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獎後,李天柱的「同性戀讓人類滅亡說」引起爭議,相愛,為什麼不能一視同仁地受到祝福?回想蔡康永曾以「我們必須努力證明我們不是妖怪」,每一個同志,都被緊鎖在世界的大櫃子裡,我們又是否一定要拿到同志的標籤、驕傲地說我是同志。或者,試圖想像一個世界,那裡沒有切割、沒有框架,所有人。都能自在地成為自己。(推薦閱讀:

「我們是一群不聽話的孩子,因為我們知道,即便我們說得再多,大多數的人依然不會傾聽我們的聲音、訴求、或是靈魂。於是我們只能反抗,大聲叫囂,只為了喚醒更多的沈默與求得溝通,因為我們的愛與你們一樣,都與世界連結的方式,期盼有天在連接之下,得到真正的和平。」

對於世界來說我所謂的愛,應該是自由平等的,像一大片花田,不同顏色的花朵總是可以自由的綻放,並不會有人質疑哪一朵花奇不奇怪。但將這樣浪漫的比喻放在性向身上時,就像有一朵花開地不自然,人們會對它指指點點,它就必須更用力的綻放,只為顯現與其他無異。於是「出櫃」如同不被認同的花兒一樣,必須用行動來證明自己,讓世界察覺這「不一樣」的存在,才能夠穩妥的繼續綻放,但這過程總是難上加難,但這真的是必要的嗎?

關於「出櫃」這件行為存在的必要性,我始終無法理解。

「選擇是人主觀之下的行為,但在這廣大的世界上,我們同樣也能選擇客觀。」

人之所以會思考,有著不同的價值觀,都是源自於愛這廣義的情緒與行為,它是與整個世界連接的軌道,但在這似乎不願意放棄舊有框架的世界裡,許多人都放棄思考轉換這件事。

抽象地來說:思考是平面的一張白紙上,寫下許多感想與解答;但人的靈魂是立體的,即是由無數個平面組成,在平面與立體之間被絆住是很正常的現象,只是太多人對於轉換思考這件事抱持著保守的心態,甚至說那只是一種不願意改變的行為。所以放棄看見人那立體的靈魂之中,轉換角度能看見那更多未知美好的機會,在主觀與客觀切換之間。(推薦閱讀:

我們真的被深深地被絆倒。

「只要有著情感,我們便會做出選擇,而那些情感源自於愛,與世界的連結之必要。」

性別多元並非是後天演化出現的,或者是說性別本身就是多元的,因為愛並沒有區別。我們的喜怒哀樂都是源自於愛這個原始的情感,但愛情卻是不一樣的,它誕生於兩人之間,也於是性別在這時候被放大來看,而愛卻在此時變得如此狹隘。只因為我們避免掉了選擇正視這些存在,而如我先前提到的,人的靈魂是立體的,愛是許多顏色交織的,我們在立體的平面上不斷地增添色彩,最後成為一個個飽富多彩的形狀,每一個都是令人陶醉的美。

那些不願放棄舊有框架的人們,就像個頑固的藝術家,只用自己喜愛的顏色去塗抹自己的世界,這而樣的行為等同於放棄了突破與回歸原始的機會。

「倘若我們假說世界是一座櫃子,而裡面放著許多框架時,紛爭從此衍生。」

任何文化都是多元的,它也是源自於生命之演化,而讓這世界的生命如此豐富,這時候我們再換個角度來看這廣闊的世界,假設它就是一個巨大的櫃子。充滿著各式各樣的愛而並非愛情時,出櫃這項行為也許就不是那麼地必要,我們活在一個巨大空間裡,只是人總會選擇將自身套上固有現成的框架過著生活,不允許外來的觀念入侵。但這也只是先將自己框住的結果,外面的世界早已經如此充滿色彩,且它其實從未改變。

只是總有人不願意改變,或是說這樣的不願意也只是一種選擇,但當你回溯到這樣的情緒其實也是源自於本身的愛時,多元這件事也許就不會如此地駭人。

因愛是本能,不屬於任何一種框架與空間,它就是超越櫃子容納的存在,自由並且燦爛。就像你的衣櫃裡總會有著許多衣服,有著許多的款式與顏色,但穿上它並不會改變你本身的模樣,因為你知道衣服只是襯托外在的物品,而你的靈魂不會因它而改變。(推薦閱讀:同志,不該只有在大遊行才能笑得燦爛

「經由尊重與溝通延伸更多的精彩,你會發現生命原來就是如此簡單而並非艱難的。」

生命皆為平等,不論種族與性別,更遑論多元,那都是我們可以容納的部分。而愛讓我們有了選擇,有了尊重,只是用的方式稍微出了偏差,在最初與現今的價值觀裡改變太多,甚至支生了許多不一樣的理念,而回頭看時這些都是源自於愛。

我們因為它而成長,擁有了更多的希望與絕望,經過了太多的離別與偶遇,在選擇的道路上不言有他。沒有任何一個靈魂的愛需要經由另外來審判或是論斷,因為愛是一樣的,在紛紛破開框架之後的每一個靈魂都是自由的,選擇自己所愛,尊重他人所愛,因為它就是如此純粹。

「生命,並非標籤能表態;而人也是。」

人並非物品,但在現今觀念演化下,我們會下意識的向他人貼上標籤,標籤就是固有的那些印象,而「出櫃」也只是其中一種用來辨識他人的標籤。所以請撕下它看見不一樣的愛,與更多的生命連結,當我們選擇正視每一個都應該被尊重的模樣時,愛就會產生並且連結成一個無限的圓,乘載所有因為標籤所困擾的生命,他們終將能安身立命。

而我選擇去正視愛,去切換角度不斷的發現更多的樣貌,而它其實從一開始便存在著,只是我們沒有去察覺而已,當你察覺這一切並非那麼複雜時,你會發現生命是如此的美麗。

「我們可以選擇任何一種樣子過活,但別忘了愛這件事,不是選擇就能了事的。」

「它可能談論起來是沈重的,但它同時也是最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