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13 日,英國人民迎來史上第二任女性首相德蕾莎梅伊。他們將在她的帶領下,共同面對脫離歐盟之後經濟、民生、國際、內政種種複雜的談判與爭議。在前首相卡麥隆辭職下台、脫歐大將強森不肯參選之後,德蕾莎梅伊站出來了。她的政治之路與蔡英文參選黨主席、洪秀柱參選總統的過程驚人地相似。女性政治人物似乎總在百廢待舉的、被期待的英雄退卻之後,勇敢地「站出來擔」! (同場加映:

鐵娘子第二!德蕾莎梅伊成為第二位英國女首相

6 月 23 日,英國首相卡麥隆發動是否保留歐盟會員資格的全國公投。投票結果是英國以 4% 的差距通過脫離歐盟的決議。至今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英國政壇因為脫歐效應變得混亂不已。首先是公投結果出爐後,首相卡麥隆宣佈辭職。卡麥隆在2013 年議員選舉時,面對保守黨內部的脫歐聲浪,宣佈會舉行全國公投決定是否續留歐盟。

雖然身為主張脫歐的保守黨黨魁,但卡麥隆及他多數內閣成員的立場卻是支持留歐的。當公投結果出爐,脫歐成為定局時,代表著將要啟動長達兩年的脫歐談判。想要退出歐盟的英國,必須針對各項會員國福利、貿易條約、稅金等等,事無巨細地一一重新和歐盟談判。卡麥隆此時決定辭職,究竟是為敗選負責,還是不願意擔負起脫歐首相的歷史性頭銜以及冗長困難的國際談判,頗為耐人尋味。(同場加映:

第二個政壇動蕩則是英國獨立黨魁法拉吉的公投後發言。這位脫歐大將在開票結果公布當天,大喜宣布「這是英國獨立日」。卻在之後數小時內公開證實,選前脫歐派大力推廣的政見:脫歐後可以將每週繳交給歐盟的 3.5 億英鎊轉而投入健保,其實無法實踐。這項政見被視為影響選民意向的重要原因,卻在選後瞬間翻盤。


來源

接著是工黨領袖科爾賓因為被黨員認為推動留歐不力,因此發動不信任投票,多位影子內閣也辭職表示抗議。科爾賓的黨魁地位岌岌可危。(延伸閱讀:

除了工黨之外,保守黨內部也分崩離析。卡麥隆辭職之後,保守黨必須重新選出黨魁,並在下一次大選前擔任首相,並啟動脫歐談判。這時,力主脫歐的前倫敦市長、被看好成為下任黨魁的強森,卻在支持群眾歡呼聲中令人錯愕地宣布不會參選黨魁一職,等同於宣布拒絕在保守黨、甚至整個英國陷入分裂與動亂危局的時刻,挺身而出帶領整個國家重新出發。

在這樣的時刻,現任內政大臣、保守黨員德蕾莎梅伊宣布參選,並成為呼聲最高的人選。

在英國時間 7/13 ,她即將成為英國史上繼柴契爾夫人後,第二位女性首相。(你會喜歡:

德蕾莎梅伊即將帶領英國人民進入漫長、困難、險峻的脫歐談判,並在外界普遍認為脫歐導致英國經濟衰退、北愛爾蘭與蘇格蘭獨立意識高漲的時刻,重新找到英國在內政和國際上嶄新的一條路。

男人都退後了,女人才能出頭?

在強森宣布不參選前,他才是最被看好的下任首相。但在政壇一片混亂的現在,他退後了,德蕾莎梅伊卻前進了。這樣的情境多麼熟悉。臺灣的女性政治人物,好像也是這樣出頭的。

猶記得 2008 年台灣總統大選,深陷前總統陳水扁貪污醜聞和經濟衰退、執政不力的批評的民進黨,派出代理主席謝長廷代表參選,對上當時的政治明星馬英九,結果當然是慘敗。謝長廷為敗選負責辭去黨主席後,民進黨一時之間竟陷入群龍無首的窘境。當時民進黨內部的重要政治人物如蘇貞昌、謝長廷、游錫堃,都無意在敗選後競選民進黨主席。

此時,蔡英文宣布投入黨主席競選。在此之前,擔任過不分區立委、陸委會主委、行政院副院長的她,未曾參與過選戰,也沒有人預期她會在民進黨士氣低落、分崩離析的時刻出來競選黨主席。在這之後,2012 年的總統大選,她是民進黨代表參選人。到了 2016 年總統大選,說起民進黨,除了蔡英文,你還會想到誰?(推薦給你:


來源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 2016 年的國民黨身上。經歷過八年執政,滿意度、支持率和執政聲望都掉到低谷的國民黨,在 11 月 29 日五都市長與縣市長選舉慘敗後,士氣蕩到最低點。面對一場幾乎是必敗之戰的總統大選,誰有勇氣在這樣的劣勢下出來作戰?這時,被預期參選的朱立倫宣布要將新北市長做好做滿,其餘可能人選如王金平等也沒有意願。當眾人都在觀望、推讓、等候的時候,洪秀柱宣布參選,並順利通過黨內初選成為代表。她說:「我們黨部沒人出來,剛好我這個二百五跑出來」,但她「打死不退」。(你會喜歡:

不論是在英國面臨脫歐困局挺身而出的德蕾莎梅伊、在政黨陷入政治低谷時投入參選的蔡英文、洪秀柱,她們都不是風平浪靜時最為突出的政治明星,也不是面臨危局時媒體與輿論所仰望的英雄。站在台前的強森、游蘇謝、朱立倫,在面對危機時,卻步了;站在身後擔任副院長、副主席與閣員的梅伊、蔡英文、洪秀柱,卻往前站了一步。

女人是 second choice 還是救火隊?

