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部最新一集莒光園地製作了心輔單元劇《彩虹》,聚焦男同志在軍中性傾向受壓迫議題,讓人看見當代軍人長期受到壓抑的情緒。

莒光園地心輔單元《彩虹》播出,一對男同志從相戀到失戀,國防部以「增進良性互動,妥善經營感情」為主題,故事視角強調藉傾聽、關懷、輔導等方法,有效提升心理輔導。這是莒光園地首次深度聚焦看見同志故事,並給予軍中同性戀解決情感壓力的具體方案。此舉是台灣象徵陽剛權威的國防部的一步,更是全體男性解放情感的一大步。

國防部以同志為主角,期待在軍中有同袍系統與友善輔導機制,同志們走回家也能得到家庭的支持。故事主角被男友兵變,媽媽得知於是要帶他去看醫生,爸爸則痛斥「別跟別人說你是我兒子」。直到軍中輔導長上門拜訪,經過溝通後,主角原生家庭才慢慢接受兒子性向。

該劇一播出,出現許多正面迴響:「退伍多年來,第一次讓我感到無比驕傲自己曾是國軍的一份子。」同時,也有反同團體大力抨擊:「 軍人在莒光日看同志影片,軍人在軍中是訓練作戰的,還是訓練談同性愛的」、「軍中鼓勵同志戀情發展,還變成莒光日的上課教材, 這個政府真的不用看醫生嗎?」

面對反同團體的痛批,我們重新思考「軍隊文化」長期遭受打壓的情況,以下質問,讓我們慢慢梳理出為何莒光園地的同志影片引起反同團體憤慨。

軍隊,男子氣概的展演場域

軍隊,是將男孩「過度」為男人的階段,亦為男子氣概培訓和展演的場域,女人迷曾在〈六千人附議,女人為何不用當兵?〉一文中討論軍營中的男子和養成遊戲與陰柔賤斥,在軍中,男同性戀是異性戀父權社會底下的「不合格產物」,然而在這樣的場域中「打倒陰柔」經常是培育「陽剛權力」的手段。(同場加映:同志的「厭女」情結:交友軟體上的拒C文化

你或許也聽過這樣的歌朗朗上口在軍隊弟兄口中:「我有兩把槍,長短不一樣,長的打共匪,短的打姑娘。」歌詞背後象徵著勇猛的男人不怕死,主宰性慾市場。在純男性的空間裡,陰性主體成了敵視對象,男性透過征服與打壓這樣的文化得到權威。男子氣概的養成有以下基礎:

(1)證明給其他男人看,所以要在其他男人面前反抗女性特質

(2)恐懼女性特質,為了證明自己是個男人,剝去所有會失去男子氣概的柔軟與陰性氣質

(3)透過集體活動鞏固男性情誼,確認男女界線(例如:召妓、喝花酒)

為了要從男孩變成男人被社會認可,他們奮力不懈成為維持父權秩序最好的螺絲釘,所以同性戀在軍中,一直是備受壓迫的對象,除了從同性戀在軍中受欺侮、自殺一類新聞得知,民國 54 年由國防部印製的《軍隊心理衛生》[註1]能發現其條文中指涉心理變態項目的「變態性慾」即為同性戀者。

直到民國 82 年,國防部同意役男以同性戀為由申請免役,但隔年隨即以「同性戀非疾病」遭受推翻。當時同志運動先鋒祁家威老師對「男性當兵女性不當兵」提出質疑,以此辯證「同性戀是性傾向差異的群體,給予齊頭式平等的軍隊對待,更可能衍生出霸凌」。(延伸閱讀:單一敘事的危險:解放CC ,也要解放男同志

「以後連當兵都很危險了,這種軍隊將來怎麼保護國家啊」

男性在軍隊中的性別氣質,開始有了開放性的討論。男人為戰士的代名詞尚未得到鬆綁前,國防部先是推出了歡迎陰性文化進入軍隊的影片,反同團體恐懼的是連這樣一個鞏固異性戀父權價值的體制系統都為同志發聲了,那麼他們信仰的階級與秩序該往哪裡去?

國防部說明此影片最重要的是倡導軍人該善用國軍的輔導機制,接受輔導本身為展現軟弱的過程,這樣的一步不但大大抨擊了「男人有淚不輕彈」的舊制,更開闢一條讓男性正確理解情感的路徑。

面對反方指責「以後連當兵都很危險了,這種軍隊將來怎麼保護國家啊」,我們更想說,錯誤的情感教育曾經致死許多社會上的陰柔男性,更打壓著無數女性群體。所謂的錯誤情感,就是男性在宣導男強女弱、二元對立的社會中不斷接受兩性差異對待,在情感上也偏向剛毅,不敢擁有溫柔、示弱、哭泣表現,使得男性在拋棄自己感性面同時,也失去對他人的同理心,許多親密關係暴力與社會週遭的霸凌事件,加害人心裡都有視「陰性」為依附物品的心理。

許多人在成長過程中閹割了自己害怕、擔心、焦慮與恐懼的情緒,對「不滿對象」只剩下憤怒與仇恨,因此透過施暴來表達情緒。與其要求「軍隊男人該表現的像硬漢」,我們該學習給予男性更多情緒的彈性空間,在捍衛國家以前,他們必須先懂得捍衛自己的情感。(同場加映:致我的同志朋友:我們都有理直氣壯玩洋娃娃的自由

「同性戀變成主流,這個社會完蛋了」

像軍隊這樣要求向心力的地方,特別需要「集體感」,因此排除差異。在我們要迎向「多元差異」的軍隊樣貌前,思考是不是「一但接受軍隊裡有同性戀,社會就會完蛋」。先就軍隊排擠「陰柔特質」的動機來看,他們害怕的其實是這種文化的入侵會瓦解戰鬥力、削弱士氣,但並非檢視軍人本身的能力,這也是對性別生理特質的刻板印象。

另外,軍隊本身是個去女性身體化的隊伍,透過強壯體能來達成階級分野,全景式的監控軍人生活更讓軍人失去自主性。在想像同性戀是否會打壓主流社會前,我們應該先問:為什麼在主流社會裡我們假裝看不見同性戀的身影?

「同性戀變成主流,社會究竟會不會完蛋?」就和「異性戀變成主流,社會究竟會不會完蛋?」的質疑是一樣的,我們更該大聲質問:在同性戀於社會間被平等對待前,這個群體會不會還要多強壯、才不致被謾罵與排擠?

因為一聲「軍人就該好好成為男人」導致多少男孩壓抑自己的脆弱、沒有健全的情緒發展?因為一聲「同性戀是不正常的」讓多少人死於軍中、甚至遭受同儕性侵?(推薦閱讀:【獨家】相挺為平權!不論你是異性戀或同性戀,每個人都有能力站出來

莒光園地心輔單元《彩虹》一句之於時代的意義,是鬆綁在每個男孩肩上無形的重量,是讓每個差異得到安然生存的位置,更是讓無論被社會刻上何種標籤的人們,都擁有身而為人承認傷口的能力與修復傷口的權利。

他,只是想愛得像個人類;他,只是想在受傷後,有一席避風港可以停泊;他,但願能做個堅毅勇敢的人,也能做個溫柔待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