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你也在看《月薪嬌妻》嗎?作為主婦被正式雇用的美粟與津崎開始合約約定的「新婚生活」,我們從中思考家務勞動有價的時代意義,與愛、權利、義務的關係養成。一邊看日劇,一邊反思自己的戀愛模式。(推薦閱讀:

「在旁人看來,我是否像個新婚妻子呢?不如就從事婚姻這一個工作,就能從僱員的循環解脫了吧。」

25 歲的森山美粟喃喃有詞,單身又被派遣職位解僱,誰知道文組畢業生的工作這麼難找啊!爸爸引薦下,她意外來到 36 歲單身職員津崎平匡家幫忙做家事,這個她拿手,一邊擦窗戶一邊洗衣服的日子,她想著,既然工作能派遣,那麼婚姻關係能不能也簽訂合約,明定工作項目?她做來拿手的事,如果正好是一份婚姻的勞動要求,那能不能像簽職場合約一樣的契約結婚?

一手勞動,一手交錢,各取所需,她向津崎提出「像就業一樣的契約結婚」,她解除失業狀態,舉手歡呼「我終於,作為主婦被正式錄用了。」

日前正火的月火劇月薪嬌妻播到第八集,改編自海野津波創作的日本漫畫,找來新垣結衣與星野源出演,映照日本當代,契約婚姻有什麼不可以呢?還比現在的婚姻更有保障呢。(推薦閱讀:

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們都想因愛成婚,但走入婚姻制度,建構兩人生活,要肩負的從來不只有愛,隨愛伴隨而來的,還有隱形的情感付出,與無明定時間的家務勞動,而我們很清楚,這樣的重擔一向偏斜在性別的其中一方。

當家務勞動,成為被認可並且支薪的工作

作為一個主婦,如果付出的家務勞動都換算金錢,該拿多少?津崎先生掐指一算,在日本,全職主婦的全年無償勞動時間是 2199 小時(平均一天 6 小時,包含假日),換算成年收入的話是 301.4 萬日圓。平均月薪是日幣19 萬 4000元(折合台幣 5 萬 9519 元)。

理性的津崎推了推眼鏡,「所以雇用你當主婦,簽訂事實婚姻的僱傭契約,對我來說也有省錢的實質意義。」婚姻關係,有效利用健保減免,在房租、水費、燃料平攤的情況下,擁有一個妻子說真的,比請一個家庭保潔員還省錢。

從日劇場景回望現實家庭,妻子身份並未支薪,家務勞動常被小覷,被視為「小事」,但女性扛起的實則是 365 天全年無休的「母愛無價」,洗燙衣服、接送小孩、煮飯燒菜、照顧家庭,被要求著無限上綱的情感勞動與家務勞動。

《月薪嬌妻》如此輕巧地揭露了兩件事,其一是美粟因為擅長家務而得到這份工作,顯示家務勞動是一份有技能需求的專業,需要透過學習來積累技能,而不是單一性別角色的天性天職;其二是津崎因為工作忙,而產生大量的家務需求,顯示私領域的家務勞動,是公領域勞動力的隱性支持。但是長年肩負主婦一職的女性,在私領域付出的無償勞動,卻常被排擠於勞動力的計算以外。

僵化的社會性別分工,男主外,女主內,家務以「愛的勞動」之名,塞進女性生命裡,於是小女孩自幼就「獲得」更多家務練習的機會,反覆加深作用於單一性別的剝削。

於是當美粟簽下合約,拿走每月薪酬,我們心裡感到說不上來的痛快與一點點傷感的不明所以。(推薦給你:

家務勞動有價的時代意義

美粟的朋友跟她抱怨,「誰能忍得了,給搞外遇的老公洗內褲煮菜,這三年對我來說到底算什麼?如果這三年我去工作,還有工作經驗,但是當三年家庭主婦,我好像什麼都沒有。」

主婦的私領域家務,不僅無酬,更不對等工作,家務的包山包海與佔時更導致主婦的「普遍貧窮」現象。於是,女性主義者提出「家務勞動工資」概念,主張公領域的社會勞動與私領域的家務勞動,都該享有工作報酬,家務勞動也是工作一環。

台灣於 2002 年,夫妻財產制修正草案中,曾提出「家務有給」概念,增補民法第一千零三條之一,「家庭生活費用,除法律或契約另有約定外,由夫妻各依其經濟能力、家事勞動或其他情事分擔之」,將家事勞動視為家庭生活費用的「負擔方式」之一,即「家務勞動有價」。

當時法案未獲通過,並引起社會輿論強烈反彈,許多人表態,若是家務勞動有價,未免讓家庭太功利,失去愛的成分,正好呼應法案提出的背景,我們打算「以愛為名」壓迫女性到什麼時候?而若愛那麼重要,對愛的索求,為何皆體現在女性的家務與情感勞動之上?

凱茜·維克斯 (Kathi Weeks) 則在《工作的問題:女性主義、馬克思主義、反抗工作的政治,以及後工作想像》提出挑戰,提出家務勞動若有工資,會不會可能只是更反向約束女性於家庭勞務中,固化並擴大社會性別的勞動分工?

我們同時必須面對兩個問題,一是資本社會對於工作的態度,導致我們並不認可家務是一種專業;二是女性難以斷開與親職的「必然」連結,因而「自然」地付出情感勞動與家務勞動。(同場加映:

我想問的是,有沒有可能先從鬆綁家務到單一性別的潛在壓迫?還給親職與家務正名,既然作為支撐一個家庭的基礎,是不是該由雙方協商與分擔工作項目與內容?我們會進而肯認家務勞動的專業性,以及對一個家庭的支持成分,遠遠大過於我們的想像。

愛、權利、義務的關係養成

除了家務勞動有價,《月薪嬌妻》也帶我們反思愛情本質,甚至愛情有所謂的美好本質嗎?

簽訂契約結婚,約定好家事代行,月底進帳,原以為一切就會這樣下去,美粟與津崎的下一個練習居然是戀愛。美栗小姐設定戀愛對象為津崎先生,從建立身體親密的擁抱開始,一週一次,禮拜二限定,她只想要戀愛美好的部分,不想要吃醋、妒忌與懷疑。她認為這些負面情緒,是讓「愛」變得不再美好的原因。

他們走一條和現代「戀愛成婚」相反的路,一節一節地讓我們看見現代關係養成裡頭的愛、權利與義務。合約是白紙黑字,理性的依約行事,但是人是更自由的,當愛情滋長,情感住進來,伴隨而來的,所有被視為「負面的情緒」躲也躲不掉了。美粟想著,一週一次的「擁抱日」不再夠用了;津崎突然的親吻之後,沒有後續行動讓人心焦;而津崎第一次上街為女性挑選禮物,感覺到心裡有什麼正在發芽,自己這樣算是違背合約嗎?

從條理分明的「合約」出發,練習愛情,但是弔詭的是,好像只有打破「合約規範」,才會讓人真正感覺到愛。所有「並不美好」的吃醋、妒忌、懷疑,居然反過頭來證明了「愛」確實存在,如果愛有本質,那它必然就會既美好也有不美好的情緒存在。(推薦閱讀:

《月薪嬌妻》裡頭,合約的絕對理性,與愛的不可控制性交手,讓人看了痛快,也反思既有的戀愛習慣與婚姻看法,所有我們習以為常的自然,或許都並不自然吧?所有我們以為的規則,或許都不該約束我們,只有意識到我們不可能適用於所有現行規則,我們才能坑坑疤疤的去打破,也去寫下自己或許挫敗卻愉快的愛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