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ndeel Baloch,一名巴基斯坦網路紅人陳屍在自己的家中,凶手是她的親哥哥,他說這個女人敗壞家風,死有餘辜。Qandeel 生前在民風保守的巴基斯坦推廣女性主義,許多保守派視她為眼中釘,這次,不只是一個女性主義者的死去,傷痛召喚我們世界的母親女兒,你們都該活在一個更好的時代。(同場加映:

16 日凌晨,在巴基斯坦的木爾坦一間民宅,男子發現自己的女兒陳屍在家中。女孩 25 歲,是巴基斯坦社群媒體紅人,她在臉書有超過 76 萬的追蹤者,經常頂著最時髦的妝髮、鮮艷的口紅、直播自己的脫衣舞秀,在民風保守的巴基斯坦,她輕浮而格格不入,她是 Qandeel Baloch,死亡在理應讓自己感到安心的家中,不是民宅搶劫、也非黑特謀殺,她活活被自己親哥哥的那雙手勒死。

「我一點也不後悔,殺她是因為她有辱家族名聲」

Qandeel 的哥哥是這麼說的,這是榮譽處決(honour killings)。在少數伊斯蘭國家,榮譽殺人是一種為家族洗門風的儀式,多數兇手為家庭成員裡的男性,可能一人甚至聯合,以清理門戶、維護名聲為由殺害家中女性成員。

聯合國人口基金會估計,每年在世界各地發生的榮譽處決事件高達 5,000 件,在巴基斯坦則平均每年超過1,000 名婦女。刀口下的女性特質可能有以下:失貞、不檢點、被強奸、通姦、輕浮、打扮時髦、拒絕與父母指定的人結婚、離婚....等。

「Qandeel  死了,真是一則好消息。」巴基斯坦保守派的人士,對相信自由主義、視 Qandeel 為解放符號的人們說。

一個女性主義者的死去:身為女人我不抱歉

事實上,這樣的傷痛不曾止血。今年五月,巴基斯坦馬科爾村一位少女因幫助朋友私奔,被一群男人活活燒死在車廂;今年七月初,一位巴基斯坦母親,雙手緊掐小女兒莉娜的喉嚨,直到她幾乎斷氣再用煤油燒毀屍體,罪名是她想嫁給自己的青梅竹馬。

在年平均一千人死於「榮譽處決」的數字中,我們知道的只是微乎其微的,平均每日,都有三個女孩,因為他們想要自由戀愛、身體自主、想要穿點漂亮衣服,甚至因為她們被強奸而死亡。(同場加映:

我們還要失去多少個女兒,才能換來自由?

「身而為人,我很抱歉。」太宰治留給文學的疼,在這些女孩身上尤其。

Qandeel 的不抱歉顯得可恥,她被視為妖女,因為她大膽向名人示愛、她鼓勵女孩抵抗巴基斯坦的傳統惡習,她說女孩無需抱歉,我們必須站出來。Qandeel  試圖更理所當然地活著,她曾在社群發表

「作為一個女性我們必須為自己站出來,作為一個女性我們必須為其他人站出來,作為一個女性我們必須為正義站出來。我是一個當代女性主義者,我深信平等,我不需要活成女人該有的樣子,我不需要遷就社會利益標籤自己。我就是一個女人,有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心胸,我深深喜歡我想成為的樣子。」

“As a women we must stand up for ourselves,as a women we must stand up for each other...As a women we must stand up for justice. I believe I am a modern day feminist. I believe in equality. I need not to choose what type of women should be. I don't think there is any need to label ourselves just for sake of society. I am just a women with free thoughts free mindset and I LOVE THE WAY I AM. :)”

在被殺的前一個早晨,她在社群媒體留下最後一段話,這句話,給身在相對自由、也對社會抱持更多性別期待的每一個人,給承載巨大傷痛的女兒們。無論你是誰,如果你對 Qandeel Baloch 的死去感到不值,請你不要停止憤怒,用行動開始改變。(推薦閱讀:

「不論我被擊垮多少次,我都會捲土重來,因為我就是戰士。致那些被社會宰割的女人,我會持續實踐的我承諾,我也知道,你會繼續保持你的恨意。」

活下來的人,請記得 Qandeel Baloch 對封建父權的撒野。這世界還有多少惡意,我們先懂恨,理解身上的痛癢與應得的自由,就能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