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偷吃天經地義,女人出軌是天理不容?讓我們從王寶強離婚事件來討論,男小三與女小三有何不同。女人出軌,不只是對男人的背叛,更是對體制的背叛。她詆毀男人的男子氣概,她超出婦德界限....。千夫所指的「蕩婦」所背負的罵名,從何而來?(延伸閱讀:

文:郭睿

8 月14 日凌晨,王寶強發離婚聲明,稱「無法容忍惡意背叛婚姻、破壞家庭」 。

名人婚變歷來是大眾談資的重要部分,演員王寶強於 8 月 14 日凌晨發布的「離婚聲明」引爆社交網絡,王寶強表示單方面解除與妻子馬蓉的婚姻關係,指出馬蓉在婚姻中存在「婚外不正當兩性關係」 ,次日,王寶強在律師陪同下去法院申請離婚及分割財產。馬蓉隨後去法院起訴王寶強侵犯名譽權。兩人關於「離婚聲明」的微博均收到超過兩百萬條評論。(同場加映:

此前,明星出軌引發的大眾討論,多是指責出軌方及「第三者」,捍衛婚姻家庭的完整與「神聖」。文章「週一見」沸沸揚揚後,以回歸家庭收尾。相比之下,女方出軌較為少見。

在一夫一妻的主流專偶制婚姻模式屢屢遭遇挑戰的今天,我們如何看待女人出軌?女人出軌是否遭遇了雙重標準?我們如何看待千瘡百孔的婚姻制度?名人婚變是否只是八卦談資?能否折射大眾心態變化?鳳凰網獨家對話女權活動家呂頻,探討在今天,我們如何看待女人出軌,如何看待婚姻。

呂頻認為,普通人對名人婚變的過於關注,體現了我們公共生活的匱乏。大眾對出軌方的道德審判,正是專偶制恐怖主義。名人婚變也不只是八卦新聞,實際上跟追求社會正義的人關心的問題息息相關,有擔當的公共知識分子,也應檢視個人生活。

大眾討論是專偶制的集體道德審判

鳳凰資訊:你有沒有看到社交媒體上對王寶強離婚的狂歡式討論?

呂頻:我覺得這個事情還是專偶制的一個問題,一夫一妻制,一個男人只能和一個女人,相互的捆綁,不能背叛,這是專偶制。你發現這個專偶制力量是非常非常強大的,所有的對這個出軌者的背叛,是一個集體的輿論,對出軌者集體的審判,大家都是特別自覺,特別志願的來維持這個專偶制。

唯一能夠提出的一個反駁,就是在什麼一方有什麼錯誤的情況下,另外一方有可能出軌,還有一點點道理呢。但是,最後結論往往都是,不管怎麼樣都不行。尤其像王寶強這樣,他是完美的履行了婚姻當中的男性角色、男性義務的男人,就是按照性別化的分工,他的承擔是非常完美的,在這種情況下女方沒有任何理由去出軌。出軌本身是個慾望問題,但這個慾望造成的後果是,專偶制的集體道德審判。(推薦你看:

鳳凰資訊:這件事折射出的女人出軌和男人出軌,有什麼不同之處?

呂頻:就像大家都看出的,這個是雙重標準,對女人的出軌尤其不寬容,尤其沒有任何理由。男人的出軌,都可以找到一些理由,允許一些藉口,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被赦免或者是給予機會,所以文章出軌了,馬伊俐就不應該離開文章,因為他們有孩子。但是王寶強有孩子了,但是他就應該離開。

其實千百年來男人永遠都在背叛好女人,社會基本上是無能為力的,為什麼?因為男人無法成為這個道德審判的對象。這個道德特別有意思,專偶制的道德,在既有的權力社會裡面的道德,它上看去適用所有的人,但實際上它真正懲罰的是在那些權力結構當中比較弱的人。所以忠誠這個標準,它懲罰的主要就是女人,對男人來說它沒什麼懲罰的力度。

所以,看上去是一樣的一個標準,它在操作實踐當中它就是雙重標準

對女人出軌的討論不是社會進步

鳳凰資訊:社交媒體上對女人出軌的討論算是社會進步嗎?

