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事事如意的天之驕女,偏偏在感情上從來找不到能寄託的對象。愛情,有條件嗎?年齡、財富、地位或者初婚、二婚,這位名叫維多莉亞的女子,一生處處好勝,唯有在情場惜敗,一起看她的初戀故事。(推薦給你:

她還沒出生的時候,名字已經被取好了,「維多莉亞」,勝利的意思。

「來來,維多莉亞,媽咪的寶貝!」這是她從小聽到大的問候語,身為家中唯一的孩子,維多莉亞注定這輩子無往不利。

家境優渥的她,從小如同公主一般長大,有司機、有保母,念的是貴族學校。她學油畫,學鋼琴,學跳舞,所有女子該有的豐美涵養,父母親悉心栽培,一點也不敢馬虎。

長大以後維多莉亞出落大方,氣質出眾,吸引許多投石問路的男人,她享受男人的追求,但她沒談過戀愛。追根究柢,維多莉亞打從心底嫌棄這些男人,她目光卓然,世間男子沒一位能攀上她眼底,她內心如此渴望愛情,然而她並沒有遇見配得上自己的男人,她的青春年華在孤芳自賞中流逝,但她一點也不想降低身價。

父母辭世後,留下大筆遺產給她,維多莉亞不用拋頭露臉去社會打滾,照樣穿金戴銀,日子過得悠閒無慮,她想要的,金錢統統可以滿足,偏偏她渴望的愛情,是用一卡車的柏金包都換不到。人生的各個面向,她都是贏家,唯獨愛情,她輸了!只要一場戀愛就好!一場戀愛就可以幫她贏回她的人生。(同場加映:

就在這時候,溫先生出現了。

溫先生在美術館的莫內展覽,一眼就見到了維多莉亞,維多莉亞身穿淡紫色長裙,頭上戴著淺灰色貝蕾帽,像極了莫內畫中柔美的睡蓮。才剛從一段婚姻中解放的溫先生,被她深深吸引。

溫先生頂著國外留學回來的雙博士學位,事業有成、氣宇非凡,很有英國紳士的翩翩風采。維多莉亞暖暖一笑,這才是配得起她的男人。溫先生帶她看電影、上館子、數星星,維多莉亞神魂顛倒,目眩神迷,等了這麼久,總算等到了!

雖然怦然不已,但維多莉亞心中有個小小疙瘩,溫先生人品財力涵養都不差,可惜有過一段婚姻,但是維多莉亞可是清清白白的呢!再怎麼算她都略勝一籌。她放不下身段,始終端著架子,約會一年多了,溫先生只牽到她的手。(延伸閱讀:

維多莉亞吊著溫先生的胃口,她覺得自己是勝利女王,要賞多少甜頭,可得看自己高興,愈不給,溫先生愈熱絡,這種被捧在手掌心的感覺,讓她說不出得快活!

耶誕佳節近了,溫先生始終沒打電話來邀約,維多莉亞感到納悶,二十四號耶誕夜當天,維多莉亞等了他一天都沒消息,維多莉亞按捺不住,拎了蛋糕直接往溫先生家去。

眼前,溫先生家門上掛著耶誕飾品,窗簷垂著銀光小燈,很是漂亮。

叮咚一聲按了門鈴,維多莉亞興奮地在門口等待。沒想到,來應門的竟是一位陌生女人。維多莉亞感到錯愕。

女人矮矮的,微胖身軀,小捲頭髮,一身沒品味的穿著。這是誰啊?

維多莉亞滿腹狐疑進了屋,餐桌上已經擺好豐盛的聖誕大餐。溫先生從屋後出來,見到維多莉亞,一臉吃驚,問:「妳怎麼跑來了?」

「她是誰?」維多莉亞僵著臉問。

「方小姐。」

方小姐是溫先生的茶道班同學,有兩個孩子的離婚女人。

他們,同居住在一起。(推薦給你:

維多莉亞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那個氣氛溫馨,但充滿賤人的房子。

她失魂落魄倒在床上,喃喃自語我輸了我輸了,我竟然會敗給一個離過婚的醜女人!不,賤女人!

然後她嚎啕大哭了起來!

隔天,在昏暗的房間中清醒,維多莉亞下定決心,絕不會善罷干休。

維多莉亞打起精神,戰鬥力高昂,直接去找方小姐興師問罪。

「妳是有孩子的媽,怎麼能做這樣敗德的事?」維多莉亞劈頭就罵。

「我離婚,他也離婚,我們都單身,有什麼不行的?」方小姐也不甘示弱。

「妳搶我的男人!妳要不要臉!」

「妳搞清楚,他跟我住在一起!是誰搶誰的男人啊?妳跟他睡嗎?妳為他洗衣燒飯嗎?」

維多莉亞一個字也無法反駁。

維多莉亞直奔溫先生公司,顧不得形象,一會兒罵他玩弄自己的感情,狼心狗肺。一會兒又哭著哀求他回來,說她愛他愛得發狂,不能沒有他。維多莉亞又哭又鬧,就是要他把話說清楚。(同場加映:

但溫先生是怎麼都說不清楚的,男歡女愛嘛!幹嘛把場面弄這麼難看,我跟妳又沒怎樣,吃飯約會看電影,我不是也讓妳很開心嗎?

維多莉亞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不甘心地質問著:「她離過婚,又胖又醜又老,你到底看上她哪一點?」

「妳不要這樣,她不老,好歹比妳年輕八歲!」

「比我年輕八歲!那也已經六十五了!」她狂吼出來。

是的!這個愛情故事實在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除了,方小姐,今年六十五歲。

溫先生,七十五。

維多莉亞,七十三。

這是維多莉亞的初戀,蕩氣迴腸,卻又千瘡百孔。

這一役,維多莉亞無法評斷,自己到底是在愛情上打了敗仗,還是在人生裡勝了一局,至少,總算,這輩子她談過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