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這樣的社會裡「沒關係總會有人愛你」其實是一種傷人?父權體制給了一套標準的審美觀,一切要合乎比例,女性才可能在戀愛市場受寵。我們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改變戀愛市場裡的「異常」挑選機制。(同場加映:

在早些期間的文章中,我有提過我跟異性互動的歷史,不過即使青春期有點糾結,但是目前的我已經是不太把異性的問題當作一個很重要的煩惱。不過無論我從電視上看到有人對於身材不符合主流規範的女丑的安慰語句,還是對於相貌不好的女童和青少女的勉勵用詞,往往離不開「總有人會欣賞妳」這樣的一句話,然而這句話對於這類人士來說到底有沒有實質用處?這句話對於這些人來說到底是正能量還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廢話?

如果要問我對於這種話的看法,我可能會很不留情面的對於這句話無情的批判:「沒錯,這是廢話,不但一點意義也沒有,而且就算對著黑洞喊也一點也不環保。」

哇,多麼讓人生氣的一句話!這麼不留情面還不給人一點希望豈不是太過分了?也許這時候會有人譏笑我,覺得我一定是沒等到哪個「Mr. Right」所以才會如此憤慨,但如果要說這句話對我的意義,我覺得這很像臉書一些專產雞湯文的專頁,它們只會發一堆看起來正向的話去鼓勵你,然而如果真正去追究這些言論,又好像並沒有實質上的幫助。

所以當我們說出「總會有人欣賞妳」這句話時,這些醜女階級有因為這些精神喊話而站起來嗎?

好像沒有。

然而你要說這句話有什麼錯誤嗎?答案是:這句話就實質上來說其實本身也沒有錯,因為的確這世界上也是有不少男的對醜女有興趣,而就現實情況來看,真正能配對成雙的往往未必都是美麗階級的專利,醜女最後也還是會嫁得出去,而的確有些胖妞也會得到她們的好歸宿。

但即使事實擺在面前,為什麼我還是會覺得「總會有人欣賞妳」這句話完全不值得一提?是因為「即使有這個事實,但樣本數太少,所以是無稽之談?」事實上,這句話只對了一半。當然還有其他更大的因素,諸如社會上對女性的物化以及人們對於「愛情」與「性」的刻板印象,都影響了「總會有人欣賞妳」這句話到底有意義還是毫無任何營養。

其實在這個時候提到物化可能在某些場合來說又事一場大戰,因為有些人其實很難接受整個社會對女性物化的事實,然而無論你接不接受物化這件事,不可否認我們的社會在評斷女性的價值時,的確會用一種品評物件的方式去衡量一個女子,最常見的方式是透過她的外表去衡量她的價值,除此之外她本身的操守有沒有符合男權社會的標準也是評論的部分之一。(同場加映:


(圖片: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因此如果一個女人在任何方面不符合男權社會的要求,那麼她這種男權至上的社會,被視為一種「無慾」的群體也只是司空見慣。

而對女性的物化也同時牽涉到整個社會對於「愛情」與「性」的刻板印象。因為人們只相信只有漂亮的女人才會受到男性青睞,所以人們當然會覺得只有美女才有權利得到「愛情」和「性」這樣的東西;而如果一個女人在行為上符合男權社會的期待,這個女人的「愛情」和「性」才是健康的。基於這樣的一種刻板印象,也決定了人們對待一個女性的基本態度,因為人們覺得只有符合男權要求的女性才值得被愛或被尊重,於是這也決定了一個社會對於美女或非美女的相處模式。

因此如果要問我「總會有人欣賞妳」這句話的盲點是什麼?我覺得這句話只是敷衍的安慰一個不符合男權審美要求的女性,而並沒有客觀分析這個世界在性別上的種種問題。

所以如果你要問我「假使我今天遇到一個相貌醜陋或者肥胖的年輕女孩,我應該要說什麼勉勵她們?」我會覺得「勉勵的話就免了」,我會毫不客氣的站在她面前告訴她一個事實:

「妳覺得妳這副德性會有人愛妳嗎?我可以很誠實的說:『絕對不可能』。因為這世界上有太多的意識形態,決定妳在這個世界如何做人,並決定妳在這個世界應有的樣子。而且更讓人絕望的是,對醜女的排斥並不會因為妳離開了校園而消失,也不會因為人長大了就會淡忘這件事,事實上無論是妳未來就業;交普通朋友以及找伴侶談戀愛,妳都有可能會因為妳的外表遭遇重重險阻。如果要問我這世界對醜女來說是不是不公平?我只能很遺憾的說『妳的確會在這種世界裡吃進不少苦頭』。

「但是在對這個世界失望之餘,妳不妨可以仔細思考妳想成為的是什麼樣的人?妳想對這殘酷的世界妥協?還是對這樣不公不義的世界據以力爭?」

「如果妳選擇前者,妳的人生可能會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妳的人生可能從此美麗,但這個世界還是依照它的邏輯照常運轉,犧牲者還是照樣出現,她們並不會因為妳的境遇改變而有所改變。」(延伸閱讀:

「但是如果妳選擇後者,這條道路可能很漫長,也有可能孤獨到沒有人能感受妳的感受,但是妳在這條路上所踩的每一個腳印,對這世界的吶喊,即使對這個世界來說很渺小,但是它還是一個改變世界的證明。」

「面對排山倒海的壓力以及差別待遇,也許我們不可能等到我們希望的那個人,但是我們可以讓自己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個人。也許妳會向這個世界妥協,也許妳會想改變世界,或者什麼都不做,就讓自己成為這世界獨一無二的一個人,但無論妳選擇成為什麼樣的人,這些都是最好的妳,而妳在這世界所做的每一個行為,都是在向這個對女人打分數的世界證明,什麼是最好的自己。」

對於這個殘酷的世界,我們需不需要那些看似勵志的「正能量」?我們需不需要那些看似溫暖的「小確幸」?也許有些人需要這些,但是這些並不能解決青春期少女的煩惱。與其盲目的丟給她們任何看起來輕柔溫暖的東西,不如直接讓她們接受尖銳殘酷的事實,當事實擺在眼前,人們才會具有現實感的,決定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以及過什麼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