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看見同志專題,讓我們走進戀人們的家,看看 Cindy 與 Lana 的故事,他們懷著一對龍鳳胎,越過體制的阻難,成立了自己的家庭。從家到街頭的這條路,兩人不遺餘力地走,因為他們說,人生要貪婪,愛不需取捨。(推薦閱讀:

四月在婚姻平權沙龍,我初次遇見 Cindy(蘇珊)與 Lana(尤齡玉)。當時她們的故事引起全場紅了眼眶。Cindy 的父親拿起麥克風介紹:「這是我女兒,這是我媳婦,我們的孫子即將要生了,我們很幸福。」(推薦你看:

Cindy 挺著圓滾滾的大肚子,懷著翔翔與淇淇,一家人對鏡頭微笑的樣子,成了我心中美好的底片,若有一天臨死前能看見人生跑馬燈,肯定會有這張。

時隔半年,我來到她們生根落地的家,開門 Cindy 與 Lana 在門口笑著迎接我,肚子卸下了,正在客廳一邊讓奶奶含飴弄孫的是哥哥,一雙眼眨巴眨巴,世界讓他閃爍起來。

Cindy 與 Lana 認識六年,2014 年她們在加拿大註冊結婚,2015 年至美國進行人工生殖手術。我問什麼念頭讓你們想要生孩子?Cindy 與 Lana 說從相識開始,她們就不斷分享彼此的人生規劃,決定結婚的那一刻,也就決定要生小孩了。

我們結婚了:遇見你是無數感謝

談起婚姻之於兩人的意義,她們凝視彼此的眼神不證自明。Cindy 從小嚮往婚姻,因為父母的相處關係更讓她想擁有自己的家庭,原來因為自己的性向有許多退卻,一直到三十歲,她見證一對同志伴侶的結婚,又遇見了 Lana,Cindy 形容自己一生的好運都在這上頭。

Lana 說:「以前我沒想過結婚這件事,我在乎的是找到生命伴侶,遇見她,我們從一開始就形影不離、真的很自在、話也聊不完的相處,就像是生命共同體。」

我問 Cindy 怎麼看她們之間的關係呢?她說神雕俠侶吧,兩人隨即咯咯笑著:「我跟 Lana 是一加一等於三,我覺得我們兩個,團結起來的力量非常大,可以用更好狀態的面對生命。」

然而婚姻對她們最大的意義,是兩個家庭的結合,產生更多羈絆與陪伴,說到結婚這件事跟交往的不同,她們認為每段關係都有彼此的稜角,Lana 取笑自己性格急、但大家總會誤認 Cindy 才是脾氣差的那個:「她很無辜呀,幫我承擔不少罪名名。」

Cindy 告訴我,Lana 性子直,但也特別謹慎細心,正好彌補她迷糊的個性。她們談起對方的優點說個沒完。「感謝你呀。」一句話老是流竄在兩人之間。(推薦閱讀:

兩人直言好幸運,在對的時候遇到對的她:「也正好,之前的感情學分我們都拿到了,遇見彼此的時候正好畢業,才能這樣走下去。」

媽,這是我想過一輩子的人

這樣走下去,也經過了許多坑坑洞洞。結婚、組成家庭當然不只是兩人的事,看著兩人現在把彼此父母當自己父母照顧的樣子,難以想像她們初次開口時家庭的碎裂。

Cindy 在二十歲時曾與家人出櫃,當時母親以為孩子被帶壞、直直落下淚來,Cindy 是心軟的人,她不願看到有人因為她受傷害,就這樣回到自己的暗櫃裡:「三十歲時我遇見了 Lana,我知道我是真的必須選擇我的自由了。我決定告訴我的家人,這個人是我想過一輩子的人,你們幫我看看她。」

坊間流傳一句話,你出櫃就是把父母關進櫃子裡。所以 Cindy 更認為自己有「幫父母出櫃」的必要:「活給她們看,讓她們知道這不是錯誤的事,你還是可以很幸福。」

所以現在 Cindy 的父親,經常「向陌生人出櫃」,他身體力行,告訴所有人,我的女兒擁有一個很美滿的同志家庭。

Lana 的出櫃慘烈,結婚那天,母親才從報紙上看到新聞,震驚也震怒:「她當下的反應是覺得我在欺騙、不尊重她、大逆不道。好一陣子我們的關係降到冰點,我就慢慢跟她溝通,你看到的我,只是妳想看到的我,我一直都在努力掩飾真實的自己,現在我做自己了,你應該跟我一起感到快樂。」

許多女同志都以「不婚主義」來搪塞家裡的逼婚,Lana 當然也用過這招,她說實在不是好辦法,因為欺騙只會營造「假的關係」,原生家庭擁有的幸福也不是真誠的。(延伸閱讀:

「真正的幸福比較重要。許多人在職場上也是不敢說自己是同志。如果永遠這麼委屈地過,你永遠就是中庸的人、帶著面具的人。」——Lana

人生苦短,為何不做你自己?

