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駭客松選新聞,每週一與每週四為你帶來性別暴力的相關新聞報導。你知道什麼是性別暴力嗎?藉由巴基斯坦輪暴受害者 Mukhtar Mai 的目光,我們進一步思考受害者的形象翻轉與行動。而性別暴力不只在他鄉,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裡,邀請你成為改變的力量。(推薦閱讀:

今年的巴基斯坦時裝周很特別。星期二的晚上,在模特兒與設計師簇擁之下,有這麼一張在人群裡,顯得樸素與羞赧的臉孔。

身穿一襲淡綠色的刺繡紗麗,同色系絲巾輕輕纏繞髮梢,她的名字是 Mukhtar Mai,今年 44 歲,她曾是輪暴事件受害者,她活了下來。(推薦閱讀:

她說自己不曾遺忘,14 年前的那天依然像陰魂不散的惡夢,傷害來得不明不白。

Mukhtar Mai 生在巴基斯坦中部,名為 Meerwala 的村落,某天,部落酋長對她說,你的弟弟和比自己更高種姓的女子通姦,你的家族有罪,於是你得替他受罰,他們判她輪暴之刑。

許多男體強行壓上來,扯爛她的衣服,她反覆說不,但沒人願意聆聽。長達兩個小時的苦難,她挨了下來,閉起眼睛,她聽見屋外的圍觀者大聲叫好,拍手稱快。輪暴之後,他們要她全裸上街示眾,人們指指點點,說她的身體骯髒又邪惡,她哭了許久,始終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麼錯。

14 年後,她帶著淺淺的笑,走上伸展台,她說,「如果我前進的每一步,可以幫助到任何相似遭遇的女人,可以讓她們重燃希望,那我願意一直向前。」

那依然是同一個身體,花了許多力氣,傷痕累累前行,以一己肉身,願撫慰更多依然在暗角的受害者。(推薦給你:

面對不公平,不要失去希望

「面對不公平,我們停止哭泣,不要失去希望,我相信有一天正義會來,必須要來。」Mai 說。

在 Mai 的部落,輪暴判決很常見。Mai 遭受輪暴一週前,另一位女子因為不堪被輪暴而選擇自殺。Mai 把傷擔下來,她知道弟弟被誣告,花了更多力氣上訴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她要那些傷害過她的人明白,女人的身體不是遊樂場,不是戰場,沒有一個女人該繼續受到如此對待。(推薦給你:

部落裡的 14 個男人遭起訴,其中包含強暴者和部落判決長老,但事後皆被無罪釋放。

Mai 沒有洩氣,她爭取權益的路走得更遠。她設立巴基斯坦的婦女權益基金會,也在家鄉 Meerwala 創辦女子學校,從教育打下根基,她進而成為爭取女權的發聲大使,要國際的目光更看見巴基斯坦的女權處境。

當侵犯與傷害來得太稀鬆平常,Mai 想對活在暗處的巴基斯坦婦女說,「如果你曾遭遇不幸,那不該是你人生的終點。我們並不軟弱,即便在最黑暗的時刻,也不要失去對正義的渴望,我就在這裡。」

Mai 於 2004 年獲時代雜誌評選為亞洲英雄人物,看著她,我想所謂的英雄真該是這樣,願以自己的苦難柔軟世人,若是受了傷,那就去思考未來其他人不再受傷的行動可能。

世界上,依然有許多人沒有活下來

Mukhtar Mai 帶著她的故事踏上時裝周舞台,增添更多真實人生厚度,我想說的是,我不知道在世界各地,有多少人沒能活下來,有多少人正被教育著,如果遭遇性別暴力,那是你自己活該。(同場加映:

我們聽過太多這樣悲情的、激勵人心的、艱難的故事,他們都真切的發生在這世界上,直指背後被長年漠視的性別暴力問題。

性別暴力可能是野蠻的部落裁決,輪暴成為法律判刑,以家族榮譽綑綁個人,以正義之名傷害女體,常見於印度與巴基斯坦等偏遠部落。

性別暴力可能是童婚,剝奪女人的童年與受教權,在身體與心靈成熟前,先做了媽,世襲的貧窮,讓女人成了銀貨兩訖的貨品。

性別暴力可能是因性別氣質被嘲笑的玫瑰男孩,可能是被污名化的跨性別認同,可能是從言語到身體的職場性騷擾,可能是夜店撿屍受害者總是承擔的一句「你自找的」玩笑。

性別暴力可能發生在他鄉,也可能藏在我們的生活裡。性別暴力許多時候是揣懷著性別偏見,打壓一個人最基本的人權。

性別暴力議題不是「他們」,而是「我們」。

如果更認真看,你會知道,你會發現在台灣,每 3.5 分鐘就有一起性別暴力事件發生;每 2 個人就有 1 人經歷過性別暴力;每 25 人就有 1 人遭受性侵害,而承受性暴力的多元性別者,甚至多過於生理女與生理男。

如果更認真傾聽,會聽見那些畏懼說出口的故事。他說面對言語騷擾,因為害怕著更大的傷害,而不敢出聲;她說家人拿性侵新聞案例恐嚇自己,要她好好「照顧」自己;他說在職場上不敢出櫃,怕丟了工作;她說我沒有同意,為什麼他的手依然伸入我、侵犯我、弄痛我?(同場加映:

性別暴力不遙遠,我們想邀請你停下腳步看一看。藉由承認性別暴力的現況,我們希望喚醒大眾意識,進而透過具體而為的行動產生改變,走在這條路上,我們希望邀請你參與《性別暴力解碼計畫》,從現在起,你的行動、你的發聲都可能翻轉現況,你就是「活在更好世界」的星星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