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神力女超人 75 歲了,甫被聯合國開除的她究竟是美麗尤物還是女權英雄?又或者女權英雄就不該性感嗎?讓我們從她漫長的歷史慢慢看起,再來定奪。(推薦給你:

2016 年 10 月 21 日,聯合國授證給神力女超人,宣佈神力女超人將成為婦女署 2017 年的榮譽大使。繼艾瑪華森後,神力女超人將替女性賦權與性別暴力發聲,實踐性別平等的永續發展目標,消息一出,引來廣大討論。(推薦回顧:

群眾疑惑著,穿著露出乳溝的紅色馬甲,露出大幅大腿比例、衣著清涼且高度性化的神力女超人形象,真是聯合國想傳遞的女性主義未來想像嗎?

一封超過四萬五千人連署的簽名請願書送進婦女署,上頭寫著「神力女超人早就變了,從原先的強悍獨立的『戰士』形象,扁平成裸露的性感角色」,婦女署摸摸鼻子於 12 月 16 日宣布神力女超人卸任,大使計劃暫停。

神力女超人究竟是女性主義的偶像,還是父權體制的扭曲產物?讓我們先從神力女超人的歷史看起。

40年代,神力女超人的身世之謎

神力女超人 75 歲了。沒有人會否認,她是世界上最知名的虛構女英雄。

她於 1941 年誕生在陽剛的 DC 宇宙,被喚作「新米利亞的黛安娜公主」(Diane Prince),來自只有女人的烏托邦亞馬遜,她以強悍的戰士形象,來到美國為正義、愛情、和平、性別平等而戰。

神力女超人在《群星漫畫》與《迷情漫畫》首度連載登場,佩戴的武器包括能讓人吐露真話的「真言繩索」(Lasso of Truth)與能抵擋雷擊刀槍不入的「神力手鐲」。當時正值二次世界大戰,漫畫反映真實世界,神力女超人加入蝙蝠俠、綠燈俠、沙人等人的正義聯盟,共同打擊軸心國軍隊與超級反派,值得注意的是,神力女超人當時是以「秘書」的頭銜被強調著。

神力女超人的創作者威廉(William Moulton Marston)是心理學家、女性主義者與 DC 的教育顧問。他觀察當時 DC 漫畫滿是陽剛氣息,於是提出女性漫畫英雄的概念。他以當代的美國女性主義脈絡為靈感,融入生猛的女性主義訴求,例如艾米琳(Emmeline Pankhurst)的女權參政與桑格夫人(magaret sanger)的計畫生育。

神力女超人確實帶點當代女性主義的嗆辣,1943 年,神力女超人在漫畫中競選總統,儘管時空背景仍設定在遙遠的「1000 年以後的未來」,對四零年代的陽剛漫畫來說,仍有關鍵意義。(畢竟半世紀以後的美國,依然不見一位女性總統的身影。)(推薦閱讀:

她呼籲女人與她一起掙脫身上的枷鎖,她高喊女人要同工同酬,她拒絕史蒂夫喊她天使並跟她求婚,她說「在社會正義之前,我不想結婚。而且,如果我跟你結婚,我就得假裝我比你虛弱了,親愛的,我可不想這麼做。」

對四零年代的美國來說,神力女超人大張女性主義之翼,反過來拯救軍人陽剛形象的史蒂夫,言當時女人所不能/不敢言的父權醜惡,大膽想像一個女人與男人同樣強盛,甚至更加強悍的女性烏托邦。(推薦給你:

70年代,從美麗威脅到性感尤物的神力女超人

神力女超人一路戰鬥到七零年代。

1974 年,DC 推出以神力女超人為主角的電視真人電影,由 Cathy Lee Crosby 出演,電影中弱化神力女超人的超能力,將她轉變成一個近似詹姆士龐德的特工人物,不受觀眾歡迎。

1975 年,以神力女超人為題材的電視劇《The New, Original Wonder Woman》於 ABC 電視台問世,時間同樣設定在二戰時期,由琳達·卡特出演的神力女超人一砲而紅,第二季與第三季更是順勢將時間背景設定於 70 年代,高度還原的衣著,深褐捲髮配白金髮箍,紅色緊身衣搭藍色星旗熱褲,大紅馬靴與黃金手環,螢幕前的神力女超人性感可親又善戰,形象根植人心。