呂頻:這種討論,我覺得不是進步,我倒覺得是一個特別可怕的情況。今天所有關於這個案例這麼激烈的討論,最終就是對專偶制的特別強力的祭祀和奉獻。通過這個討論,我覺得它是加強專偶制的恐怖主義。

如果一個女人出軌,看你能遭到什麼樣的懲罰,很多人都在這裡面代入了自己的焦慮。女人就要做好女人,要設置一個大家都做好女人的紀律,這是非常有利的。所以好女人的群體,從來都是要討伐壞女人。許多女人自以為是維護這公正,實際上她們是保護好男人,因為女人就需要好男人。不能讓好男人受損失,跟女人有利益關係。

但是社會,對大男子主義、男性氣概的要求,男人在被戴了綠帽子之後你必須要去反擊,所以王寶強要證明自己的男子漢氣概,不能容忍被出軌。因為男人如果不能控制一個女人,男性在性上被背叛,這是男性氣概無法容忍的事情。他也沒有空間(去容忍)。你無法想像一個男人能夠原諒一個女人,這在我們的社會裡面是不存在的故事。一個男人原諒一個女人,在所有人看來這絕對是男性氣概的失敗。(延伸閱讀:

所以,一個「戴綠帽」的男人,不管願意不願意,他得走這步,他被推向必須要承擔自己男性氣概的位置上。另一方面,他可以用他的正義感,可以用他男性氣概的爆發,忽視這對那個女人,對他的家庭、孩子到底有什麼樣的影響。

但如果男人出軌,那你發現女人根本沒有任何好的選擇,沒有任何一個受支持的選擇,因為男人出軌,女人所遭到的壓力是分裂的,可能 50% 的人說你要離,不管你有沒有孩子你要離,50% 的說你不能離,你要給他一個機會。你會發現,這個社會就是給男人有出路的,給男人的這個出路是單一的,但女人是沒有出路的。但是在給男人的單一出路里面,男人的權力關係還是在女人之上的。

鳳凰資訊:也有人覺得,婚姻是兩人達成的契約,無論男女,在婚姻中都應該保持忠誠。

呂頻:我從積極的角度理解這個觀點,對男女都共同建立一個同樣的規則。因為受社會經濟條件限制,女人實現出軌本來就是一個不太容易的事。婚姻破裂以後,女人也會受到很大的損失,所以維護專偶制是符合女性的現實社會性別利益的。

目前這個階段,對大多數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出軌的女人來說,這是一個保護,所以女人就會成為這個專偶制的一個特別強烈的捍衛者。雖然這個婚姻制度是性別不平等的,但女人特別強有力地捍衛它,為什麼?因為女人可憐的一點點利益,它已經放在這個制度當中了,所以這是我從比較積極的角度來理解了。對現實性別利益的形成、建構要有一個批判性的認識,前提是婚姻制度本身的壓抑和不平等。(延伸閱讀:

「人生贏家」是特別狹隘和主觀的想像

鳳凰資訊:之前大眾對王寶強和馬蓉婚姻的討論,馬蓉剛大學畢業就結婚生子,算是人生贏家?這符合主流價值觀對人的期待。而如今,這個「人生贏家」的設定似乎破滅了。

呂頻:這個人生贏家,建立在特別狹隘和主觀的想像上,從來都不是人們真實的生活。大眾輿論或者說「吃瓜群眾」,他們無力,也不能去了解人生的複雜性,沒有辦法去真的探討,到底為什麼馬蓉要離開王寶強。

貼標籤,道德評判,加強自己原有的道德價值觀,這是非常容易的。而且讓大家覺得舒服。一個新發生的事情,一個意外,證明了自己原有的道德觀的正確,們卻不用走出安全區,不但不用走出,還強化了我們安全區的舒適程度。從這個角度來說,專偶制,對破壞專偶制的一個事件,是吸收,還把這個事情變成自己的營養。

