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婚姻平權與多元成家法案,聊到同志在職場環境的現況,男同志、女同志、跨性別各自在職場上面臨到不同的歧視狀況,四位當事人現身說法,從因性傾向求職遭拒,再到職場裡的強迫出櫃,仍有許多善待解決的問題。(推薦閱讀:

傾聽 LGBT 的職場經驗

論壇側記紀錄/同志諮詢熱線義工美美

LGBT 友善職場論壇的第二個部分,邀請到四位不同行業(科技業、金融業、服務業、公務員)的同志朋友分享他們職場工作經驗與心情。

主持人智偉表示,同志婚權議題近日當紅,然而愛情要顧麵包也要吃,台灣同運下一步要面對的問題就是友善職場問題,怎樣有個受保障的勞動條件是熱線一直思考並參與的。熱線跟許多工運組織有合作,希望除了讓同志勞工朋友對自己的權益有多一點認識,也希望台灣勞動權益能多放入一點性別平等的意識。(推薦閱讀:

智偉指出,教育小組的演講經驗讓他覺得同志的現身說法很有力量,不僅可以讓聽者認識,也讓同志朋友的需求可以在政策面與社會結構面上被看見,所以在簡介多元性別之後,便由四位朋友分享其職場經驗。

科技業中的男同志

維尼今年四十歲,在考試導向的教育環境中長大,過程中沒有什麼機會可以接觸到同志議題,到大三才從 BBS 上認識第一個男朋友而開啟同志生涯。大學主修資工,畢業後先到荷蘭商飛利浦當一陣子工程師,隨後去美國進修,在美有加入同志社團,但因考量之後會回國工作,所以沒讓台灣的同學知道,回國後仍在科技業做行銷與策略發展。維尼從招募與進入職場兩階段分享他的經驗,最後分享他認為在職場中出櫃與不出櫃的考量。

維尼從沒有想過工作會跟同志身分有何關聯,直到去美國進修時,因為需要找暑期的全職實習工作而瀏覽眾多公司的網站,登錄個人資料,才發現所有公司的人資頁面最後一句一定會有類似" the company strives to provide a workplace that is free of discrimination and offers equal opportunity to everyone"的字樣,不管這間公司實際上在這方面做得怎麼樣,至少在表面上一定會看得到。

甚至還有公司會每年派一群同志員工來跟同志社團的社員吃飯,宣傳同志在該公司過得如何,這顯示他們很在意多元,願意花錢把公司的人請到洛杉磯去分享。這是我覺得台灣的公司目前還很難做到的部分,即使是表面上也不容易看到有公司的網站會出現無歧視相關的表述。

此外,維尼也分享了一次面試經驗,他在一次面試中與對方相談甚歡,工作性質與內容也是他非常喜歡的,但在面試中無意看見對方戴著十字架項鍊,後來在網路搜尋後確認這個以後可能會一起工作的人是個虔誠的基督徒,維尼便因此而感到非常焦慮與猶豫。他試著說服自己並非所有基督徒都反同志,並反思是否在台灣這個環境中基督徒已被汙名化,但過往的經驗卻讓維尼無法不擔心,曾經熱線試著與某公司合作,本來談得很愉快的合作案最後卻石沉大海,經過打聽,該公司從區域到台灣的管理階層都是基督徒,同志團體是不會有機會的,這個經驗讓維尼非常擔心,如果自己出櫃的話,他們是不是會把自己的信仰擺在前面,而不用我的專業來看待我。(推薦閱讀:

進入職場後,因為沒有出櫃,最困擾的是常常會被刺探隱私,同事總會問結婚了沒?有沒有對象?本來一開始會說沒結婚,後來發現這麼說就會開始被推薦某某部門的某某人,便改口說未婚,但也不打算結婚,因為不覺得自己是個好男人。

又如維尼提到,本土公司每年都會做些衣服帽子等等,有一次在討論帽子顏色時,女同事說那顏色很娘,諸如這類默默地觀察就會讓維尼覺得這不是個那麼友善的地方。在提到要不要在職場上出櫃時,維尼提到雖然出櫃了應該就不需再被問有沒有結婚,但他不太會為了生活上的嘮叨而出櫃,他也擔心如果出櫃了,同事會不會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跟他相處而給他特別待遇,此外,他最在意的還是老闆跟同事會怎麼看待他?會不會影響到升遷?像是剛才提到的長官是基督徒的例子。

最後維尼表示,雖然有些公司有政策讓同志與異性戀可以有相同的福利,但在考量到同事的眼光下,自己可能不會為了使用福利而出櫃,「除非我覺得這個地方真的很安全我才會願意出櫃使用福利」維尼說。(推薦給你:

金融業中的女同志經驗

接著42歲的女同志 Rene,在金融證券業工作十多年,也從來沒打算要在職場上出櫃。他首先分享自己經驗到的在職場中,同事對同性戀的態度。Rene一開始在外商公司,原本以為相較於本土公司,會對於同志議題比較熟悉,但結果完全沒有,不知是他們不會探詢,還是同性戀的概念好像不存在一樣,比如說有一天公司來了一個新人,是比較 T 的模樣,他待的部門也是陽剛氣質比較重的硬體部門,但後來同事間聊起他也只形容「那個頭髮比較短的女生」,除此之外就沒了。(推薦閱讀:

