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台灣同婚修正法案抗爭剛轟轟烈烈告一段落,相信許多人正面臨身心裡被撕裂、不被理解的痛苦。你可能想問這個世界為什麼要對同志、種族這麼不友善,正因為多元,讓這個世界豐盛而美好。女人迷人氣作家 Nick 分享自己的經驗,從對同性的疑慮到理解,讓我們來看看他的心路歷程。(同場加映:如果世界上沒有同志,那會更冷酷而不是更和諧

我一直深信,是「未知造成恐懼」。

從川普的當選,和台灣最近反對同性戀婚姻團體的觀點,我們就可以略知一二。

川普在發表了種族歧視和反對 LGBT 的言論之後,卻還可以高票當選;從他選票的分配來看,他的票倉幾乎清一色都是美國白人較為集中的地方。如果單從紐約州來看,雖然紐約長久以來都是以支持民主黨居多,但如果再仔細地研究,你會發現除了紐約市、水牛城、和羅徹斯特這些大城市之外,紐約州其餘地方幾乎一片紅(川普共和黨所代表的顏色),也說明了鄉下地方或者藍領階級幾乎大部分還是支持著川普。

昨天晚上跟一位美國同事出去喝酒敘舊,他從美國中西部的奧克拉荷馬州搬到紐約市工作。他對我深入地解釋了當地美國白人的心態-

「沒有錯,他們就是種族歧視。因為他們在中西部,從小到大可能沒有遇到過超過十個有色人種。所以他們會恐懼,恐懼這些外來移民會對他們造成傷害;他們會排斥,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跟不同膚色的人打交道。」他說。

他繼續說,其實他剛搬到紐約市時也非常不習慣;可是不管是搭地鐵,到餐廳用餐,甚至是跟同公司的人一起工作,他都必須要接觸到來自不同國家的人。時間久了,他再也沒有餘力去在意身邊的人從哪裡來,每個人對他而言,就只是個「人」罷了。

川普受到很多藍領階級的選民愛戴。他們把自己失業的原因,歸咎於外來移民;甚至有一些未來川普內閣也在近日發表了言論,他們認為有太多的矽谷 CEO 是亞洲人,這變成他們未來施政的一項重要考量。(同場加映:追求共識而不是製造分裂!美國第45任總統川普:「我會讓美國再次偉大」

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就是這些害怕手中的機會被搶走的恐懼,造成了既得利益者的排外。

其實仔細深究,這些恐懼,終究還是來自於未知。那些還處在昔日優越光環的白人男性,不懂得競爭所帶來的好處,也不熟悉現在這個國家早已不再是白人的天下,而是所有有色人種和女性崛起的時代;所以他們只能夠用排擠或者霸凌的方式,毫無理由地去鞏固自己的地位,而不是去好好充實自己,迎接外來的挑戰。

其實很多台灣人也有一樣的心態,很多人會因為電視影集的影響而懼怕或者歧視黑人;或者,我們對很多從東南亞來台灣工作或者生活的外來移民也會用不同的眼光對待;更不用說同性戀,老一輩的人甚至害怕同性戀的合法會影響到自己子女的性向和價值觀。

這一切的歧視,絕對都來自於未知。經過了這幾年在紐約的洗禮,我漸漸迷上了去了解每一個不同種族或者性向團體的生活。從以前在學校每周固定參與非裔學生晚間的社團活動,到開始工作後結交了許多猶太好友,並且參與他們人生中的重要大事;到最近我透過了公司的社交網路,加入了公司拉丁美洲裔的社交網,並固定參與他們舉辦的活動之後,我發現每一個不同的種族對待我的方式都是異常地熱情,他們不會因為我的膚色,而對我產生異樣的眼光,反而,我愛上了這種融入不同文化的成就感。(同場加映:致留學生,別為了「融入」,而勉強失去自己

最近在台灣吵得沸沸揚揚的同性婚姻立法,其實我並不責怪反對方,因為他們的反對,無疑就是一種未知的展現。

還記得很久以前的我,對身邊的同性戀並沒有太多的了解,也一直與 LGBT 團體有著莫名的距離。直到多年前結交了一對從波多黎各來的同性戀情侶之後,才讓我更深入地了解他們的生活。

他們除了帶我去他們時常去的同志酒吧,還跟我解釋了同性領養小孩的程序、他們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與挑戰,甚至是同志情侶之間的情感生活。

不諱言,我的感覺一開始其實是驚訝,但隨著了解的增多,現在的我,幾乎每個月會跟他們出去聚會,也再次證明了,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雖然有著不同的外加表徵,但在實質上,都只是簡簡單單,不同個性的「人」罷了。

看著這幾周在網路上對川普當選的絕望,和對同志婚姻合法化遲遲無法進展的憤怒,其實我的內心非常的糾結,因為我完完全全能夠體會反對和贊成雙方的立場與意見,也不能夠義正詞嚴地說誰對誰錯。但社會之所以能夠進步,就是因為每一個不同的人能夠被平等尊嚴地對待。

我當然反對任何形式的歧視,我當然支持同性婚姻的合法,但爭吵不是唯一的解決辦法,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靜下心來,去了解自己反對方的立場,去認識不同種族或者性向的生活,去耐心地介紹自己的文化給反對的人聽,我想,很多無謂的悲傷和爭執都可以化解。

說起來有些過度地理想化,但因為我一直都在努力地讓自己認識這個社會的多元;每參加一次活動,甚至是每一次與人的互動,都在削減我的無知,也都在讓自己學會尊重。這些讓自己變得更多元、更豐富的成就感,我想,絕對值得你我踏出那第一步。

一起努力,不管你的立場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