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nning Tseng 帶來德國的性別觀察,你有想過性別如何影響我們對能力的看法嗎?聽聽看德國選秀節目 Das Supertalent 的例子,為什麼一場極具藝術性的雙男表演,會讓評審面露不悅地按下否決鈴?(推薦閱讀:

Das Supertalent 是德國電視公司 RTL 在星期六晚上以季為週期的素人選秀節目;節目裡有三位評審,分別為 Dieter Bohlen 從第一季開始擔任首席評審,Bruce Darnell 為固定頻審(中間曾退出後來又加入),另外,第三位評審都會以一位女性當作搭檔協調畫面,這一季為 Victoria Swarovski。

另外,在現場有高達上百位的素人觀眾參加錄影,營造氣氛。雖然是選秀節目,的確總有令人瞠目結舌的好表演;不過製作單位的製播概念還是以綜藝節目為取向,常常有脫軌的素人或是荒腔走板的表演在舞台上出現製造輿論話題,由此可窺見製作單位別有用心。

在十一月第一個星期的星期六節目中,一對男士表演了體操舞蹈,最特別的是在舞台中央架上一只浴缸,兩人在身體打濕、極為濕滑的狀態下表演了力與美的一場秀。兩人身著只能遮蓋鼠蹊部的膚色丁字褲,健美姣好的身材一覽無遺。表演都還沒至中段,Dieter Bohlen 突兀地按下否決鈴(表演結束之前,如果三位評審都按下了否決鈴,則表演者自動淘汰),警鳴聲一響,鏡頭同時帶到他的臉;評審 Dieter Bohlen 一臉作噁、搖頭、無法認同的表情在全國觀眾面前清楚呈現。另外,Bruce Darnell 則顯露出尷尬、難為情的表情;不過並沒有按下警示鈴。評審中看來最為正常、表態中立的則是 Victoria Swarovski。

在 Das Supertalent 節目中常有裸露極具情色暗示的表演,最常出現的就是幾乎裸體的女性舞蹈肢體表演;這樣的表演內容只要沒有出差錯往往都能獲得觀眾的掌聲與喝采,也能從評審手中接下過關的獎牌。

當天雙男浴缸表演不只在動作設計上、場景氣氛、音樂安排都是高水準的展現,尤其是以濕滑的身軀做出許多高難度的動作更是令人屏息。表演結束之後,因為 Dieter Bohlen 的表態令現場氣氛尷尬;他轉頭問身後的觀眾怎麼看待這場表演。一位年輕男士說:「對我來說這是場藝術性表演,而我認為他們表演得很好。」接著,Bruce Darnell 與 Victoria Swarovski 接話給予過關。

當天雙男表演橋段結束後,Das Supertalent 臉書頁面隨即上載了表演截圖畫面,隨即湧進了上百位民眾的發言,累計至寫稿,一共有890篇留言、427次分享;留言中佔有強大比例皆認為:表演的好壞取決關鍵絕不是性別,同時(針對評審)認為在2016年竟然還會有如此荒謬之觀念與態度;有幾乎一面倒的言論流盪著。(推薦閱讀:

更令人覺得諷刺的是,雙男表演結束後,緊接著由一位身材性感的女郎帶來艷舞表演,Dieter Bohlen 臉上盡是享受、滿足愉悅的表情;這讓人情何以堪?同時卻也值得令人省思。為什麼性質類似的表演替換了性別之後卻有不同的反應與評論?同樣的,在社會上,是不是也存在有同樣的問題,一份技術、能力、專長、權利在套上性別議題之後都可以遭受不相干的眼光與評價,甚至模糊了事件本身的焦點?

事件本身的正當性怎麼評斷都不應該是架構在性別之上,而踩踏在這一謬論點上的人極盡之所能找足了各種以偏概全的理由來糖塞撐持自己。「太令人難為情」、「太鹹濕」、「有壞風俗」等。或許,這樣的肢體表演或多或少揭露了我們內心裡急欲隱藏的黑暗面渴望與遐想,如今有人露骨毫不遮掩地展演出來,我們卻膽怯了,羞於被人窺探內心不安的同時,只好伸出手指指責那些人醜陋骯髒不應該。(同場加映:

再回頭想想,除了性器官形狀功能不同之外所衍伸的生理機能與狀態,實在找不出有任何事情在替換操作者的性別之後可以被質疑的論調。男性芭蕾舞者與女性芭蕾舞者皆可跳出曼妙舞姿、男女醫生的醫術與醫德都是建立在相同標準之上、家庭主婦與主夫都可以好好照顧一家大小;你覺得呢?(推薦思考:

最後,這對雙男表演在兩票贊同一票反對的情況下晉級了,但是主評審 Dieter Bohlen 的個人印象卻在某些德國觀眾的心中徹底打了折扣。身為具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在社群媒體上的表態、言論時是不是都更應該為謹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