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大學生性侵案件後,許多人指責受害者,稱「女人」不應該穿著暴露、夜歸、喝醉等。但,為什麼不是檢討加害者為何空管不住自己?而讓「保護自己」成了加害者的藉口。性暴力,一直活在我們的世界中從未離開。(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巴西輪暴案與輔大性侵案,他們的受害經驗不是你的笑話

文/Steph 

親愛的女人,你學會「保護」自己了嗎?

倘若世界上有個評分表,替每位女性「保護自己」的程度打分數,那我必須很慚愧的說,在這個方面我一定拿了不及格。如果我知道該怎麼做,或許就不會三番兩次的被同學、陌生人甚至親密的家人騷擾吧?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遇到過幾次的性騷擾經驗,第一次是發生在國小的下課時間。

當時我們幾個女孩子穿著運動服聚在一起聊天,突然地,一個同班的男生衝過來握住了我的手。或許有些人覺得摸個手而已沒什麼,但對我來說,不預期的碰觸,確實是讓我驚嚇到了。而後來這個男同學也屢屢觸摸女同學的胸部,儘管如此,卻不見老師嚴厲的懲處,而是要我們女同學小心一點。(或許我們不要顧著聊天,小心翼翼的環顧四週就能避免被觸碰?)

另一個經驗,則是與我的父親有關。小時候過年回老家時,因為床鋪不夠,所以我都和爸爸、哥哥睡同一張床,而我總是喜歡睡中間。但我一直記得,在小學三年級的幾個夜晚中,爸爸會把他的手伸進我的內褲裡,當時的我還小,並不明白這代表什麼意思,我也就不以為意的繼續睡。直到長大了,明白一切的我,對於父親心裡總是有點疙瘩。(如果當時我選擇睡角落甚至要求自己一個人睡,或許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

於是我開始武裝自己,按照社會特別為女生訂定的教條來約束自己。穿裙子時,縱使很熱,我還是會記得穿件安全褲,因為如果不保護好自己,就會被偷看;與朋友外出遊玩時,縱使意猶未盡,我也必須遵守規定在晚上 10 點前回家,因為女孩子晚上在外面遊蕩,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我以為,在我遵守社會的規定後就會變得安全。但事實上,並沒有因此完全杜絕性騷擾。就連我在網路學術論壇 PTT 上,都可以收到為數不少的騷擾信,下體照、裸上身照、充滿性暗示的文字等。我完全不認識他們,只因為我在女孩版推過文、在個人資料裡放上了頭像,就能激起他們的慾望來調戲我。

我終於意識到,犯錯的從來都不是我,而是那些無法控制慾望的人。而這些對於女性的規範,其實是以保護的名義來包裝父權社會,甚至對我來說,只是社會不知道如何教育犯人,因而將矛頭指向受害者的便宜行事。很可怕的是,這樣的邏輯仍然是世界的主流思想。(同場加映:

在非洲的某些國家,即有一種相當不人道的儀式-「熨胸」。在女孩 11~15 歲之間、開始進入青春期時,為了「保護」女生不被性侵害、騷擾,他們會用滾燙的大石、鐵鎚或鐵鏟用力壓在青春期少女的胸部上、破壞胸部組織,用此方式來「減因為女性最自然的身體是不安全的。

但是性侵案件有因此減少嗎?

答案是否定的。

接著,讓我們將目光移向台灣。

最近某大學發生了性侵案件後,便有不少人在知名社群平台、網路新聞中譴責(或者他們會認為這只是「教育」女性並防止出現下一個受害者)「女人」不應該穿著暴露、夜歸、喝醉等,他們認為這樣是挑戰犯罪者的邪念、讓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很奇怪的是,他們通常只強調女人)

但是,我想反問這些人:何謂夜歸?難不成我們要給所有女性訂定灰姑娘條款,晚上幾點前就必須強制回家?那為什麼不是強迫潛在犯罪者回家?

何謂暴露?(在阿拉伯國家,可能露出肌膚就算暴露了;但在一些西方國家,穿著比基尼走在路上也很合理。)更何況,依據過去的研究,許多女性受害時,穿著是相當普通且保守的。顯見穿著打扮跟是否遭受暴力,並沒有直接關聯。(相關新聞:用影像告訴你!受性侵女生當下到底穿什麼?

此外,我想分享一個我看過的實驗給大家。

實驗中,找了 A,B 兩組男性,測試他們對於性侵案件的興奮程度。也就是讓這些男性看一些性侵的故事或影片,並且反問他們的性興奮程度。其中,組別 A被告知說:組別 B 對於性侵案件的接受度很高。實驗結果發現,被告知假訊息的這個組別 A,面對性侵案件時,性興奮程度遠遠高於組別 B。

發現了什麼嗎?

我們這些檢討被害者的言論:穿那麼少怪不得被性侵、男生看到女生穿這樣都會忍不住啊、誰叫你要怎麼晚出門⋯⋯,都是在加強社會對於性侵犯的容忍度,甚至無形中鼓勵著人們犯罪。

我們可以告訴自己,無論男生女生或第三性,事實上每個人都要保護自己。但我們不能設定一個規章或口號,告訴大家何謂保護自己。而不這麼做的人,就會被社會猛烈地指責:活該、幹嘛這樣做呢、為什麼不懂得保護自己、有人逼你這樣嗎?例如最近一次的性侵案件,就看到不少人說:有人逼他喝醉嗎、為什麼要讓異性送他回去等⋯⋯。

我們需要做的,不是一再挑起對立、指責被害人,而是給予更好的教育並建立一個更友善的社會環境。

希望不久的將來,我們都可以沐浴在一個真正性別平權且安全的社會裡,享受我們本來就擁有的權力與自由。(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