婚姻制度它從一開始建立,始終是充滿危機和挑戰的。人們在婚姻當中,挖婚姻制度牆角從未停止過。一方面人們不斷的發明各種各樣的神話,什麼白頭偕老,什麼相濡以沫,讚美從一而終。

另外一方面,人們現實中充滿了雞鳴狗盜,這就是生活的一個現實,這些雞鳴狗盜從來都是婚姻制度的一個部分,為什麼?因為人們的現實生活是沒辦法按照規範來生活的。現實生活中的男人和女人都是不符合男女的規範,但是卻從這麼千瘡百孔的生活裡面,人們卻推出了一個苛刻的,充滿教條的一些婚姻和性別的製度,這是挺詭異的。

婚姻制度裡從來都是有背叛、挖自己牆角的事情,婚姻制度對此也是心知肚明的,一直都在不斷採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來試圖平衡和吸收這個問題,就包括納妾等等。但是很多方面都是雙重標準,出口只是給男人的,對女人沒有。(推薦閱讀:

比如,男人嫖娼就不會危害婚姻,你看這是它(婚姻制度)發明的一個說辭,給男人找的一個解決男人出軌問題的藉口。還有不管男人在外面玩多久,收心了他就回來,總有一天他會回來,這都是給男人的出口。沒有任何給女人提供的,女人都是「死罪」 ,當然現在沒有「沉塘」這種制度了。

婚姻是個合同,你不能違背,違背了以後你就得受懲罰。這是一個非常刻板的看法,實際上人們的婚姻當中不是這樣,人們婚姻當中充滿了違背和相互的調適,並沒有一定之規。關鍵不是在於有了這個契約不能違反,而在於人們違反了契約,人們對這個契約的實際和包括人們對違反這個契約的懲罰,很多都是雙重標準,是這樣的問題。

人們在婚姻的實踐當中乾什麼,和道貌岸然的婚姻規範本來就不是一回事。

鳳凰資訊:在看客們眼中,馬蓉犯了什麼錯?

呂頻:那馬蓉她有沒有錯?說穿了,跟別人的關係不大,跟我們這些看客其實沒什麼關係。就算婚姻是個契約,她違背這個契約,也是個私人之間的契約,也只是對王寶強有影響,但是王寶強跟她之間怎麼解決,那也是他們倆之間的事情,我覺得根本不存在一個普遍的道德,對這個馬蓉進行審判,為什麼沒有一個普遍的道德?因為這個道德本身它有好多的漏洞,所以你沒辦法去審判。就像我們也不知道內情,我們也不是利益相關方。所以沒有對錯。

在觀念上,如果我們真的認為是多元是有必要的、重要的話,多元必然意味著其中有一些人是很「討厭」,就是有好有壞。也許馬蓉她可能就是一個挺壞的女人,也許她就是很自私,很虛榮,也許她就是不斷的剝削和榨取王寶強,也有可能,不知道。這樣的人也不應該屬於被集體道德審判的一個對象。

當王寶強號召起了輿論之後,最終王寶強解決方式,實際解決方式到底怎麼樣呢?我覺得我們也不一定知道,說不定王寶強他在利用輿論,增強他跟馬蓉的談判的籌碼之後,到底他會怎麼操作,是不是操作當中也那麼公平和正義的,我覺得也不一定。(延伸閱讀:

並且我覺得王寶強是個高級經濟適用男。客觀的說,他真的不醜,他就是一般人,他 ​不是個帥哥。然後,他能掙很多錢,他特別忠誠,這就是所謂的經濟適用男,這高級,就是理想的經濟適用男,就經濟適用男是什麼呢?女人因為搞不定男人,所以降格以求,就只要有一個男人,他不那麼英俊,不那麼浪漫,不那麼風流倜儻,只要他能夠給我錢,能夠履行家庭責任,我就願意跟他結婚,這是個實用性的一個婚姻選擇。

實際上是女人的一個無奈,在這個事件裡面,已經成了女人能夠維護或者能夠指望的最高限了。「他已經不出軌了,他已經這麼忠誠了,他已經不斷的往家拿錢了,你怎麼還能背叛他。」女人多可悲啊,女人對自己整個群體的期待、定位多可悲啊,降低到這樣的程度了。

「吃瓜群眾」的公共生活太匱乏

鳳凰資訊:和之前的出軌事件相比,「男小三」 和「女小三」受到的關注也不一樣?

