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網路上出現許多「勵志減肥」文章,說著自己前一段時間是如何因為身形被另一半出言不遜、劈腿、分手,然後自己又是如何堅忍不拔、不甘心開始運動、積極瘦身,下定決心要來段「前女友的逆襲」。但我們對於戀情的失敗和傷害,真的只有「變瘦」一途,才能揚眉吐氣、華麗變身嗎?讓我們來聽聽空心二胡怎麼說。(同場加映:「128 公斤,你這女的怎麼吃的?」胖女孩的自白:讓胖成為弱勢的,不只有男人

我們經常在網路上或者是現實中都會聽聞這樣的一個故事:

「有一天,有個百公斤以上的胖妹被班上男生嫌胖被霸凌了以後,胖妹在百般悲憤之下,下定決心減掉大半個自己。然而當胖妹減肥成功以後,她在同學會遇到當初欺負她的同學,並且對方主動跟她道歉,頓時間她有了一百個爽快感在心頭,覺得一切的努力都有結果。」

這樣的故事在眾多聽眾耳裡,產生了兩極化的反應。有些人認為,胖妹的瘦身是對於這段戀情的「逆襲」,故認為女人還是要瘦才會瘦到別人的尊重;而另一派則是覺得,如果當初不是那個男的嫌棄妳外表,妳還會有今天的妳嗎?

然而,無論是逆襲派也好,還是感恩派也好,我們從這些現象可以得知——無論這件事情是否大快人心,多數人還是站在瘦子的角度看待這些事情,認為一個人只有瘦身才能擁有做人應有的尊嚴,或者是認為如果一個人達成這個社會期望的價值觀,即使這個社會的人態度如何惡劣都無傷大雅。

對於這種現象,對不起,恕我直言,就算是把猶太人關進毒氣室的納粹,恐怕也沒有這些瘦身擁護者的價值觀來的無恥。

只要你覺得正確,訴諸暴力也無妨?

對於瘦身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這世界的「正道」?我在這篇文章不予置評。但假設瘦身是人生至高的真善美,你用一個不道德的行為,用強迫、打壓、羞辱、排擠,甚至暴力的方式,使人放棄自己的身體意識並向社會屈服,這樣的行為有這麼好驕傲嗎?也許「瘦」這件事情本身在當前的社會語境下有很多優點可以支撐它必須要實踐的理由,然而當你用各種讓人不舒服甚至是冒犯人的方式,一天到晚對他人的身材進行監視,即使你有你的理由,但是你侵擾他人的方式是正確的嗎?(推薦你看:胖女孩的一封告白信:我不需要瘦子教我減肥

講不好聽一點,這種行為就如同反同人士透過暴力把同性戀掰直是一個邏輯。

你覺得用暴力要求胖子變瘦跟用暴力把同志掰直不一樣?那是因為你沒有意識到這其中的不同。反同人士也是覺得同性戀有一百個不好必須要改正,請問這跟你們用暴力逼迫胖子減肥有什麼不一樣嗎?如果你覺得反同人士把彎人掰直很噁心,那麼你們對胖子「強行矯正」有沒有相同的反省?

我猜想會不會又有人要拿「同志天生論」來反駁這兩者不能混為一談,如果真的有人要拿這個反駁反同暴力跟反胖暴力的不同,只能說你這個人實在是太沒有邏輯概念了,因為一個被瞧不起的群體究竟是天生還是後天,跟「該群體應不應該被暴力對待」一點關係都沒有,即使這個群體是後天變成非主流的樣子,作為主流群體你究竟有什麼資格把別人的生活方式貼上一個道德標準,去限制別人的生活方式?

