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印度電影裡窺看印度社會現象,當性別不平等、性侵輪暴頻傳時,邀請你,一起思考除了悲傷嘆氣,還有甚麼能從自身做起?

第四次遊玩印度,這次在北印的拉賈斯坦著名的觀光區,終於有機會體驗當地的電影院,一直聽說在印度上電影院是一件很歡樂的事情,因為觀眾會很隨著電影的情節起舞,有很多互動跟共鳴。

進入電影院之前,有很嚴格的安檢,保安很謹慎地搜查隨身物品的每一個角落,甚至將未開封的餅乾打開,讓我同夥的中國夥伴大傻眼,就為了確認裡面沒有任何隱藏式攝影機和高畫質的照相機,保安用印度語跟我們溝通的同時,背後印度女孩問我們是否聽得懂印度語,我們搖搖頭而她很驚訝的說:「這部電影是印度語耶!」我笑著說:「我們知道阿!但很想體驗一下印度的電影院!」

後來安檢收走我們的照相機,但還留著手機,同伴緊張地拍了一張安檢的照片,就深怕相機回不來。

進到電影院,豪華的設備與舒適的座椅,我們都好期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再過了好幾分鐘的廣告後,螢幕上播放了印度的國旗,接著所有人都站起來唱國歌⋯⋯(我開始心裡 OS:天哪!好像十幾年前台灣也是如此!)我們在一陣歡樂的談笑中,突然慌張地站起來一起唱國歌,現在想起畫面都覺得有趣。(推薦閱讀:黃色的印度,灰色的台北

電影開始播放,我們選了一部叫 Kaabil 的電影,我們並沒有思考太多,只是看著電影院外的海報,也不清楚電影內容因為沒有英文的介紹,心想反正印度的電影都是歡樂又有歌舞的,總之我們一行人都是興高采烈的。

一開始的電影也不失所望的,是眼盲的男女主角,都過著經濟獨立又照顧好自己的生活,再相遇之後便愛上彼此,(我心想,真是太美好的愛情歌舞片,選對了選對了!)印度歌舞在電影中總是陣容龐大,非常賞心悅目。

電影就在兩人結婚後,劇情急轉直下,美麗的妻子遭到當地的惡霸性侵,惡霸卻是知名政客的弟弟,因此們在報案後去檢查的路上遭到綁架威脅,男女主角被釋放後回到警局,又被警察羞辱一翻,都顯示了警政體系的腐敗。

痛苦的男女主角, 一開始想要假裝這一切都沒發生一樣繼續生活,卻敵不過內心的痛苦而夫妻開始疏離,惡霸在食髓知味後,又再一次性侵女主,最終導致女主上吊自殺。(推薦閱讀:跨性別者反抗強暴的公開信:我被性侵,不是我活該

我看到這裡已經在內心裡有很強烈的痛苦,因為故事呈現印度社會強烈不平等之外,似乎再一次宣揚被性侵後的女性,就需要尋求自殺來解除心中的痛苦。

男主在電影後半開始反撲,透過自己配音的技能開始操弄這些壞人,即使天生眼盲他還是很聰明地佈好局,最終他已非常殘忍的手段殺了所有的惡霸包括政客,以絞死的方式殺死惡霸一,就像太太死去時的樣子,用汽油炸開倉庫殺死惡霸二,到佈局殺死政客,最後卻因為證據不足而沒有被警察繩之以法。

每一幕暴力殺害的畫面,都殘忍地讓我難以直視,更讓我驚訝的是,電影院裡每個人看見壞人死去時,歡天雷動的鼓掌,讓我深感困惑。

以暴制暴,逼迫好人變成壞人的劇碼,難道就是他們極力生存的方式?

我帶著困惑離開電影院,我們開始討論起這部電影,中國的同伴說了一句:「這真是三觀不正的電影啊!」我問:「什麼是三觀不正?」他說:「就是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都不正確。」

我後來問了印度朋友,跟他討論起我看電影的感想,也許我有太理想化的期待,認為每一個電影製作人都有著社會責任,需要去傳達思想與觀念正確的電影,而這部電影裡傳達自殺與暴力來面對困境時,讓我很無法適應。(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巴西輪暴案與輔大性侵案,他們的受害經驗不是你的笑話

我的印度朋友說:「你知道為什麼觀眾會鼓掌嗎?」
我問:「為什麼?是大家與電影互動的習慣嗎?」
他說:「不是,為什麼這樣的電影會吸引觀眾,為什麼觀眾群情激昂,是因為這樣的情節在現實生活中不斷地發生,可是正義卻沒有真正被聲張過。」

第四次進入印度,卻在那一刻我體驗了印度的黑暗面,而我不知如何是好。

他繼續說:「我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同學,我們並不熟,他家很有錢很有背景,他生活得像國王一樣(He lives like a king 這是在印度很常用來形容有錢人的生活),就我所知他已經強暴過不下 10 個女生,而且他還殺過人,但警察根本拿他沒輒。」

「我剛到這個城市居住時,我也是很友善的對待每一個人,因為這是我家人給我的教育,但你知道其實在觀光地區,當你人太好就會容易被欺負,我必須變得強悍強硬,才有人會怕我。」

這讓我立刻意識到,許多印度人似乎沒有界限的概念,即便你拒絕他,他很多時候會為了賺到你的錢而不斷糾纏你,直到你吆喝他、怒瞪他,他才可能真的意識到沒錢可賺才離開。

的確如同他所說的,印度強暴案件比例居高不下,2015 年的數據指出,有超過 34000 起的強暴案件被呈報,但依舊由於當地的文化與考量受害者的身心安全,還是有許多未被揭露的強暴案件。頻率是每日有 93 個女人在印度遭遇強暴。2012 年度被呈報,其中有約 98% 的案件,是由受害者熟識的人所犯下的強暴案件。而新德里是所有印度城市有著最高強暴案件比例的地方。

友人說著他相信這些數據都只是冰山一角,除了強暴,販賣女孩依舊在偏鄉村落裡發生著。(推薦閱讀:《不再沉默》給社會的心碎自白:我從三歲,開始被性侵

要在如此人口密集又人工價格低廉的國度裡生存,有時候除了要養活自己,更要養活家人,他們沒有豐碩的資源也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多數人的權益被剝奪,更遑論是個人的尊嚴和價值。有時為了生存甚至為了正義,生命又需要做何調整?

我與友人的對談裡沒有結論,我和他都感受到無比的沈重與無奈,我們在城市夜晚的步道,安靜惆悵地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