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駭客松選新聞,每週一與每週四為你帶來性別暴力的相關新聞報導。你知道什麼是性別暴力嗎?從一則流竄在台北街頭的廣告訊息看起,性騷擾存在於言語、圖像、各種訊息文本裡,面對這些小小的壓迫,都累積成勒索性別的痕跡。(你該參加:《性別暴力解碼計畫》)

看到這張海報,你有什麼樣的感覺?

我問了身邊的男性朋友與女性朋友,兩人的答案截然不同。

男孩說:「西門有免費 Wi-Fi?」
我說:『你再看看文案呢?』
男孩說:「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我問:「你覺得文案是『免費快速愛上我』還是『免費快速上我』。」

他笑了笑,說「好像都可以吧。」

女孩的答案則是這樣,她一眼看見了圖片中的女孩,彷彿笑臉盈盈地說「免費快速愛上我」、或是「免費快速上我」。但是隨即又說:「應該是我想多了吧。」

我們連憤怒,都要小心翼翼

是的,這也是我看了這張海報後的想法。這張海報出現在捷運站,一個人來人往都看得見的地方,週末的西門町,熙熙攘攘的街上,許多年輕女孩在轉發這樣的傳單。(同場加映:

面對這個「玩笑」,身為女性的我們會三思,這到底是惡意、還是我們的小題大作。因為這個世界經常這樣指責女人:已經夠平等了,你們還要爭什麼;母豬母豬、夜裡哭哭;不要用女性主義消費每件事.....。

「是不是我們想多了?」這樣的自責常見在部分女性的生命裡,由小見大:他只是開個黃腔而已、不至於性騷擾;他只是友好地觸碰,不至於性侵害。

也因為部分大眾的提醒「喝醉酒活該被性侵」、「男人說話女人閉嘴」、「開個玩笑無傷大雅」,我們總要先行自省一步。以女性身份坐在這個時常被調侃的位置上,經常是痛不敢怒、苦不敢言。因為當你為自己發聲了,會有許多人急忙提醒你: 這是女生太過敏感?缺乏幽默感?又沒少塊肉,有這麼嚴重嗎? 這是追求、挑逗、試探,怎算性騷擾?

於是,女性在「是不是我的錯」的咎責裡無法得到鬆綁、選擇了沈默,為了改變這樣的現狀,接下來我們針對事件討論「是不是女性想多了」。

我們如何證實圖像與文字間有直接關係?

以圖像與文字的關係進入符號理論,符號是人類為了達到溝通作用的一種手段或事物。構成符號的要素有三:﹝一﹞符號本身。﹝二﹞符號所代表的事物或意義。﹝三﹞符號的使用者或解釋者。每一個符號都具有表層的外延意義(denotation)和裏層的內涵意義(connotation)。內涵意義聯想通常與價值與文化塑造有關,例如玫瑰會讓我們聯想到美麗、愛情。

所以我們看見「上我」會有聯想性的延伸,在字意的雙關裡付諸其內涵意義。

所有符號傳遞到人們眼中,都是解碼(decoding)過程,符號與指示的目的有三種關係:第一:圖像的關係(直覺意義);第二:指引的關係(經過聯想);象徵的關係(文化付諸的意義)。

從認知心理學的角度看,上下文為圖像的意義提供暗示,使用者會依據視覺習慣、知識、經驗、或當時的情緒完成解讀圖像的步驟。因此女孩的符號與文字的符號出現在同一平面形成直接的暗示,我們在圖像的直覺意義想到了一個女孩,在「上我」文字符號的指引想到了「性愛」,加乘起來,我們承襲文化與體制落在思想上的痕跡,不難想到——女孩燦笑說著:「免費快速上我。」

「被開性玩笑不會少塊肉」有什麼問題?

得證多數人都在這張海報裡,會對「女人」圖像與「上我」文案做進一步的聯想,我想帶大家看這種「自以為是的趣味」有什麼問題?

這則廣告被轉載至 PTT 後,得到不少鄉民回帖:「馬上在我床上欸」、「萬人同時上線欸,好刺激」、「萬人申裝」、「假wifi,真拉客」、「地方的wifi需要您」、「這我一定上! 樓下你上不上」

公眾討論造成了二次的性別霸凌,有問題的不是「情慾展現」,而是順應性別歧視與階級壓迫運行的邏輯,從圖文解讀或是上街發傳單的女孩,仍是常見的「男性支配」,將女性角色刻板印象化,第一個可以看見的是女性身份在這張海報的敘事裡是「為滿足他人而存在」,強調女人性徵與美麗特質以取悅男性,壓抑女人的主動性、將其轉換為被攻擊與壓迫的客體。(同場加映:

在這樣的操作裡帶有公然性別歧視、將女性看作他者的暴力,再次深化「男性有權力去上,女生等著被上」的意識形態。生活中有類似大量訊息壓迫在女性身上,就會造成「消音的力量」,迫使他們在遇見真實肢體性騷擾性侵害時,因「習得的沉默」作為抗拒策略。

再來,我們看看言語性騷擾在台灣的數據,根據女人迷 2016/4 性別問券的調查,三千位填答者中,56%的填答者表示曾遭受言語或肢體的性騷擾,高達 7 成選擇自己承受。

所有壓迫當事人的性玩笑,背後都是恐嚇,在言語或圖像傳達上表述權力的不一,使女性成為權利的被動者。所以真正有問題的並不是情慾流動,而是如何行使自己的權力、讓情慾產生對話。

看見性騷擾無所不在,勇敢發聲

同樣出自女人迷性別問卷調查數據顯示:遭遇過言語騷擾的性別和總數比為:女生 65%|男生 43%|多元性別56%

性騷擾不只是女性必須面對的課題,每個人都可能是「擁護父權單一價值」下的受害者。我們必須先從性騷擾的自我譴責逃出,看見性騷擾本質:它不是一個人、一個群體,而是與歷史共存的父權體制;它的發生都帶著權力關係強弱的階級化,就是一種壓迫。

回到事件,我們生活中有許多廣告或文本都透露著性騷擾訊息,無疑是公然的訊息強暴,所有因生理性別受到壓迫的人們,都該從討論開始改變「男生被阿魯巴、女生被拉肩帶、娘娘腔被霸凌」甚至是「被強暴你活該」的性別現況。(推薦閱讀:

從思想開始支持每位受害者勇敢表態、創造一個友善溝通的社會環境,創造一個受害者有權憤怒、走向復原的一條路。

如果你對「改變性騷擾」現況有進一步的行動渴望,邀請你參與《性別暴力解碼計畫》,將你的思想延展為具體方案,你的行動、你的發聲都可能翻轉現況,你就是「活在更好世界」的星星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