德蕾莎梅伊即將成為英國首相,蔡英文已就職為臺灣第一任女總統,洪秀柱也是臺灣最大在野黨的領袖。我們看到了她們的成功,也看到了她們的承擔。但我們不禁想問,為什麼只有困境出現、而預期的男英雄沒有上陣時,才有女性政治人物的表演舞台?

這是不是代表著,女人始終擔任副手、後援的角色,而在領導者的角色上,男人更容易成為眾望所歸的帶領者。因此只有當男人駐足不前時,女人才有往前站的機會?女人始終是 second chioce 或是 plan B。

我們知道女性有職場天花板、我們知道各行各業的領航人物和頂尖人才大多是男性,但從國家級的領袖這樣的層面去思考女人是第二選擇這回事,格外覺得怵目驚心。誰能領導一個黨、一個國家、一群人民走出困境?男人是優先,女人則是「喔好吧你試試看」、「也只能這樣」的選項。但從「不是個選項」到「第二選項」這樣漫長的演進時光裡,女人早已發展出遠遠超越第二選項的才能。(推薦閱讀:

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在面臨即將到來的困局時,退一步保留自己的實力、保護自己的政治生命,也是人之常情。男人可以退、可以等,反正風頭過了,他仍然是第一選擇。女人卻要抓住這樣一個糟糕的情境,在貧瘠的土地上辛勤耕耘出豐美的收穫。這是作為第二選擇不得不然的宿命嗎?我卻覺得,破釜沈舟的勇氣和撥亂反正的自信,也是實力的一種。「你不敢?那就我來」這是何等的霸氣和決心!

也許我們的社會依然有視男人為主導者的傾向,但我更希望去關注這些往前站的女人們。她們有足夠的政治資本與經歷,讓機會來臨的時候伸手抓住:比如德蕾莎梅伊擔任過保守黨主席,是英國史上在任最久的內政大臣,推動反恐和和警政改革,素有鐵娘子第二的強悍名聲;蔡英文一路當到了行政院副院長、洪秀柱則是國民黨副主席和立法院副院長,兩人都具有豐富的政治資歷和一定的知名度。如果她們沒有在副手的位置上做好充足的準備,在政治之路上爬得不夠高,即使男人裹足不前時,她們也構不到那個足以挺身而出的位置。


來源

其次,她們有充足的勇氣。不論是德蕾莎梅伊即將面對的脫歐談判與英國分裂、蔡英文一上任就得接手經濟衰退、政治對立與波譎雲詭的國際情勢、洪秀柱則要處理國民黨聲望和政治版圖掉到谷底的危機。然而,在機會來臨時,她們並不退縮。德蕾莎梅伊個人的立場雖然是留歐,但她勝選後卻馬上表態:「英國脫歐就是脫歐,我們將使它成功。我們不會嘗試留在歐盟,也不會企圖從後門再加入,不會有第二次公投」;蔡英文在勝選當晚,給自己的期許是「我們將會面對很多挑戰,改革的過程一定會很辛苦,但無論怎麼樣的磨難,台灣人從來不曾被擊倒」;洪秀柱面對國民黨的危局,卻宣告「最輝煌的時候可能沒我的份,但在衰敗時,我會陪它走過」。(你會喜歡:

她們清楚認知自己要面臨的困境,用一種勇敢堅韌的態度來應對,同時選擇了理性務實卻又不乏情感號召的表述方式。

最重要的是,也許在挺身而出的當下,她們都不是選民心中第一優先的人選。可是在投身選舉時她們仍然有異性的競爭者:比如英國司法大臣麥可戈夫、台獨大老辜寬敏、台北市議員李新等,但她們仍然漂亮地贏了自己的戰役。這說明了她們也許還沒有成為首選,但也絕對不是「沒有男人出頭」後不得不然的選擇。(延伸閱讀:


德蕾莎梅伊的新內閣:來源

最後,我想說的是,身為女人,我當然希望這個世界往一個越來越公平、越來越沒有性別差異的路走。但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時,我們該如何面對這切身的、日復一日的真實處境?也許給人強悍、倚賴感印象的男人,是許多人心中領導人的典型形象,但正因為不被賦予當個英雄的壓力,女人沒有輸不起的包袱。(推薦給你:

蔡英文輸了 2012 年的總統選舉,卻發表了史上最動人的敗選宣言;洪秀柱在選戰中被半途換將,但她卻在選戰過後順利當選黨主席。德蕾莎梅伊正要面對艱難的談判、被孤立的國際處境。但她們輸得起、撐得住、走得遠。

蔡英文和洪秀柱的成功令人欽佩,德蕾莎梅伊上任之後,我們期待她在國際間折衝樽俎、在國內凝聚共識的精彩表現。而在各行各業、各自崗位上的女人們,不論妳要力爭上游還是恪守本職,不論妳的快樂與成就感來自公眾事務還是私人生活,即使全世界都把我們看作拯救世界的第二選擇,但在我們日復一日認真生活、充實自己的人生裡,我們清楚地認識到,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唯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