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立法院進行同性婚姻修法公聽會,除了許多反方意見,女人迷也想帶你看見正方論述。但願我們都能多停一步,聽聽他人的意見、理解並尋求答案。(推薦你看:

11/24 下午立法院舉辦首場「同性婚姻修法」公聽會,各黨團推薦 25 名學者專家,正反意見交鋒,場外反同、挺同團體也各自參與。許多網友聽聞反方論述揚起憤怒:謝啟大以蟑螂譬喻同性戀、長老教會岡山教會牧師蔡維恩說「同性婚姻法案是法律騙局」、世界和平統一家庭聯合會主任許惠珍說:「男人的性器官是為女人而生、女人的性器官是為男人而生」......。

網路上掀起波濤洶湧的討論,同時,女人迷也想帶大家看見,除了抨擊謬論,我們可以做的其實更多。看見公聽會現場正方論述,傳輸支持同性婚姻修法的論點、是其一方式。玄奘大學教授釋昭慧以佛教觀點力挺同性婚姻、同志人權法案遊說聯盟執行長蘇珊分享自己與伴侶結婚生子訴求成家、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精神科教授顏正芳說同性戀不是病歧視才是.....。

許多值得與反方對話的論述,讓我們一起複習,並且保持友善溝通、還給同性婚姻修法漫長血路上一個對話可能。

釋昭慧:別讓台灣成為獵巫社會

釋昭慧公開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並以佛教的角度觀點支持同性戀議題。釋昭慧說:「每個生命的基礎點都不同,但佛祖是平等在看待每一個人的,若是能過的比現在更快樂,就應該給予祝福和支持。」

同時回應反方擔心的「情慾流動」:「所有的情欲都是本能的,沒所謂的神聖及罪惡,強調不能用宗教名義包裝家的價值,「若有人想要進入家庭,但是家庭價值還得由你來定義,這其實是有點強迫症,也沒有說服力。」(同場加映:

說到反方訴求的「單一婚家與傳宗接代價值」,她說:「如果婚姻只是為了孕育下一代,那不孕症是不是被打到了,家的功能非常多,不要只認為是精子跟卵子的結合。」釋昭慧邏輯清晰的邀請反方釐清自己「反對的論點」,不要讓台灣成為獵巫社會。

蘇珊:讓你的孩子知道,生命不是只有一種形狀

同志人權法案遊說聯盟執行長蘇珊上台分享自己的真實家庭樣貌,她與妻子以人工生殖方式在今年生下了兩個寶寶,雙方家長都樂見這個幸福家庭的生成。蘇珊問:「這些同志家庭的存在有讓傳統家庭瓦解嗎?如果這樣的婚姻不是婚姻,那什麼才是婚姻?」

蘇珊回應如果反對修法方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可以參考她怎麼教小孩:「我會告訴孩子,生命中會遇到很多人,每個人的家庭背景都不一樣,有些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有些來自單親家庭,有些跟爺爺奶奶一起住,各種家庭樣貌都有可能。」

「除了家庭樣貌不同之外,每個人在各方面都可能跟別人不一樣,在學校,長得胖、有青春痘或者過動的孩子,都有可能被霸凌,要改變得是這種霸凌別人的文化,而且就算跟別人不一樣,也不見得是不好的事情。」針對台灣愈趨走向多元社會,她希望看見階級與霸凌歧視的真正問題,而不是咎責被歧視的族群。(推薦閱讀:

顏正芳:醫學早證實同性戀不是病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精神科教授顏正芳從醫學脈絡延伸討論,說明同性戀不會造成心理健康與社會的問題,會造成問題的是社會歧視,而家長都是同性別的家庭,對孩子發展也與異性戀家庭無區別。

顏正芳表示:「醫學界早就公告證實同性戀不是病,台灣精神學會也認為同性戀應被視為社會一份子,具有與其他公民相同的權利與責任!」他討論到同性婚姻不該以專法制約:「就醫學及憲法立場都應平等不分取向,讓同志享有與異性戀一樣的婚姻權利及責任,不應也不需專法或特別法。」

許多人問他同性婚姻修法會不會造成「性解放」?他回應研究指出,台灣的未成年少女生子比例已是全亞洲第一高,這個問題應該從性教育著手,而非限制同性婚姻。(同場加映:

從場內辯論看向真實世界

除了場內往來,場外也有許多支持同性婚姻修法的朋友,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就在立法院群賢樓外,以「婚姻平權、全民守護」為號召為議題撐出空間。反同婚的團隊在另一側青島東路對立高喊「另設專法」。

看著那隔空交火,我內心總有不忍,想起謝啟大說的:「如果我看到一隻蟑螂,不表示只有一隻蟑螂,牠後面有幾百隻蟑螂」、甚至提出「難道我們要因為幾個視障者,就把所有馬路都變成殘障道路」的攻擊性霸凌。以及許惠珍說的「性器官不是為自己而生的」,和護家盟秘書長說:「如果同性婚姻可以,那媽媽跟兒子結婚、澳洲有人想跟摩天輪結婚、美國有人想跟50輛汽車結婚,是不是也都可以?」的誤導謬論。

人們想捍衛的,都是自己深信的事,可是除了拿價值作為利刃傷人,我們有沒有放下刀劍共商未來的可能?

同性婚姻合法化,不是攻擊異性戀的極權政策,更不是讓情慾無限上綱的法條。守護異性戀價值的人,不需要打壓同性戀的存在,以理論理,不以人身攻擊加諸在公聽會上的交流,未來還有一場公聽會要舉行,女人迷期盼無論是正方反方,站在為人民發聲的講台上,就該對得起自己發聲的權利、講述事實與提出實踐。

我們只要記得,場內烽火連天,場外,數十個同志家庭、至少 4.4% 的台灣同志,還在淋著雨。或許套一句謝啟大的話,我們有一個畢安生,後面就有幾百個畢安生;我們有一個楊承允,還有數不盡的鷺江國中楊承允,正站在那頂樓,徬徨跳與不跳。(推薦閱讀:

最後,邀請你一起來女人迷線上公聽會尋求解答,關於同性婚姻修法,我們如何提出更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