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8 日,9 點到 5 點,立法院青島東路很熱鬧,這是相挺為平權,全民撐同志的現場。先前護家盟與下一代幸福盟齊聚立法院表達反對聲浪後,支持同志權益的人群走上街頭,對目前設立「同志伴侶專法」的政策走向表達抗議,女人迷為你現場採訪,他說婚姻平權,是年輕世代最重要的一場人權戰爭,我們都不能缺席。(推薦給你:女人迷看見同志專題

 

11 月 28 日,早上 9 點,立法院青島東路上,擠滿人群,我們來到相挺為平權,全民撐同志的現場。民進黨立委柯建銘日前表態,由於「選區壓力」,目前民進黨傾向以另立專法通過「同性婚姻伴法」,這是一種不得不的決定,他說「不能讓大家都受傷」。

這樣的時候,很難不想起蔡英文上任前對婚姻平權的積極表態,許多人感到失望,政策走向讓他們受傷,他們走上街頭,要爭取自己的權益。

到了現場,我看見各樣臉孔,睡眼惺忪的男同志,手挽著手的異性戀情侶,抱著孩子的同志媽媽,站上台的性別意見領袖,他們有的蹺班蹺課,有的趁上班前來現身,人很多,不孤單了。(推薦閱讀:

我想到我坐計程車來立法院的路上,司機支支吾吾地問了我一句,「是去立法院那個婚姻平權還是同志權益那裡嗎?」計程車上的電視畫面反覆播放護家盟的抗議畫面,我堅定說是,他很輕地點了點頭,說了很小聲的一句加油。計程車司機很老了,這是一場緩慢進行的世代對話,下車的時候,我很用力地跟他說了聲謝謝。

女人迷在現場,替你快訪在現場的人,讓他們為自己說話。他們有不同愛的對象,但同樣支持同志權益。在外媒紛紛預測台灣會是亞洲第一個通過婚姻平權法案國家之際,聽他們說,他們為何而來,如何看待專法走向,以及對婚姻平權的態度。

張鐵志:婚姻平權,是年輕世代最重要的一場人權戰爭

我是張鐵志,我支持婚姻平權,我十點鐘到這裡。

我們強烈反對立專法,因為同志都是我們的一部分,所有人應該是平等對待,沒有必要另外訂定專法。

我覺得民進黨必須知道,婚姻平權是這個世代最重要的一場人權戰爭,因為這就是最基本的人權,當某些人享有某些權利,卻否定另一群人有同樣權利時,這樣的社會是可恥的。我想說,如果民進黨真的在乎選票壓力,他們應該支持修改民法,否則會失去的,是一整個世代的選票。

我是異性戀,但我想說我們都是同志,在爭取平權的道路上,我們都是有同樣理念的同志。(同場加映:

吳馨恩:依相愛成婚,依認同如廁

我是吳馨恩,我是個跨性別女性,也是女性主義者。我今天八點多到九點來到這邊。

我覺得立專法就像隔離,隔離就是歧視,我對專法不認同,他很像以前黑人飲水機或是對弱勢者的打壓。我認為每個人都有平等成家的權利,沒有人需要被剝奪,成為比較「低等」的人。

我手上這個標語,寫的是「依相愛成婚,依認同如廁」,現在台灣同志運動對跨性別的理解還不夠高,所以我希望多談談依照性別認同如廁。如果特別設立「跨性別廁所」,其實會變得跟同婚特別法很像,變成專門隔離跨性別者的做法。跨性別還有很多議題,就業權、受教權,跨性別者有更高的機率面對到性騷擾與性暴力,這些也很直得關注,以及變更法定性別,不需要法定手術,希望也能被關注。(推薦閱讀:

王丹:如果不能把國家做得更好,至少不要做得更糟

我是王丹,我九點就到了,因為聽說九點記者要拍照,看來的人多不多,我覺得人多重要,因為社會政策取決於民意聲音。我雖然不是台灣人,但我要支持,因為婚姻議題背後彰顯的是平等價值,是人民進步的議題,我支持婚姻平權,因為它代表進步的方向。

我覺得立專法就是歧視,如果不能把國家做得更好,至少不要做得更糟吧,我覺得專法是更加倒退,等於劃出族群,表示同志族群不配適用民法,這是一種國家的歧視,問題更加嚴重。

我在美國經歷同志婚姻,看過平權運動走過的歷程,我也參與麻州最早通過婚姻平權法萬人空巷的沸騰,那個時候我看了美國很多關於同志婚姻的辯論與討論,那時候開始,我就非常支持婚姻平權的意涵。(同場加映:

小子:這是態度的時代,政府能不能不再擾民?