呂頻:不管什麼事情,最終大家歸咎於這個女人。宋哲到現在是面目模糊的,沒有被大家深挖,其本來大家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但大家卻可以有很多的模板來去腦補一個「女小三」是什麼樣的,大家對男小三沒有想像,沒有模板,所以沒法想像,而且也不感興趣,所有在這過程當中可以歸咎的就是女人,不管什麼故事,不管是男人出軌還是女人出軌,歸咎的都還是女人,所以這是一個套路,性別的套路。

還有一點,「吃瓜群眾」,對明星的出軌,關注有點過於強烈了,微博上最大的事件好像都是這些事情,看出來我們真正的公共生活太匱乏了。大家的情感捲入我覺得太深了,其實這是沒有媒介素養的表現,因為你並不真的了解他們的生活,你對他們的生活都是想像的,你怎麼知道王寶強是好人、老實巴交的人,這都是你的想像。大家都沒有意識到,把自己的焦慮投入到你根本不了解的人的身上,你的遠程道德審判很可能是沒有落腳點的。

鳳凰資訊:也有人評論說王寶強不夠有「紳士風度」 。

呂頻:我覺得王寶強就是一個大男子主義者,別看他是以老實巴交的一個受害者的形像出現,實際他的這個行為是個大男子主義的行為。看上去私人生活當中他是無能的,他在處理私人關係當中是無能,所以他得把這個問題,不顧一切的,不顧他的孩子,他自己的個人生活被人評判的所有風險,他要通過訴諸公眾輿論,來提高他自己的力量,去鬥對方,其實說明他在調適這個問題方面,本身他是缺乏這個能力的。

沒有人能裁決他們婚姻當中的恩怨。不管你什麼原因分手,沒有人能夠裁決,所以其實比較好的方式,就是不搞這種曝光的行為。為什麼他要搞這曝光的路線,這個說明他是個大男子主義的鋌而走險,走投無路的,要重新找回自信和能力。

鳳凰資訊:對綠帽的恐懼依然是當下男人深重的恐懼?

呂頻:今天人們對專偶制的崇尚,帶有一種恐懼感,大家都怕失去。我覺得這是婚姻制度的黃昏,人們的反應。且不說很多人越來越選擇不結婚了,結婚本身就越來越成為國家的問題,社會的問題。在歐洲或者美國,成年人當中單身的比在婚姻狀態中的就多了,婚姻已經不是大多數人所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了。在中國也有剩女的問題,中國社會都非常著急,想把女人逼入婚姻,因為好多人不再選擇婚姻的狀態。另外一個,在婚姻裡面,男女有不同的焦慮和恐懼。

女人就怕壞女人破壞秩序,破壞跟她們社會性別利益有關的秩序。男人就覺得今天的女人是個特別大的危險,就會給他們戴綠帽子,今天男人對戴綠帽子的恐懼肯定比以往更強,為什麼?因為今天是個開放的社會,以前女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戴綠帽子的機會很少的,以前性別隔離,女人除了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接觸機會很少。今天的女人都在外面,所以今天男人戴綠帽子的機率比任何時候都強。所以男女不同的惶恐或恐懼,在專偶制黃昏的時候,對這個事情的反應就會變得特別激烈,這是最後的時候。

加固婚姻制度的做法是倒行逆施

鳳凰資訊:如你所說,在「專偶制的黃昏」 之下,我們如何看待婚姻呢?

