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於本月 23 日簽署了禁止女性墮胎的條約。當女性的子宮失去選擇權,我們需要反思女性自主是前進還是倒退?

川普的全球墮胎禁令,跟某些兩岸一家親的政治人物,認為女人不結婚生子是國安危機是一樣的邏輯,也釣出了很多反墮胎的意見。

當然,川普根本不認為美國有責任、義務,協助其他國家的「女性培力」。不過,背後還是隱含著「反墮胎」的價值觀。

女人的子宮是國家的。要你生,你就得生,你懷了你不想懷的孕,不可以不生,你懷不了孕、不想懷孕也不行,還是想辦法生。

很多人覺得,墮胎是謀殺生命,但是,反墮胎者所訴求的「生命權」是不是至高無上,而無法跟其他女性的權利互相權衡?這一類的討論卻從來不被採納,只會喊著「不管啦!就是不能殺生」。

男人可以拒絕接受女人懷孕的後果,但是女人不能,子宮就長在女人身上,這難道沒有讓女人在社會處境上造成不平等嗎?

我們熱愛生命,但是在討論墮胎時,是不是可以用更多不同的角度切入?如果還有其他選擇,女人為什麼要墮胎?

為什麼女性需要避孕與墮胎的權利?

因為避孕與墮胎,跟結婚一樣,都是一個「選擇權」。

我們的社會能不能給女人公平的選擇機會?若是因為生理上的差異,我們就應該給不同的人,設計不同的制度,給所有人在生命發展上擁有差不多的機會與選擇。(推薦閱讀:我的陰道我的決定:女人該有權選擇是否避孕與墮胎

避孕的方法很多,不論是戴套,還是女人由自已這一端避孕,女性已經有能力「決定」自己什麼時候想生小孩,「選擇」在自己準備最完全的時刻懷孕以及養育下一代。

但是,避孕方法當然不見得百分之百有效,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權力、有能力、有知識可以避孕,甚至在權力關係不對等的情況下,很多女人是不敢要求另一半帶套,女人經常會面臨無法抗拒的狀況,而後懷孕。

當女人懷孕後,男性可以拒絕負責,也不會面臨刑事責罰,但是在很多國家,女人若拒絕繼續懷孕,就會面臨刑事責罰。

在這樣的壓力下,女人是不是只能尋求非法管道,去找黑醫、密醫,甚至部落的巫師,遭到高風險的處境。就算身體恢復健康了,也往往有很多女人,她受到的是道德壓力造成的心理陰影。

像川普這類的男人,他們不必面對這些事情。

很多支持墮胎權、曾經墮胎的女人,她們都很熱愛小孩、熱愛生命,也把結婚、組織一夫一妻的家庭、養育下一代等計畫,放在她們的人生規劃中。 墮胎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也有很多情緒,包含:無奈、不得已、被迫、煩悶、懊惱⋯⋯,並不是大家所認為的「冷血」。(推薦閱讀:避孕不只是女人的事!你不能不懂的 13+3 種避孕法

支持墮胎不代表女人一定會去墮胎,而是當女人面臨懷孕時,她可以有別的不同的選擇,而不會只有「一定要生」的選項。

推動墮胎合法化也不是鼓勵墮胎,也不是鼓勵大家就不戴套、不避孕,而是讓女人可以自己對自己的身體擁有更多選擇權,並承擔選擇的後果。 請大家相信,女人有能力決定自己的人生目標、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透過教育,女人可以擁有更多知識,並且可以做出對自己最好的決定,而不是在法律上,或者國家機器施以不平等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