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下半年度最重要的活動來了!帶你直擊女人迷與衛福部合作《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記者會現場,看見台灣當代性別暴力防治現況,如果你期待更好的世界,現在就加入我們。(推薦閱讀:

今年,女人迷與衛福部合作一系列性別暴力防治活動,邀請 Lara 梁心頤及 Esther 梁妍熙姊妹擔任性別友善大使共同響應、號召男性及青年族群投入性別暴力防治工作的行列。

衛生部在推動性別暴力防治推動努力已久,這次與女人迷聯手以科技為支點,站上推動性別的浪頭,期待用《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一齊打破暴力,

尤其在從台灣到國際性別暴力頻傳的今年,艾瑪華森在聯合國發表的演說也是這次系列活動的理念。

「只要有一人受害,全世界都該起身反抗。」——Emma Watson(延伸閱讀:

女人迷與衛福部齊手打破沈默,這天的記者會現場我們邀請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林維言副司長、女人迷執行長張瑋軒、Lara 梁心頤及 Esther 梁妍熙姊妹一同為性別暴力防治發聲,現在,就讓我們跟著數據來看台灣性暴力現況。

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眾志成城對抗暴力

衛福部副司長林維言說明為性別暴力防治拍攝的街訪影片內容:「從影片當中看到不論親密關係、性騷擾、性侵害,每天都在發生,性別暴力就在我們的周遭,有可能一不小心我們就成為受害者、或是加害者。衛福部透過各種方式宣導讓民眾認識性別暴力,透過各種管道呼籲全民一起推動性別暴力防治工作已久,我們希望最終有一天,再也沒有性別暴力的受害者。」

林維言副司長也說,這次與女人迷合作,是希望結合彼此對於性別認知高度、深度以及廣度,因此以《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響起號角:「在衛福部的觀察中,我們發現年輕族群對網路很有依賴性,網路的科技特性讓性暴力宣染得更快,可能讓我們傷害到某個人而不自知。因此我們希望聚焦在年輕族群、網路族群,平時不容易碰觸議題的那些人,設計一個跟這些族群對話的機會,我們很高興跟女人迷這個非常棒的網路平台,共同設計合作,推動《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

林維言副司長進一步說明《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的活動內容,即是把一群人集合在一起,進行四十八小時的腦力激盪,用科技來解決性別暴力問題,結合不同人才共同討論編寫程式。

「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競賽活動,讓關心議題、或是不理解議題的人能共同對話,透過腦力激盪創造出行動方案,期待有一天,性別暴力防治更能遍地開花,我們不再讓彼此受傷。」

性別暴力最頻繁的場所:家庭

女人迷創辦人張瑋軒在現場感謝衛福部長期以來的深耕,也期待在女人迷的第五年舉辦這一場盛大活動,能更「擁抱多元」的初衷幫助更多人。

張瑋軒執行長深信媒體力量能讓性別議題觸及更廣,也懇切需要各界人馬的齊心協力:「我非常榮幸今天可以代表女人迷參與這個盛會,我們跟衛生福利部一起揭開這個活動,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媒體的力量,讓大家知道性別暴力防治的重要。」

現場瑋軒分享了衛福部研究的驚人數據:「每三人就有一人曾經歷過性騷擾、每四人就有一人曾遭遇親密暴力、親密暴力中有 20% 的精神暴力。」

她說:「這個數字平常你可能沒感覺,但是當它發生在是活生生的人身上時,是非常疼痛的一件事。」瑋軒分享小學時身邊同學曾遭遇過的性侵案:「那時候她告訴我,她都不敢睡著,因為每次睡著惡魔就會來,隔天早上起來,她就會流血。」當時的瑋軒並不知道那意味了什麼,現在想起這個記憶,她知道這是生命中沈重的提醒:「當時我跟媽媽說,媽媽跟老師說,老師們開始逼問小朋友,我媽媽知道那是會發生性侵案的家庭,於是告訴我不能去她家、不能跟她玩。」

分享完這段記憶,她哽咽著說:「我們看到性別暴力最常發生的地點,最多的數據是在熟人、家庭內,這件事我們必須要讓更多人知道,我們必須一起打破性別暴力的迷思,我們必須要讓世界更好。我們一定要做什麼,你不知道未來的那個受害者會不會是你的朋友、你的女兒、他會不會就是你?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做點什麼,讓世界變得更好。」

我們能不能不要再有下一個受害者?女人迷與衛福部共同把這個懇切地質問還給大眾,或許,就從這一刻開始行動。

傾聽彼此、打破沈默:你欠自己一份勇敢

行動是開始談論、透過打破沈默來改變現況。一如創立妹妹娃娃多媒體的 Lara 與 Esther,談起兩人創立的初衷,Esther 說是希望女人可以接受自己的生理特質、陰性特質:「不掩蓋女性本質,勇敢展現自己的美好。不需要因為怕別人對我們怎麼樣,而去隱藏自己。」Lara 回應不論性別,我們都該人傾聽自己的聲音,變得更勇敢。(同場加映:

Lara 與 Esther 與女人迷、衛福部一同追求平等、擁抱多元,也以 Lara 新作品《陽光》送給這次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作為主題曲,Lara 說在後台聽著前台的分享時,因為這樣的性別理念激動得想流淚:「我們很榮幸可以一起完成這件事,也希望能用正能量來對抗這些陰暗。」

兩人這次最想對《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說的話就是:「傾聽自己的聲音,捍衛自己的聲音,不就是不。」

Esther 分享在國外,一旦說「不」,只要對方在侵犯第二次,絕對就是上新聞案件,不會有「把不誤認為好」的文化:「我曾有一個朋友遭受性侵害,很長的時間不敢說出來,我告訴她:『你遭受性侵害不該覺得自己的錯,那晚發生的事、那個男生如何對待你,跟你的穿著外表沒有任何關係。』」

Lara 說自己也在學習身體的界線:「我是男性朋友很多的人,要拿捏界線是需要學習的,你必須問自己到哪個地步感覺不舒服、你是不是同意他這麼做?而不是屈就自己。我們都是希望氣氛融洽的女生、不想變成討厭的人,所以就讓那些男生吃你的豆腐,回去就會責怪自己,為什麼我不 say no?」

Lara 也舉例自己剛進演藝圈時,面對性別玩笑的疑惑:「當時會有前輩用開玩笑的方式去調侃你的外表或才華,你甚至會懷疑自己、他開這種玩笑,我要跟著笑嗎?我們要傳遞暴力行為是不應該噤聲的。尤其是台灣社會文化,我們很容易沈默進而懷疑自己,我們需要更多敢言的力量。」

兩人相信性別暴力不只發生在女性身上,任何性別都有被傷害的可能,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勇敢說出來,勇敢說出那一個「不」、做一個懂得拒絕的人。也停止譴責受害者的風氣、避免對受害者造成二度傷害。(推薦閱讀:

面對性別暴力防治,妹妹娃娃多媒體與女人迷、衛福部,渴望群集更多力量,找到期待一個更好世界的人們,就從現在發現可能的方案,利用兩天密集思考與創作的時間,做出第一步實踐。

「路很漫長,但是不開始走,永遠就不會改變。」

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 - 性別暴力解碼計畫,現在啟動!邀請你現在就挺身而出,參與這個改變的時代。

現在就報名,性別暴力解碼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