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歲的唐鳳,在行政院長林全的邀請下,將於 10/1 出任政務委員。唐鳳是g0v台灣零時政府核心成員,提出萌典與 vTaiwan 專案,在年幼時,就跳脫傳統升學管道,以自學方式習寫程式,是網路世代的奇才。唐鳳的性別身份,同時也是台灣的一堂性別教育課,性別二元的時代過去了,唐鳳提出「名從主人」概念,優雅撕掉身上的種種標籤。(推薦閱讀:

「他是男生還是女生?」
「他原本是男生嗎?但現在是女生?」
「咦?所以他是女生,但他看起來像男生。」
「他有變性過嗎?他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

自從唐鳳一夕間變成家喻戶曉的名號後,我不時會被這些天外飛來一筆的問題洗禮。


照片提供: g0v台灣零時政府

「他看起來還是像男生,但滿有氣質的。」
「他這麼高大,長相還是像男生。」

諸如這類的主觀評論,偶爾也會在與親友的閒談間不經意地入耳。有時我想說點話,但字句卻又常常堵在嘴邊,我擔心我一開口,又是立場過於嚴肅又中立的評論,這在茶餘飯後的閒話間似乎不太受到歡迎。

「不好意思,我可以知道他上男廁還女廁嗎?」

我可以理解多數人對於性別多元的人有多好奇,但多數人可能不了解自己所提出來的問題對性別多元的人來說有多犀利,或有多無意義。在我有所往來的性別多元社群中,唐鳳是我第一個實踐性別多元較為徹底,也較為公開的朋友。(推薦閱讀:

多數人習慣在認識新朋友時,先了解對方的年齡、身分地位、學經歷背景,以及性別,有時詢問性別是一種禮貌,因為性別才能決定稱呼的代名詞和先生/小姐的稱謂。

但在唐鳳的世界中,性別不僅只男女;在我的世界中,性別也不僅只男女,性別還有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當然也包含唐鳳。(同場加映:

「就像世界上除黑人、白人之外,還有別種人」


CC BY 4.0 Camille McOuat @ Liberation.fr

如果這個世界僅承認黑人和白人,那黃種人就顯得格格不入,甚至遭到邊緣化。

唐鳳在行政院的人事資料中不選擇男生或女生,而選擇填無性別,是因為唐鳳覺得性別的認定還需要好好溝通。當我看到唐鳳利用以前南非政府黑白分明的入境政策對學生們解釋選填無性別的原因時,我會心一笑,唐鳳很可愛,把性別多元的困境解釋得簡單又俐落。

如果是基於禮貌,想了解稱呼對方的代名詞或稱謂,那性別是一個溝通方式,只要代名詞正確,不會造成混淆,點到為止,問題就解決了。

這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人

在一次閒談中,唐鳳曾和我介紹「名從主人」的命名原則,顧名思義,從本人的意思命名。我希望別人能尊重我本人的意思來稱呼我,同樣地,我也會尊重唐鳳本人的意思稱呼之。

在公領域,我想性別作為探詢命名的管道已足夠,沒有必要再作其他的延伸。

但如果是在私領域,好奇對方到底有無變性,到底是上男廁還女廁,我想這已經侵犯到他人隱私,性和性別有時是相輔相成的概念,基於尊重,即便是公眾人物也不必然有對外交代的必要。(推薦閱讀:

面對親友們的問題,我多數只會笑答一句:「這不重要」

不重要不代表性別多元的議題不重要,而是唐鳳即將上任政務委員,任務的重心在數位政策的推動。

唐鳳說將會以個人的身分持續關注性別,我想是因為性別在唐鳳的生命歷程中留下了成長的痕跡,面對身心的改變,唐鳳有自己的處理和詮釋方式。

事實上每個人對於自己的性別都有獨到的表現和互動方法,只是有些人比較固執,有些人比較敏感,有些人比較幸運,有些人比較勇敢。

我認識的唐鳳,鳳中有凰,龍中有鳳。

我認識的唐鳳,就是唐鳳,不論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