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為做到什麼程度?一個為了讓罹癌妻子記得歡笑的攝影師,穿上澎裙裸著上身四處拍照。一開始只是想讓大家注意乳癌防治,後來他的存在成為一種藝術的象徵。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他,也讓他的攝影作品充滿了無限交織的創意和可能。(同場加映:

TEXT / Marie Clairea美麗佳人、Hedi Dahmani Photo / Bob Carey

10 年前,這個男人知道自己的妻子罹患乳癌。出於對她瘋狂的愛,他決定與她並肩作戰。於是,他穿上了粉紅蓬蓬裙四處拍照,將這些照片的利潤所得投入抗癌研究。

姓:凱利。名:鮑勃。特點:習慣穿粉紅色蓬蓬裙。

這男人不是個異想天開的瘋子。他只是一位攝影師,也是一個癡心愛著妻子的丈夫。為了她,這十年來他總是作此裝扮,到風景勝地或是公眾場所拍照。這麼做的原因何在?是因為愛,以及癌症。

2003 年,他的妻子發現自己罹患乳癌。治療的過程,如同一場沒有明確結果的戰鬥,而鮑勃每天參與其中。還能做些什麼?他決定穿上 48 號的粉紅色蓬蓬裙,以引人發噱的形式來扭轉命運。他的第一張自拍照,是在聖塔菲(墨西哥)的乾旱景象中拍攝的。(推薦給你:

當他第一次在公眾場所,光著腳、露出多毛的胸口拍攝自拍照,他發現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衝擊。人們接近他,半嘲諷,半好奇。可笑嗎?他不在意。他向那些人解釋,他這樣做是為了他的妻子,也是為了所有的人,讓大家了解為什麼應該支持抗癌研究、為什麼應該捐款。那些主動接近他的人們,離開時都被他說服,且大受震撼。於是,「蓬蓬裙計劃」(註 1 )就此誕生。

直至如今,鮑勃依舊在持續進行的蓬蓬裙計劃,不僅有一個完整的網站,同時還有部落格,紀錄下宛如行為藝術的種種。就像今年六月,他在 Willie Nelson 演唱會開始前 48 小時,應一位好朋友 Mickey 、同時也是吉他手 Willie 的工作同仁之邀,站上新澤西表演藝術中心(NJPAC)的舞台上,拍下穿著粉紅蓬裙的照片,獻給一位對抗卵巢癌的鬥士。整個舞台在開演前巨大空曠,只有穿著蓬裙的鮑勃站在中間。

同時,社交軟體、網站也幫鮑勃牽起許多有趣的合作。某次他本來準備在中央公園拍照,清晨六點,卻碰見一位劇場人 Dathan Manning 來到拍照現場,Dathan 曾經有在美國芭蕾劇院擔任經理的經驗超過 14 年,所以直截了當問起鮑勃,有沒有興趣在大都會歌劇院來拍張照片?他心裡只想著:「老天,誰能想得到幾個月後,我們會有跟芭蕾舞劇合作的可能?」(延伸閱讀:

最終,鮑勃登上舞台了,跟著一群真的穿著漂亮小蓬裙的天鵝舞者,他在部落格上寫著:「最感人的時刻不是拍攝的當下,而是當這些路人或者參與者加入我的時刻,告訴我這個案子對他們來說有多重要。有一個芭蕾女伶就告訴我,她的母親就是一個乳癌倖存者,她們都一直有在關切『蓬蓬裙計畫』」。最後,連美國芭蕾舞劇場的執行長 Rachel Moore 也來跟鮑勃打招呼──當然,也穿著粉紅小蓬裙。

一場充滿愛的旅行

幸運的是,鮑勃的妻子琳達,已然從乳癌中康復。她經常伴他上路,覺得這樣的冒險很有趣。「他總是讓我笑。」她這麼說。

去年秋天,鮑勃從他上千的照片中精挑細選, 出了一本美麗的書《Ballerina(芭蕾舞者)》(註 2 ),新書利潤全部挹注於抗癌機構。這個身高 176 公分,有著微胖身材的男人,擁有很大的愛的能量。鮑勃繼續穿著那件粉紅色蓬蓬裙在世界的舞台上演出:美國、歐洲、澳洲……,他的藝術作品讓他的行程永垂不朽。透過《美麗佳人》的獨家專訪,你將會更了解鮑勃與蓬蓬裙計畫。

問:你一開始是當商業廣告攝影,這有影響你的美感跟創意嗎?

B(Bob Carey 以下簡稱B):是的,我想我的商業跟藝術經驗,的確幫助我發展了整體的美感跟創意,彼此餵養了養分。當我發展出我的第一張照片時,我就愛上攝影了,而且 25 年來都在做同樣的商業攝影,碰見很多不一樣的客戶,像是 MasterCard、HarperCollins 出版社、鳳凰城大學、《ForbesLife》雜誌、《Men's Health》。

問:那,要小心做自己的案子,跟快快拍照、作廣告與商業攝影,肯定有所不同,有任何異與同嗎?

