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 是第 14 屆同志大遊行,女人迷推出【看見同志】專題,要看見同志真實生活中的難。系列的同志伴侶專訪,要你瞧見他們相愛的模樣。專訪大龜與周周,婚姻平權這條路上,你一定對他們的故事不陌生,然而今天,我們想帶你真實看見,這樣一個家庭,歲月靜好,幸福的多麽動人。(推薦你看:

他們在一起十七年,從還是小毛頭愛到了彼此人生第一根白髮,後來,兩個孩子來到世上了,他們每天被稚嫩的鬧聲吵醒,下午五點就去接小朋友放學,柴米油鹽、哭啼歡笑,你說這不是幸福的結局是什麼呢?(同場加映:

可是當事者肯定說還沒完呢。這是大龜與周周的故事,他們是一對女同志伴侶,七年前在加拿大進行人工生殖手術,2014 年 8 月大龜周周向士林地方法院聲請收養,希望與孩子沒有血緣關係的大龜能成為他們法律上的家人,這是全台首件女同志聲請收養案件。

在社運、需要發聲的現場,少不了他們,大龜說,我不知道我們還要說多久、接受幾次專訪、經歷幾次政黨輪替,才能等到婚姻平權。

反正你又不愛我,你管我怎麼樣?

我來到大龜與周周的家,他們一邊與我聊天一邊設定直播設備,大龜說這是要給中國觀眾看的,他們喜歡給別人看看,這個家是怎麼過的、這裏還有人努力掙著,所以暗櫃裡的人們,並不孤獨。

周周從小唸女校,跟女孩子走近、喜歡她們這件事從沒猶豫過。倒是大龜曾因為自己喜歡女生這件事感到恐懼、覺得自己是怪物,直到有次認識了新朋友,看大龜短髮中性的樣子,問他:「你 T 唷?」大龜回問:「蝦米系 T ?」

朋友丟了當時的地下刊物《女朋友》給大龜,就這樣展開了她的女同志生涯。

「你是什麼,就是什麼,誠實面對你自己。」她們面對自己身份的不一樣,不覺得是轉變,而是回到真實的自己。

大龜一生出櫃不知道多少次了,每天都在跟陌生人出櫃:「我們台灣的婆婆媽媽第一句通常會問:花多少錢,再來就說,你們很勇敢內。」

她說台灣民情沒有我們想像的糟,周周也說:「像他們現在學校的老師,在我們跟老師溝通時,她說自己在國外也帶過這樣的孩子。她很認同,只是擔心未來,孩子遇到同儕,孩子是不是會遭遇其他小孩父母異樣的眼光。她甚至有提議我們,帶小孩去國外生活。」

大龜與周周推卻這樣的好意,她們想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台灣,活得理直氣壯。(推薦閱讀:

大龜說何必在意那些不愛你的人呢?反正你又不愛我,你管我怎麼樣?

沒想到,同性戀也可以把人生過得那麼好

兩人都鼓勵同志出櫃,他們相信如果有條件,站出來就會變成好教材。我問起兩人的出櫃史,皆是長期抗戰。

大龜小時候就男孩子氣、家裡人也漸漸習慣:「你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指中性外表),我小時候就這德性,高中時把情書亂丟,媽媽看到情書很傻眼,我爸媽震撼也驚嚇,爸爸知道就很憤怒,打了我一巴掌,他從小不打我的。後來我就對自己性向的事比較沈默,一直到後來生小孩,他們也慢慢習慣。」

大龜與周周在一起十七年的日子裡,家人看見他們處得好,共同創業共同努力,兩人極力讓家人知道,無論性別、這個人能給我幸福。過好了兩人的日子,他們更想貪心一點,大龜說媽媽去世後,對他的人生帶來兩個改變:「我開始思考自己能不能擁有一個家,於是想有自己的小孩,我覺得我有能力去過得更幸福。」另外一個,則是當時大龜爸爸因為經歷突然性的喪偶,變得更有同理心:「爸爸更能理解我的處境,我記得他對我說『我沒想過你可以把你的人生過得這麼好』,那時我聽到這句話....」

大龜頓了一下,才說自己高興,因為這份認同多難得。(同場加映:

過了這關,與「對方的家庭出櫃」又是另件事,周周說自己與大龜在一起七年後,才得到媽媽的支持:「家人的幫助潤滑很重要,我大嫂一直協助我們溝通,第一次見面時帶著我侄子一起,至少場面比較不會失控。之後我媽就是慢慢接受他、認識他,成為很好的朋友。」

大龜回想起與周周媽媽的第一印象還是心有餘悸:「我覺得她想宰了我。」那是一個如常載周周回家的日子,騎下她家的下坡,周周媽媽大字形一秒站出來,告訴大龜:「你,不准再跟她往來。」

大龜允了好,卻還是持續過著載周周回家的日常。

只要兩個人相愛,就可以組成一個家

擁有自己的家,大龜周周從小開始教育孩子:「只要兩個人相愛,就可以組成一個家。」

他們廳堂前來拜訪的家庭有許多同志父母,孩子對家庭樣貌的想像不被侷限,周周也製作了試管嬰兒故事集,讓小朋友理解他們怎麼來的。我翻著故事集,那年冬日大雪,大龜周周來到加拿大,氣溫多冷、但心是暖的。