後來到了現在的證卷公司,Rene 覺得那就真的是另外一個世界,沒有什麼開放的文化或性別平權的文化,傳統的性別框架非常鮮明,一點都不鼓勵員工做出不一樣的表現。

比如說某次餐敘 Rene 部門裡有個比較 T 的年輕女生被大老闆找上台合唱雙人枕頭,唱完之後老闆就在台上拿著麥克風問她「你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Rene 雖然內心覺得很不恰當,不過當時台下的人們就笑笑而過,所以自己也沒表示什麼,但「我嚇壞了,我覺得自己是不是也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這樣問,所以我就常常提醒自己要像個女生」。Rene 表示自己身處的企業裡並不在意這個世界有不一樣性別氣質的其他人,他們預設大家都是一樣的,男女的規範很明確,要安全就要照著執行。

說起自己身為一個女同志在職場上遇到的困擾,Rene 提出兩個例子,第一個是服裝,「我在求職時就意識到我必須看起來像個女生,順利進到公司後才開始找灰色地帶,比如說我在證卷公司只有第一天穿裙子上班,後來都穿褲子。」第二個是遇到過於熱心的主管,不出櫃的女同志就會面臨無窮無盡的關心、探詢與騷擾,「我有個 HR 的主管每次遇到我都會問我有沒有結婚,說要幫我介紹對象,無論何時何地,從辦公室問到電梯裡,我後來看到他都避得遠遠的。」

Rene 表示自己從沒想過要在職場上出櫃,不過隨之而來的困擾就是無法真誠自在地說自己的故事,「每次聊到感情問題是就必須把自己的對象置換性別,聊到最後同事就會說:哎呀男生都這樣子,但跟我在一起的就不是男生啊。」(同場加映:

現身即出櫃的跨性別職場經驗

長髮披肩的大班一拿起麥克風就說:「我沒有要不要出櫃的困擾,因為我跨性別大家都看得出來。」大班從小就進入職場,在服務業工作超過十五年,從接電話到賣東西,「你們想得到的我大概都做過,我也曾經做到主管」,後來大班決定重回學校念書,便打算找份兼職的工作,大班想,以自己在服務業的資歷要獲得一個面試的機會應該不難吧,可惜事與願違,「一般人大概等兩到三個月,我通常要花三到四個月,而且會找我去面試的大部分是勞動條件極差的。」(推薦閱讀:

說起自己求職的挫折,大班舉了個例子:「有一次我應徵國家藝術基金會補助案的歸檔工讀生,面試時我坦白說我是跨性別,面試我的人也不介意,與我相談甚歡,他說沒意外的話這個位子應該就是我了,但一周後我收到回信,說他的長官對我的特殊身分有所擔憂,深怕我會受傷害,建議我可以找別的工作機會。」大班也曾經主動收到一個面試機會,面試的公司喜歡大班,卻因為這是個派駐公部門的職位,公司還必須徵詢公部門的意見,「所以這個工作我註定拿不到」大班感嘆,「對我而言,我希望聽到的是我的資歷不符,而不是這樣的理由。」

但大班的求職過程也仍有一些正面的經驗,大班目前在某健身房做客服,在面試時,公司就告知制服有男生的跟女生的兩種,但一定要選一種,且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長髮一定要綁起來,員工的更衣室跟會員的在一起,如果不介意才會安排在男生更衣室,如果介意的話會安排一個個人的隱私空間。這個公司在限制之中開啟了一個空間,讓大班可以選擇,「他其實做的不算很多,但這讓我覺得自己被尊重」。到職後,大班不介意在男生更衣室,但有會員因無法忍受而去客訴,「我們主管直接跟他說這是歧視,在服務業中真的很少可以處理到這樣子的。」

大班最後提出一個問句作為他經驗分享的結尾:「不一樣能力的人可以在職場上被看見,為什麼不一樣氣質的人不能在職場上被尊重?」

公務體系中的男同志

在公務機關任職的卡特是個男同志,曾在北部地方政府、公立大學及中部的地方政府工作,在職場中,卡特的態度是不出櫃,但要是被問起倒也不會否認。卡特就自己的觀察說,因為公家機關很保守也很需要依法行政,所以如果不是遇到像跨性別這樣的刺激,不太會看到不公平的行為,因此也不太會感受到直接的惡意或不友善,但常常感受到無知,比如還是有同事會用「第三性」描述男同志,或用「女 T」稱呼所有女同志。

因為曾在同一個體系但不同的區域中工作過,卡特特別提到自己經驗到明顯的城鄉差異,「比如說剛到中部就職時,主管帶新人去各部門拜碼頭,名牌上就直接寫著婚姻狀況跟年齡,也就是關心結婚私事的程度高很多,在北部大概不會這樣」,或是從同事探詢同志身分的方式也透露出對於同志友善的程度與知識,「比如在中部時,有同事會問你到底是不是『那個』,我就想那個到底是哪個?在北部時同事會就說「我覺得卡特不錯啊,但不知道喜歡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卡特表示,對於同志友善程度,自己在職場上的感受跟接觸到的人員有差,因為公務體系人員的背景落差很大,或是在感受到自己受重用時同志身分就會使自己的壓力變大,因為跟職場發展有連結,跟上級的距離也被拉近,出櫃變得很麻煩,因為公家體系是個大家庭,名聲會傳播,在調動時就會更加考慮到人和問題。(推薦閱讀:

卡特指出,雖然各公家單位開始設置許多性別平等單位,但大多是文書作業,身為在體系中的同志,卡特覺得沒有什麼實質感受,「性平委員會提出的建議公務機關是會照單全收的,他們覺得委員說要做就要做,但並非真的了解其中緣由與同志的需求。」卡特表示:「我覺得公家單位需要比較務實的、活生生血淋淋的那種生命故事跟性別平等教育,不然做出來的事情都很空泛。」

但同時,卡特也說,有一些北部的異性戀前同事還是會私下問他一些同志相關的事情與知識,讓他覺得其實只要給他們機會接觸這些資訊,他們還是會願意開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