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觀察家投稿,11/17 立法院進行婚姻平權的二審,以「先開公聽會」為由按下終止鍵。會場外擠滿了護家盟的抗議隊伍,一位走進隊伍的挺婚姻平權者的觀察與反思,但願我們的不同立場,能得到對話與真正溝通的可能。(推薦閱讀:

婚姻家庭,當事人決定

撰文/洪任賢(臺師大美術所學生)

撰文日期/西元2016年11月18日

2016年11月17日,是婚姻平權法案的二讀程序,提案人民進黨尤美女立委欲將民法972的內容:「婚姻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修改為:「婚姻應由雙方當事人自行訂定。」此舉動引來反同的宗教團體至立法院集會示威抗議。(同場加映:(推薦你看:))

當天早上七點,我即抵達現場,反串宗教人士,隱身於反同團體的集會現場,想聽聽他們的想法。過程中,反同團體在舞臺的大螢幕上直播著立法院內的二讀實況,每當有反對婚姻平權的立委講話時,他們就把音量開到最大聲,獲得群眾歡呼;每當有支持婚姻平權的立委講話時,他們就把音量調小聲,甚至是關掉聲音,臺上的主持人就會率領臺下的群眾高喊立委下台或直接辱罵立委。

這是一場完全不想傾聽,不願對話的集會。

爾後,我接到消息,這是一場非法集會。這些反同的宗教團體根本沒有申請到路權,卻以人多勢眾的方式,直接強行霸佔道路。我打電話至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的督察組確認後,請現場警察依法對他們開罰與驅離,警察卻睜眼說瞎話,騙我說他們有申請路權。我接著打電話給1999、公路總局、記者、立委、議員,甚至直接去警察局要求依法驅離。最後得到的回應是:「我們會柔性勸導他們離開。」但事實上,警方卻是以保護之名,將支持婚姻平權的團體驅離並圈圍起來,甚至想沒收他們的標語。過程中,警方不僅包庇反同的宗教團體,甚至,所謂的柔性勸離,竟是坐在椅子上滑手機。

下午兩點半,反同的宗教團體,突破警方封鎖線,從濟南路側門衝進立法院內,企圖想終止二讀程序。他們在議場外高喊支持婚姻平權的立委們下台,特別是針對尤美女立委。有人說:「如果尤美女立委要強行通過婚姻平權法案,我就死給她看。」

但是你們知道有多少同志因為你們的歧視真的死了,葉永鋕、楊允承……等,有太多躲在角落的同志就是因為你們煽動的仇恨與對立而死去。

甚至有人說:「他們是少數,為什麼我們要保障少數的權力。」我作為衝進立法院現場,唯一一位支持婚姻平權的人,看到這樣的畫面與聽到這樣的話語,當場淚聲俱下。我從沒想過,有人竟透過暴力手段想阻止別人獲得愛與幸福的權力。(推薦閱讀:

這場抗爭讓我想起當時的美國總統林肯要廢除奴隸制度時,也引來宗教人士反彈。因為聖經默許奴隸制度,所以他們認為林肯總統違背上帝的旨意。回觀「反同性婚姻」其實跟奴隸制度一樣,根本不符合自由平等原則,這並不是理性推衍的思想行動。對信徒而言,上帝說什麼就是什麼。

然而,在聖經中提到同性戀的部分都相當負面,因此信徒就會得到一個結論:「上帝不喜歡同性戀。」所以要說服信徒支持婚姻平權的方式不能用邏輯思維與自由平等思想的論點辯證,而是要讓他們相信:「上帝接受同性戀。」但這相當困難,因為聖經不是這樣說的。即便如此,我仍然願意以理性的方式回應反同婚者提出的問題。

一、婚姻平權不會毀家滅國。

家庭內涵隨著時代的演進,不停改變。婚姻從過去作為一種傳宗接代的方式到現在有許多異性戀夫妻沒有生小孩,如不孕者、黃昏之戀等。我們不能說異性戀夫妻沒有生小孩就等於沒有構成一個家,所以一定要離婚。婚姻功能並不是一定要能繁衍下一代。另外,反同婚者訴求的「一夫一妻,一生一世」之家庭價值,異性戀其實也沒辦法完全做到。

外遇、一夫多妻者,不乏名人富商。究竟是誰在破壞家庭價值?甚者,這樣的「模範」家庭,賤斥了單親家庭、隔代教養家庭等多元家庭樣態的可能性。此外,在同性戀家庭成長的孩子不一定就會是同性戀,性傾向不會傳染。所有的同性戀者也都是異性戀家庭生養的。

二、同性伴侶法、單點修法等特別法都是歧視同性戀者。

同志不是次等公民。特別針對同性戀者使用「特別法」,而不能跟異性戀者享有同等的權力,就是一種歧視。

如同黑人飲水機(說不定根本是黑人水桶)般,異性戀與同性戀雖然都能喝水,但同性戀只能飲用同性戀專用的飲水機。又如,白人與黑人坐同一輛公車時,白人可以坐在前面,黑人只能坐在後面的邊角處。又如,白人與黑人在同一間餐廳用餐時,白人與黑人的用餐區塊相互隔離。這種平等而隔離的作法,事實上就是歧視。這種歧視是基於「你非我族類」、「黑人就是黑人,你一輩子都是黑人」的錯謬價值觀與偏見。

三、人權不用公投,人權是每一個人真實的存在。

我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同性婚姻會跟「每一個人」有關?人權是慢慢演進的過程,從最早的人權只談白種男性的人權,到我們看見有色人種的人權,到我們看見女性的人權,到我們看見兒童的人權,到我們看見身障者的人權,到我們看見同志的人權。如果奴隸制度要公投、婦女權力要公投,那他們到現在一定還是沒有任何權力。(推薦給你:

另外,臺灣社會對婚姻平權早有共識。2014年12月,世新大學知識經濟發展研究院發表2014臺灣民主自由人權調查結果,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比例為54%。近年來,如TVBS、旺旺中時、聯合報、中研院等民調皆顯示臺灣支持婚姻平權的民眾早已過半。

四、反對召開公聽會。

其實,近幾年來已開過無數次公聽會、辯論會,甚至是憲法模擬法庭。但召開公聽會不但經常無法有效溝通,甚至造成更多對立與傷害。反同團體經常汙名化同志婚姻,以為婚姻平權就是人獸交、多P、亂倫、通姦、性解放、性氾濫的合法化。

同志婚姻合法化並不容許這些事情發生,而且狀況正好相反,反而將同志納入婚姻忠貞的規範與約束。我想對反同團體而言,即便開兩場、十場、二十場、三十場、一百場公聽會都不夠。反同團體是真的想要召開公聽會溝通討論?還是想打拖延戰?不得而知。

五、婚姻平權法案比其他法案還急迫嗎?

同志們等待婚姻平權的來臨已等了半個世紀。這段時間,我們看見無數對彼此相愛的同志伴侶在法律上卻是陌生人而造成的社會悲劇。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停止這樣的悲劇發生?婚姻平權法案難道不急迫嗎?

最後我想分享一張令人不捨與動人的照片(照片源自薛舜文,照片已加上馬賽克和讓身體變形之處理),這是一位被父母帶上來反同的高中生同志,他不敢透露自己真實的性傾向,只能自責地說抱歉:「我是被我爸媽帶來的,我不敢說我是同志,我不敢出櫃,希望你們加油,我很抱歉。」看到這張照片時,我真的很難過。冀望臺灣的下一代可以活在尊重多元價值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