小孩也會質問大龜:「把鼻,為什麼你不穿裙子?」大龜會誠實的告訴小孩:「我這樣穿著打扮讓我比較自在,我的心理性別比較像男生。」

大龜與周周一致希望家庭教育是完全沒有隱瞞的,大龜說:「我帶他們出門,人家就會問,小孩混哪裡的(孩子是混血兒),我會停下來出櫃,即便這個話講了幾千遍,因為我要教育我的孩子,只要正面誠懇把事實說出來,好好展現你的態度就好了。」

「其實我們的家庭跟一般家庭沒有什麼不一,我們小孩一樣很皮、時間到也是要睡覺、要吃喝要玩耍....。」周周聽了龜龜的話笑了:「我們小朋友真的很皮。」

大龜打趣就像養了兩條黃金獵犬,一家出遊抵達目的地,兩個小朋友手刀衝刺地奔向外頭的樣子讓他們好氣好笑。

我們想理直氣壯地告訴孩子:你是正常的

從家庭的精神延伸出來,走上街頭、關切法院婚姻平權進度、進行倡議工作,一切都是為了回歸一個相等權利的家。

大龜說同志家庭的家長什麼不怕,就怕孩子受苦:「我們一直覺得這件事是我們的課題,不該落在小孩身上。婚姻平權通過後,可以保障我們的權利義務。生活中有那麼多事,我們不能一一填寫保證人,我們必須透過立法告訴我們的孩子,我們是正常的,我們不該被無限期耽誤我們的人生。」

我問兩位,想像的家與婚姻是什麼樣子?周周說:「我覺得談戀愛跟婚姻很不一樣,其實我並沒有很在乎婚姻那張紙。是後來生了孩子,關於孩子在法律上的種種權利,有兩個監護人就有雙重保障,才讓我覺得應該要結婚。」

大龜也認為婚姻不只是兩個人的承諾,而是一個家庭的保證,回到精神面,又是人生的牽絆。「當我體認到如果有一天如果我意外過世,我是不能幫助我的孩子的,因為我在法律上跟他們沒有任何關係。」(延伸閱讀:

明明從孩子還在母親肚子裡的時候就看顧著他們,怎麼會跟小孩沒任何關係?這樣悲傷的故事,一直是每個同志家庭的別無選擇。

孩子開始會頂嘴,是最大的成就

前路難行,可是他們依舊活得有聲有色。兩人一同創業、一同維繫一個家。

我問生下孩子改變了什麼?兩人一致打趣說:「沒睡飽吧。」

周周笑著接續談:「人生的目標更清晰了,有小孩以後更有責任感,對未來更積極正面,雖然照顧小孩很累,對未來的看法更有期待。」大龜連忙補上周周身為母親的榮譽心,她說周周的責任感很強,簡直到了有強迫症的地步。

孩子生下來在月子中心的時候,擠奶就像交考卷,大龜第一次拿著周周 20 c.c 的母乳到櫃台繳交,沒想到隔壁的交了滿滿的一罐奶:「他還拿了第二罐咚一生放在桌上,我肅然起敬啊,回去後跟她說,她每次擠奶都超拼命。」

周周說,不能輸啊、跟他拼了。

大概就是這股拼勁,帶兩人攜著兩個孩子來到這一步。雖然他們總是愛玩笑有了孩子後,更感恩自己的生活,因為孩子實在太皮,獨處的時光好不容易。可是大龜那一句:「看他們每個階段慢慢長成自己的樣子、慢慢會頂嘴,就很有成就感」才是真的。

你是我的油門,我是你的煞車

大龜與周周,愛的慢火細熬,一轉眼十七年,兩個人從最青澀的年紀熬成了一個家庭,我問你們認為對方在自己生命裡扮演什麼角色?

大龜說:「就是一個床伴的角色。」隨即我們哄堂大笑。「我很樂觀,我是會天馬行空的人,會想一堆把戲。她是一個比較會拉住我的人,不管是我過份樂觀或特別瘋狂,她都可以讓我停下來。所以,她是我的煞車吧。」

周周生性更被動一些,她說那大龜就像她人生的油門,給她向前的力量。她嘴裡沒有甜言蜜語,一句你是我重要的家人,已經是最深切的告白。

大龜回想起媽媽過世時,自己的不知所措與害怕,當時周周冷靜而理所當然的說,我們就一起照顧與承擔吧:「她說的話,讓我覺得人生再難都有人會跟我一起。當時我媽垮下,就我的天垮下,這個女的就跑出來說,我幫你扛一半。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從心裡覺得自己很幸運。」(你會喜歡:

你是我的油門,我是你的煞車,天塌下來,兩人還能一起扛。這樣的人生,相愛無懼、陪伴前行。你說,她們還怕什麼呢?

採訪這天,老天也給她們留下一幅動人光景,座落在高樓的家裡,落地窗陽光灑下,外頭時光正好,看著窗外,有道彩虹,正為愛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