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師是最靠近死亡的職業,他們為逝者出演人生最後一場演出,悼念亡者,寬慰生者。但普遍世人對這個職業多是敬畏而排拒,以致它神秘,少為人知。其實禮儀師是份極具專業,磨歷心志的工作,禮儀師們投入每次的相遇,視其為是最深沉的緣分;他們不分男女都需要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力。現在,讓我來聽聽禮儀師現身說法,談談禮儀師的真實面貌。(同場加映:

死亡很公平,不管你是來自什麼背景,有過怎樣輝煌或是黯淡的人生經歷,最後都要屈服於它,一律平等地,卸下此生所扮演的角色。

禮儀師,這是一份對一般人而言很特別的職業。每天,他們總是離「死亡」那麼近,比起護理師、醫師的「生死交接」,他們直視餘生最後的一件事,為了要悼念亡者,也要寬慰生者。

培訓期最長達一年半到兩年,期間需要不斷進修及現場實習,包括悲傷輔導、心靈成長、 DISC 人格測驗、民俗禮儀等等,嚴謹的培訓是為了讓每一位合格的禮儀師,能用盡全心全意,讓「人生的最後一場演出」能夠功德圓滿。(同場加映:

「我記得我當時在培訓時,一關一關過,斗大的螢幕上最後閃亮著自己的名字,我們就像參加『超級偶像』晉級的素人,一方面感動自己的努力被認可,一方面也覺得自己真的是『任重而道遠』。」

禮儀師曾媺尹回憶,這份看似禁忌的工作、高薪的工作,大家追逐的焦點都是其次,對她而言,禮儀師是要走其一生、磨其心志的專業職業。

男女平等,用專業,證明自己的價值

「最後的告別不能重來,對於亡者和生者都一樣重要,我們每一次都是戒慎恐懼,也因此更要求自己要有專業的表現。」從髮妝、黑套裝、平底鞋到舉手投足,她想要呈現的不只是「高級服務業」,而是需有高度素養的專業職人。

「這份工作有許多一般人不知道的辛苦層面,我們必須有堅定的意志力去應對體力和身心的消耗。尤其是對於女生而言,職場上的挑戰更多;要不斷地積極吸取新知,同理案主並滿足他們的需要,而當需要『衝鋒陷陣』時,也不能退縮,我們可是很遵守男女平等的職業!」

女性要求職場上的兩性平等,禮儀師當然也不例外,薪資、福利不能落後在男性之後,相同地;第一線的現場支援、夜半的隨 call 隨到,遇到「好日子」要接連上好幾天的班、連趕好幾場,女性也不能耍賴。

「在工作量上我們也要跟男性一樣平等,他們做得來的,我們當然也不能推,不過,社會上仍對女性角色有期待,看見女性(我)在現場,不免希望我多給一些溫柔、一些撫慰。在突發的狀況或哀傷的氣氛中,我要比任何人來得冷靜,也要比任何人來得溫柔,這是我們存在的需要。」(推薦閱讀:
 

歧視眼光?重要是,維護最後的尊嚴

許多人一開始都對曾媺尹的職業投以「異樣的眼光」,感覺,這是一份忌諱的工作;感覺,女生不應該做這個。但她沒有因此落入選擇的兩難,反對的聲音都漸漸轉化成支持的力量。近幾年,親朋好友間如果需要諮詢,也會在第一時間想到她。

死亡,從不是我們想要直接面對的事,但那一刻發生時,我們需要梳理、面對、和解的……實在太多太多了。(推薦閱讀:

「你知道嗎?第一次到一個意外現場,大家看到我就像看到救星,又像看到死神,矛盾的眼神裡,催促我快點動工。我望著高速墜樓後的身體,心裡只有心疼,我在心裡告訴她:『我會把幫你處理好,讓你美美地離開。』我用最快的速度清理好現場,沒心思害怕。」用慎重的態度,保留最後的尊嚴,溫柔而堅定,誰敢說,這不是一件重要的事呢?

一期一會,能相遇,都是累世修來的緣

「對我而言,每一個能夠服務到的家庭,都是幾生修來、難得的緣,每一次我都銘記於心、珍惜能夠服務的機會,於是每個畫面都歷歷在目。每一段別人的故事,都成了我的故事的一部分。」

「記得有次客戶是在國外發生意外,他家族的人包遊覽車上來桃園機場接機,在一路護送他回家,回家了,回家了,這是家人對他最深的愛,也是最後的關懷。如果世界上真有靈魂,我想他一定很平安,也感到很幸福,當所有的儀式結束後,對方的母親抱著我哭了,哭吧,就哭吧!他的人生,因為有愛,沒有遺憾;接下來,我們也要更坦然地過自己的無憾人生。」(同場加映:

「我是參與者,也是旁觀者,每一次我都有很深刻的學習,所以即使有時會覺得好累,只要休息完、充飽電,就又有動力去服務其他人。」曾媺尹說,自己要和家人說聲對不起,她把許多心力都放在工作上,但她同時也在逐漸調整自己的心情:「人生最重要的是家人,我們尊重每一個生命,用最適切的服務送他們離開,但也別因此忘情工作,而忽略了最愛自己的家人,我也還在學習,這些,都是亡者教導我的生命態度。」

回到專業,自重者人自重,生死未必兩茫茫

雖然曾媺尹談起工作有驕傲、也有辛苦,他還是希望能引起許多有志向、不畏學習的年輕人加入。「無論說工作的專業、發展,和個人的啟發、成長,我認為都是很值得耕耘一生的工作;只要願意付出,一定有相同的回饋!」

從未婚到結婚生子,曾媺尹迎接的是工作的挑戰,而非身心的耗竭。過去對死亡有諸多禁忌,但現在的社會已經不同了,許多人更願意去談死亡,因為唯有如此,才能讓你更真切地活出自己有限的生命!禮儀師與其他專業相同,甚至更要求更多元的應變能力。(推薦閱讀:

「人家都說活到老、學到老,我們禮儀師就是最好的證明,我們需要開讀書會、個案分享,更需要不斷進修。從工作價值來看,它能帶給你穩定與成就感;從個人啟發來說,它能讓你的心性更加茁壯、成熟。」過去從事教職的曾媺尹,在以前是他人的老師,現在是禮儀師,讓他人變成自己的老師。

還有許多人會誇讚他們在做好事,她笑說,其實換一種想法:「不要說增福報,要說消業障,能協助到那麼多人,真的是我們的福氣!」

與曾媺尹聊了一下午,沒有詭異不安、沒有遲疑矛盾,只有正念和信心,連她當時入行的心情,也沒有自我懷疑過-「我覺得公司歡迎我,就像歡迎明星一樣。」但重要的仍是對工作的態度,各行各業都一樣。

禮儀師或許要直視死亡,但我們,也要學會正視死亡。不是有句話說:「人生就是要不斷地放下嗎?」在那天來到之前,我們也許能夠做一些準備,也許做多少準備都不夠;但至少,我們能促使自己去面對自己的內心,不要白活。(推薦閱讀:


禮儀師 曾媺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