她從四零年代的女性主義威脅,慢慢變成美國全民的性感尤物,當時男孩臥室幾乎都貼著她的海報,琳達對此表示不快,「我不想成為所有美國男人的性感尤物,我只想成為我老公的性感寶貝。我一點也不喜歡自己的照片貼在陌生男子的臥室裡,他們會想著海報做什麼我都知道。」

緊身、星條旗、大範圍的乳溝與大腿裸露,神力女超人不想以性感為武器,但誰也不能否認她強而有力的性感展演。

70 年代,神力女超人也與第二波女性主義代表讀物:《女士》(Ms.)雜誌走在一起。由女性主義大將史坦能(Gloria Steinem)與修斯(Dorothy Pitman Hughes)聯手創辦的雜誌,兩度啟用神力女超人作為封面,為女性奪權,高喊「女人不需要男人,就像魚不需要釣竿。」(推薦閱讀:當《女士》遇上《柯夢波丹》

神力女超人的形象自此便得複雜,標籤亦是雙面的,人們心裡疑惑著,性感而神力無窮的女超人,為何在乎同工同酬?她來自陽剛陣營,一面服裝迎合著男性凝視,一面打擊著父權惡境,她到底在替誰代言,要為誰發聲?

消失神力的神力女超人

疑惑一路延續,神力女超人漸失初期力度,她的女性主義論述沒有推陳出新,而她性感依舊,在新一輩孩子印象裡,她更像美麗玩偶,人們聽不見她口中吶喊的究竟是什麼。

Jill Lepore 在 2014 年出版的《神力女超人的秘密歷史》一書提到,神力女超人的形象複雜而雙面。創作者威廉的個人偏好,反覆出現神力女超人的故事情節,他對枷鎖與綑綁的高度愛好,表露無遺。

「於是你看,神力女超人又被困住了!她被鎖鏈拴住、被綑綁、被銬住、被套上腳鐐、被反鎖在牢籠裡、被繩索捆著塞進玻璃箱扔進大海...」Jill Lepore 留下評論,「我不確定能不能說神力女超人擁抱女性權益,但我不停看見無所不在的戀物情節。」

神力女超人的「女性主義神力」逐年消失,她不再嗆辣,不再顛覆,不再能挑戰父權社會的神經。就在此時,新任的神力女超人於《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裡現身,她是蓋兒賈多特,她曾在以色列軍隊服役兩年,她曾試鏡過龐德女郎,她花五分鐘就說服導演讓她出演神力女超人,她是兩位孩子的母親。

蓋兒賈多特的剛柔並濟,讓人重新想像神力女超人的當代意義。選角釋出時,曾有網友攻擊蓋兒賈多特的身材纖弱,不似神力女超人的豐滿曲線。她巧妙回應,「這是新一代的神力女超人了,而且所有的人都可以花錢去隆乳。此外,神力女超人是亞馬遜人,根據歷史,為了射箭與戰鬥方便,她切掉自己一邊的胸部,所以若是要我完全終於原著,問題可能很多。」

她翻新神力女超人的女權印象,表明神力女超人的出現,不是為了跟哪個英雄談場火辣戀愛。「詮釋她的獨立很重要,神力女超人不是『誰的女友』,她不依靠男人,但不代表她不願意去愛,她有強大的關愛之心。」(同場推薦:

所謂的女性主義,不見得是與陽剛硬碰硬,要的不見得是齊頭式的平等,更可能是看見長期被排擠在外的陰性力量,走出陰性的反撲路徑。美麗與性感可以是武器嗎?新一代的神力女超人,正做著這個實驗。

神力女超人七十五歲了,隨著女性主義論述的持續翻新,她也持續地變形,長出新的生命定位。(推薦閱讀:

那麼你說,神力女超人究竟是女性主義的偶像,還是父權體制的扭曲產物呢?被聯合國強制下架的神力女超人,未來是否有繼續為女性主義奮戰的可能?我們非常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