呂頻:在中國,現在婚姻還是一個壓倒性的主流的生活方式,為什麼?男人和女人在其中都有紅利,投資紅利,都有社會性別化的利益在其中。雖然很多人看到了,婚姻當中的紅利逐漸在削薄的,但是幾乎沒有女人敢於說,我就不結婚,這是非常少的。

大多數人可能都是在推遲 ​或者拖延當中,所以有「剩女」的現象。「剩女」不是不結婚,是在觀望,她在尋找,她想找比較符合自己利益的婚姻模式,而不想削價。所以很多女人推遲結婚,恰恰是因為她非常關注婚姻當中的利益的問題。當然,我這樣說有點得罪人,因為大家好像都覺得是跟愛情有關的。(推薦閱讀:

我們中國這個生活方式它還是極度不多元,社會對人們生活方式的一致性的壓制特別大。所以這個事件也像氣球上紮了一針一樣,也是一個刺激點。讓人們看到,看似包裝美滿的婚姻,最終都露出不堪的真相,也不是一個壞事。

我覺得我們應該反思,為什麼我們今天的生活方式還是那麼不多元,為什麼大家都從不同角度認識到婚姻制度這樣那樣的問題,人們卻無法退出,人們就不願意選擇退出,而選擇的是希望能去修補它,加固它。這是徒勞的行為,在今天,還想重新加固婚姻制度,這是倒行逆施的。

鳳凰資訊:那現在應該從制度上解綁婚姻紅利麼?

呂頻:我覺得沒辦法從個人的角度來找解決的方案,現在沒法號召大家不結婚,為什麼?因為婚姻制度是個捆綁,為什麼婚姻制度有紅利,因為婚姻制度之外沒有紅利。所以你要不結婚,你就有損失。

為什麼不結婚是個損失,舉個例子。就比如收入,中國女人的收入從,佔男人收入的 80% ,到降為  60% ,所以中國女人相對於男人來說越來越窮。怎麼解決這個貧困,有兩個方案,一是靠個人奮鬥,非常困難,整個社會職場性別不平等。還有一個方法就是找個男人,他 的收入變成你的收入,這就是婚姻的紅利。

婚姻這個紅利是在性別不平等的狀況下形成,和擠壓到婚姻內部的,那不結婚就意味著得不到這個錢,你就只能忍受沒那麼有錢的生活,所以這是妨礙人們做出選擇的原因。

性別不平等是讓女人必須要跟男人在一起,來緩和自己的不平等的狀況,這是婚姻制度對女人的特別巨大的束縛,女人為了安全感又要捆綁男人,又不能讓男人身上的紅利流到別的女人身上,所以就反小三,等等。這些節目就出現了。

中國有太多的問題要解決,比如經濟的問題,包括生育權的問題,單身的人,不結婚的人,到現在為止都沒辦法有合法的生育權。法律上不允許,觀念文化上也不允許,方方面面的製度障礙,人們根本沒有準備接納單身生育的這種概念。所以是政策安排,制度性安排,把人們擠壓到這個婚姻當中去的。不是說人們都不夠覺醒或者不夠「酷兒」 ,是社會沒有給我們這個條件。(同場加映:

鄙視「八卦新聞」是精英的自大

鳳凰資訊:那應該如何解決呢?

呂頻:所以我覺得,我們必須要回到權利的概念,用個體性的權利,來檢查、挑戰、修改我們的公共政策,包括我們的文化共識裡面壓迫性的成分。我們要從個體的權利出發來去反抗這個制度,用個體權利的角度去反抗總體性的製度,把人們安置捆綁在家庭婚姻這樣一個治理單元當中的製度。

權利是基於個體的,不是基於夫妻公有製或者家庭公有製的,所以當講到權利的時候,意味著它是個平等的東西,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是同樣的權利,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事。

所以我覺得女權主義者的任務就是兩個,制度性的和文化性的改造。如果你是一個關心社會改造的人,如果你是個關心社會正義的人,對人們在婚姻當中發生的這個事件,恰恰不要把它看成一個八卦新聞,如果把它看成八卦新聞,這是精英的自大。

我們得看裡面投射人們什麼樣的社會思想,這實際上是跟關心社會正義的人所關心的那些所謂重要問題,都是相通的,甚至是非常基礎的。不要鄙視這些東西。也不要忽視你自己生活當中也需要檢查的這部分,我指的是有擔當的公共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