修復與母親的關係是一條長路,但沒有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在確認自己人生意志後,誠實與坦白,對她們來說是將家庭受傷阻力降到最小的方式。

Lana 說:「出櫃以後,我跟我媽媽的關係更好了,我的世界開始海闊天空,我告訴她你女兒本來就超愛女人的,我用真實的面目面對她,在許多溝通後她願意坦然接受,我們終於有了真實的關係。」

兩人都說,人生是不能一等再等的。有多少同志因為擔心家的破滅隱忍自己?有多少人因此耽誤僅此一生。對她們來說,出櫃是為了行使自己人生應有的權利,願意一次次的接受社會報導,也是因為想讓所有人看見,同志是存在在各個家庭裡,而她們,是有能力幸福的。

我問兩位有沒有能給同志們的鼓勵。Cindy 先嘆一聲,人生苦短。

「勇敢做自己,這是最重要的,當你勇敢做自己,你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你必須活自己的人生,你才擁有自己的人生。」——Cindy

「你要努力讓人看到,你可以過得很好。何必戴著面具隱藏自己?找到真實的自我,你也會勇敢對自己負責,一切無怨無悔。」——Lana

別過一場沒盡力沒努力就喊疼的人生,她們身段柔軟骨子堅強,在 Lana 與 Cindy 不遺餘力推動同志運動的行動與親自實踐幸福的決心,我感到深深敬佩。

我們是同志家庭,我們沒有不一樣

有了自己的人生,有了自己的家庭,她們實踐著家的形狀。一家人的房子是淡淡橙色暈開的光線,柔軟的地毯與沙發是相伴家庭日常的造景,廚房裡滿滿的出遊照是相識以來的地標,大面積的米色,如她們相愛溫柔。

我問擁有自己家庭後什麼最難?Cindy 說難的不是人,而是:「我們結婚後遇到人、或是菜市場的婆婆媽媽,都是大方出櫃,從來沒有人說什麼。最沮喪的是在法律上的家庭關係,我們不能像異性戀夫妻一樣。」

在台灣進行生產時,雖然沒有遇到醫護人員的刁難,Lana 簽署文件時 Cindy 的父母皆陪同在旁,但是誰能說未來醫療選擇上會不會遇到障礙?從這次的懷孕過程談起,因為台灣的《人工生殖法》只允許「一夫一妻」進行人工生殖,明明在自己國家做的醫療手術更便宜,同志伴侶只能到國外尋求高價位管道。

Lann 提到在美國與加拿大,即便是單身女孩,都還是有生小孩的權利。藉此我們應該思考,台灣對「家」的想像是什麼?

作為戶政上的單親媽媽,Cindy 心疼孩子不能與 Lana 在法律上成立家庭關係,她們期待婚姻平權的通過,最是希望孩子知道,她在一個完整的家庭:「有了小孩,開始思考很多未來她們會面臨的台灣環境,關心教育、關心課綱。我們聽過很多同志家長的分享,孩子不會覺得同志家庭有什麼奇怪,反而是小朋友的父母、老師,個別的信仰跟觀感可能會對同志家庭的小孩造成壓迫。」

人生要貪婪,愛不需取捨

孩子出生四個月了,昨天,兩方家長聚在這間屋裡進行收涎儀式。Cindy 說人生幸福的 moment 很多,但昨天那一刻是不能取代的:「在這間屋裡聚著雙方家長,幫寶寶收涎、一起合照。這就是充滿愛的家庭,我沒想過有一天,我能跨越所有阻撓來到這裡,心裡好圓滿,也很感恩。」

Lana 同意,有了孩子以後她們體認到家的不容易與難得:「我很認同孩子為家帶來很多凝聚力。如果問我一生最幸福的一刻,我會想起看到小孩的那一天。」

Lana 說看到孩子第一眼,心中捧著 37 週的大石頭終於落下了:「第一次看到他(哥哥翔翔),我淚流滿面停不住哭,我覺得好不可思議。兩個小孩一起生很不容易,我們盡力撐過 37 週、擔心小孩肺泡不成熟、擔心小孩會不會有什麼狀況。然後我到恢復室看她(Cindy),覺得她很辛苦、因為麻醉手跟臉都在發抖,我知道她的煎熬跟害怕。」

Lana 說話的時候、顫抖連起了字與字,那人生的震撼,因為經歷了苦難,幸福的多深刻。她揉揉 Cindy 手心,Cindy 說:「她真的也很辛苦,沒有比較輕鬆。整個孕期她扛起所有家務、把一切照料好,我曾經因為很擔心早產顏面神經癱瘓,我們度過很煎熬的時刻,都要感謝她的照顧。」(推薦閱讀:

Lana 眼眶是淚,我身上滿是幸福的雞皮疙瘩,最好的日子不過如此。她說:「以前覺得要取捨的事,現在我都有了,因為我們同心協力走到這一步。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

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Lana 慶幸著,Cindy 說:「我們人生要貪婪一點,不要再抱著渴望得到他人許可的心,要擁有想要的東西,不需要取捨的。」

謝謝你來了

有沒有想對對方說什麼呢?Cindy 想了一會兒,她凝視 Lana 說:「我一直沒有偏財運,但認識你好像中樂透一樣,把所有好運都用光了,謝謝你讓我圓滿。」

Lana 把話聽進心裡了,她說這句話告訴過 Cindy:「很多人都說人生七十才開始,我是遇到你才開始我的人生,謝謝你來了。」

我笑著,嫉妒地熱淚盈眶,離別前接受兩人無條件深深的擁抱。

我道謝說今天真好,這專訪鬆軟了我日常的灰塵,看著她們努力幸福著,我們推動婚姻平權也不能退步。

我看了她們這才明白蔣勳寫過的《願》:「我願是手臂/讓你依靠/雖然白髮蒼蒼/我仍願是你腳邊的爐火/與你共話回憶的老年/你是笑 我是應和你的歌聲/你是淚 我是陪伴你的星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