B:我想唯一的差別,當然就是花在拍照上的時間。一天、或者也許一週,比上 10 年。第二個差別是,在做蓬蓬裙計畫時,我是唯一一個構思、定義整個計畫的人,但這都是攝影。(同場加映:

問:你的攝影,會讓人想到大衛林區的《史崔特先生的故事》,有點像是一段尋找的旅行。有沒有任何人或者任何事情激發你的靈感?

B:這是一段漫長的旅程,而且的確有些時刻,我尋找、反芻,然後成長。我在鳳凰城長大,然後搬到紐約布魯克林區。生活風格非常不同,當我適應快節奏之後,我才能夠把這個蓬蓬裙計畫,用來作為接受改變的方法,這也像是某種自我治療的形式。

問:你會怎麼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個計畫呢?

B:蓬蓬裙計畫的任務,是用來支持 Carey Group 女性乳癌基金會的募款。我們致力於帶給整個受苦很久的社群多一些歡笑。

問:你怎麼發現老婆有乳癌,又怎麼去處理自己的情緒?有沒有低潮?

B:Linda 發現胸部上有個囊腫(Lump),後來看醫生之後被診斷有乳癌。從第一次被診斷出來至今,已經 9 年了,距離第二次診斷出有乳癌也有 6 年了。她所去的癌症中心有很多相關體系,像是社工、支持團體、各方面與癌症有關的課程,而我們各項都試了。我們也有很棒的家人跟朋友,大家都互相幫忙。第一輪的療程是最難的,Linda 有很多副作用,很幸運的是她現在正在服用的藥相對比較少了。要面對癌症的課題,永遠沒有標準答案,挑戰永遠都在那裡,而我們只是繼續去克服。是的,總是會有崩潰的時候,癌症會改變你的人生,但慢慢地,當崩潰再次發生,我們總會學會如何談起它。(推薦給你:

問:那你都用什麼工具來拍照?製作蓬蓬裙計畫時,你是否有一個製作團隊?

B:我用 Canon EOS 1DS MarkII 與 Nikon D700。我也會用 Two PocketWizard Plus III Transceiver 來作為遠端無線控制器,如此一來我才能自己拍照。大致上來說,我沒有製作團隊,通常都是我自己,或者跟我老婆,或者跟一位朋友。但是,我也做了不少大型的製作,就像在紐約巨人體育館,或者是在美國芭蕾劇院,在那裡我找來一個助理(在體育館時還有一個錄像的團隊)。如果有人跟我一起,他們通常也是幫我看住相機,確保它有正常作用、能夠拍到照片。至於那些有時間限制的照片,我的助理則會幫我帶拍照傢伙,並確認我可以在時間內拍完。

問:那你怎麼處理拍照的場景?事先構想,然後找景;還是你會隨性地在旅程中選一個漂亮的地方?

B:我喜歡公路旅行,然後尋找擁有有趣圖像跟顏色的地方,腦子裡並沒有設想好的畫面,但是我看到就是會知道,這是下張照片的背景。(延伸閱讀:

問:那你會在拍照前準備什麼?像是在〈小船〉中,你是否有穿著粉紅蓬蓬裙,等待魔幻時刻的到來?或者,在〈鵝〉這張圖裡,你該怎麼拍出完美的漣漪?

B:在〈鵝〉這張圖,其實當時公園裡的確有很多鵝,我就只好直挺挺地坐在長凳上等,手裡拿著一顆石頭,有點像,當石頭落入水中時,鵝就要跳入,我得最精準的時間點拍下那張照片。〈小船〉,則是我在船上等,一直等到光線完美。我知道我只能也只有拍到一張,可是一旦我全身溼透時,就能捕捉到那張完美的照片。

問:在蓬蓬裙計畫中,哪一張是你最喜歡的?哪一張是最難拍下來的?在時代廣場拍照是不是很怪?

B:我有很多喜歡的,但目前最愛的應該是〈天鵝湖〉。有一些是在艱難的天氣狀況底下完成,有時太熱或者太冷都會讓困難加劇,特別是我又是一個人。但是我在時代廣場穿著蓬蓬裙拍照時,倒是滿怡然自得。反正那裡有很多瘋狂的事情,我正好可以加入。

問:在 Carey 基金會裡,你認識任何勇敢的女人嗎?你可以說說她們的故事嗎?

B:我碰到非常非常多勇敢的女人,她們的故事總是充滿了力量、挑戰、悲傷跟決心。(你會喜歡:

問:你甚至舉辦了「蓬蓬裙漫步(Tutu Walks)」,你有因此碰到更多粉絲或者陌生人嗎?她們怎麼回應的?

B:我跟 Linda 在蓬蓬裙漫步裡,碰到很多很棒、很關心我們的人們,她們也都鼓勵我們,感謝我們讓更多人對乳癌有意識,也喜歡我們照片的幽默感。

註 1 :更認識蓬蓬裙計畫
註 2 :本書可在亞馬遜網站購買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以下連結至站外)
改變,就從跑步開始!路跑達人Ruth教你6步驟完美準備一場半程馬拉松
【時光 • 戀人】之一:羅龍興X黃春妹,緊緊相黏的飯糰之家
【獨家專訪】大尺碼時尚部落客Tanesha Awasthi的美麗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