我是設計師小子,我九點半到現場,今天來到現場,主要是看有沒有什麼狀況,現場看起來很和平。

我來的時候很熱血,走了一下就覺得很厭煩,我覺得這是很莫名其妙的事情,什麼時代,政府還讓我們需要因為爭取同志權益走上街頭,讓我覺得很厭煩。我覺得這根本該是不要考慮的事,實在很擾民,勞民傷財。

另立專法我知道是朝野協商的妥協,但我覺得這個時代是態度的時代,如果要走以前妥協的路,我覺得不對,因為被他冒犯到的衛道人士,不會投他,因為專法被冒犯到的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也不會投他了。為什麼有另立專法的必要?

我覺得台灣的政客常常很希望「人人好」,但現在的時代會證明這樣的態度是錯的,台灣在這個世界上的角度,我們必須在華人社會扮演更開放、更多元的小型島國。

這應該是不需要考慮的事情,我們還需要站出來表態,已經很荒謬了。我覺得我甚至不想談「支持」,這該是每個人生下來該有的權利。他付一樣的稅,他該有一樣的權力,難道這樣很難嗎?他想要結婚,不會因此我不能結婚,到底關其他人什麼事呢?(同場加映:

范綱皓:不要隔離專法,但可以討論伴侶法,在婚姻制度外另給選擇

我是范綱皓,我今天早上九點到現場。大家都知道動員的重要性,不想再看到護家盟誇張的言論,也不想讓社會覺得只有反對的聲音,所以支持的人到現場,也是想向社會大眾表達,支持的人比反對的人更多。

小段委員有說,法務部立的同性伴侶法,是去年做的調查,法務部沒有決定要推出「同性伴侶法」或是「立專法」,法務部尊重立法院所有的立法,任何行政上,法務部都沒有任何障礙。如果最後立法的結果是立同性伴侶法,法務部也是照辦,沒有既定立場。

有個要說的事情是,修改民法的婚姻平權、伴侶法、同志伴侶法這是三件分開的事情。如果覺得婚姻是痛苦的事,那麼應該支持與討論法國先前採用的「伴侶法」,並且是異性戀同性戀都能使用的法律。(推薦閱讀:

不管什麼性傾向與性別,如果有婚姻與伴侶制度,應該公平的讓大家一起使用,而不該有身份上的差別。如果伴侶法,能給大家婚姻以外的另一個制度,我們也可以往那個方向走去,我是支持的。

最後,我想問大家,如果你是二十到四十歲,我相信超過百分之七十,甚至八十,幾乎都會支持修民法,保障同志權益。這對我來說不分藍綠,而是世代的差異,我們該如何跟上一個世代溝通,會是接下來重要的課題。

李屏瑤X簡莉穎:我們沒有選擇來,而是必須上街

我是李屏瑤,我是簡莉穎,為什麼要來,我覺得這好像不是選擇,是我們就是必須來,這個世界跟護家盟把我們逼上街頭。

對我來說,擁有執政優勢的政府,還在以試探的方式對待人民,很不負責任。立專法是隔離政策,一樣是婚姻,為什麼要分成同性戀婚姻,跟異性戀婚姻?為什麼要用隔離政策對待你的人民?

對我來說,婚姻平權是指摽性的法條權利,身為同志跟性少數,在生活各個層面,受到各種歧視,我們需要這個法,它是基本的人權,通過它才能讓所有人看到,各種愛都是被允許的。(推薦給你:

從白天到晚上,從青島東路到中山南路,我們都還在這裡,而你,看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