「如果不是天生就不應該被尊重」完全是無稽之談,在一個自詡民主自由開放的社會,到底有誰天生就擁有權力決定任何人生死?如果你覺得只是因為「大家都覺得」或者是「這不是主流」去認定一個後天變成非主流的人不應該被尊重,那這樣的價值觀也未免太反智了?(同場加映:瘦下來就有人愛?胖女孩的告白:社會別再「獵奇」我們的情慾

如果主流的瘦身擁護者認為他們有「監督」別人的身材的責任,反過來說,肥胖者究竟有沒有相同的權利,可以維持自己的生活習慣而免於受到侵擾、暴力和恐懼的權利?如果真要論「權利」這件事情,照理來說,在不妨礙別人自由的情況下,任何人的身材本來就不應該被任何人以各種名目進行「監督」,並且一個夠開放的社會本來就應該有寬廣的心胸去接納各種體型。

如果一個社會連單純長相不一樣的人,都能輕易的剝奪他的各種權利,甚至可以容許這些人承受來自社會撲天蓋地的輿論壓力和群體暴力,那麼對於其他的人權議題,你實在沒有資格說你是不是真的在乎其他群體的權益。

因此要求因為受到暴力逼迫而改變自己生活方式的人,去感謝那些曾經因為他的生活方式而傷害他的傢伙,坦白說,說這種話的人的臉皮厚度,可能就足夠建造一個核電廠,因為你們的行為對於他的人生從來沒有半點建設性,甚至你們的傷害對他來說還是難以抹滅的傷口,一群懷抱著惡意在別人心裡捅好幾刀的人,居然要把別人的努力成果攬在自己身上,你難道不覺得你的價值觀簡直厚顏到人神共憤的地步嗎?(推薦你看:別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體重定義一個人

如果你覺得你的傷害對別人有建設性,意即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你也會抱持感恩的心裡去懷念他人,那麼如果你因為你的客觀條件被各種暴力打壓、生命威脅、人格謀殺、孤立排擠,甚至是剝奪你的工作或求生機會,你也會覺得無所謂嗎?

如果你真的覺得無所謂,請你盡情享受吧,但是你能接受也不代表所有人都能接受你的斯德哥摩爾症候群,更不代表你所看不慣的非主流都要笑嘻嘻的去感謝你們施與對方的各種醜惡——特別是當你們本身就帶著極大的惡意和優越感的時候。

不過即使如此,懷抱著惡意的人,只要看起來正當的理由在前面,任何惡意的傷害在這些理由之下完全是情由可原。

究竟是瘦了才有尊嚴?還是尊嚴是天賦人權?

所以這些正當理由就竟是真的是為了照顧所有人的健康?還是為了某些人的歧視和惡意背書?也許從瘦身優越論者看待自己施與肥胖者惡意的方式,便不言自明。(推薦你看:當我們無法打造差異共存的社會,「胖女孩也很美」便成為矯情

然而話說回來,有些人認為人一旦瘦下來就可以擁有肥胖期間從未接受到的尊嚴,瘦身也未嘗不是件好事。我要說的是,「人要變瘦才能獲得尊嚴」從來不是一個人的籌碼,而是一個人的身體意識在這個社會的不被尊重。

就如同一開頭所舉出的例子,有些人認為這個女人瘦下來讓霸凌者後悔是一種「逆襲」,但反過來說,如果這個女的永遠不瘦下來,是不是霸凌者就永遠不道歉了?事情的關鍵從來不是被霸凌者應不應該變漂亮讓霸凌者後悔,而是這社會上的所有人,本來就不可以因為一個人的外表對他有差別待遇。

瘦身意味的,從來與健康無關

我曾經在我的臉書專頁裡發表一句話:「一個社會追求的 BMI 值愈低,就反映出一個社會有多反智」。瘦身不好嗎?瘦身當然沒有什麼道德上的對錯,然而如果衛生署標示的標準體重都放在各大醫院甚至是教科書上,這個社會還是拿健康、美麗做明目,持續的鼓吹低於標準 BMI 值的體重,甚至只要指出身材低於BMI值會不健康就要受到嚴重的輿論指責,那麼這樣的社會,難道還不夠低智商嗎?(推薦你看:胖女孩告白:減肥不是健康問題,而是權力鬥爭

如果一個社會的價值觀,從來不會把客觀且理性的知識當一回事,每個人都用一種主觀的感性要求什麼樣的生活方式才是「正道」,那麼這也無怪乎為什麼當一群人在討論一件事情時,往往都是傾向於個人感覺抒發而不是從邏輯進行論述?如果每個人都把感覺當作邏輯,其他是非對錯都不想在乎,那麼也不要太期待這種社會的人會有多少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