未因此受到影響。」

貝托魯奇在《巴黎最後的探戈》拍攝時其中一場景請馬龍白蘭度把奶油當作潤滑劑,趁機強暴女主角瑪麗亞施奈德,這一幕居然是在瑪麗亞「不知會有性侵戲碼」的狀態下拍攝的。女主角在往後的專訪表示:「這讓我未來的生活一直處在曾被人羞辱、強暴的陰影中。」(同場加映:性別觀察:從韓國《熔爐》到南部特教學校性侵案

貝托魯奇則說:「我自己當時的決定並不後悔,只是有滿滿的罪惡感。」

藝術是偉大的嗎?我們如何評價一個影史上重量級的導演是一位「性侵害推手」的事實?

罪無定讞,我們要爭辯的並非原諒與否,支持與否,而是要反覆意識性騷擾與性侵害對個人的傷害,提升整個社會將性暴力視為公共議題處理的認同。性騷擾與性侵害於生命的重量,不單是一則媒體「性騷擾醜聞是否會阻止凱西艾佛列克拿獎」的標題訊息,這個背後有無數個結構之網沒能接住的受害者。在他得到明亮的掌聲與權力同時,多少因性暴力經驗的女性還面臨著社會惡意的無視。(延伸閱讀:輔大性侵案的性別反思:培力性侵受害者前,輕輕捧起傷痛

藝術是重要的,性暴力受害者的疼痛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