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我們從身邊的事情,探索更宏觀的價值。上個星期, 12 位修習女性主義課程的臺大學生,以「對女性的無毛想像」為名,在活動中心舉辦「毛起來愛自己」的攝影展。藉由對體毛的拍攝,呈現女性在社會上必須除毛的壓力,並傳達每個人都有自由決定自己身體姿態的權利。由於作品中包括展露陰毛的照片,使路過群眾向活動中心檢舉,進一步引發「陰毛必然等同色情嗎?」的討論。女人迷性別觀察想要進一步追問的是:即使我有不刮腋毛的自由,我還是想除毛,可以嗎?(同場加映:

今年夏天,我們試試「毛起來」愛自己

5/30-6/5 「對女性的無毛想像」在台大的活動中心舉辦「毛起來愛自己」的攝影展覽。這個展覽以攝影照片的形式,讓女性自在地展示身體各個部位的毛髮,比如腋毛、腿毛、甚至陰毛。在粉絲專頁上,他們如此闡釋自己的理念:

用影像的紀錄擴大美麗的定義,打破對女性身體的規訓,突顯社會對於女性身體的規訓,並且讓身體面貌的多元成為常態。透過攝影作品,女孩們不必為了社會壓力而剃掉身體上「被認為」不雅觀的毛髮,自然生長的毛髮與光滑無毛同樣值得讚許,每個人都應該要有自由選擇如何看待和處理自己身體的權利。


photo credit: River.ts @對女性的無毛想像

這樣一個理念明確的行動,在展覽開始第一天就遭遇反彈。活動中心管理處連絡了展覽負責人,因為有人檢舉展覽中的陰毛照片,管理處希望展覽方能配合撤下相關作品。(推薦給你:

檢舉理由是「學生活動中心『有小朋友跟家長會經過』」,讓人不禁聯想起討論多元成家法案、性教育納入教材等相關議題時,社會上有一種呼聲是質疑「這樣我們怎麼教孩子」。究竟面對陰毛照片難為情的、無法接受課本上對性知識的介紹的、對於社會上更多元的家庭組成感到難以解釋的,是大人還是孩子?

面對活動中心管理處的的撤下作品「期待」,主辦方提出兩點回應,第一,攝影展的作品具有學術和教育意義,「因為有兒童及家長經過,這些被社會上視為隱晦、躲藏、需要剔除的毛髮才更要被看到、被了解」;第二,這場展覽並沒有違背管理處的借用辦法,因為在交由管理處事先審查的計畫書中,就提及展出被貶抑毛髮的作品中包括陰毛,也沒有違反當地法律關於猥褻作品的規範。因此主辦方拒絕撤下作品,此一聲明也獲得網友的響應。

展覽的第三天,我特地去看了。站在一幀一幀照片前,鏡頭代替我們的眼睛,聚焦在我們時常迴避的腋毛、腿毛、陰毛之上。我感覺到,作為一個女性,我曾經如何決絕地拋棄自己身上的一個部分。當我勇敢低頭凝望,這些照片告訴我,毛髮並不骯髒、雜亂,當然也不醜陋。(你會喜歡:

不再除毛:原來我的腋毛這麼可愛

每個女生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上游泳課前得先刮腋毛,穿上比基尼前要把陰毛修剪整齊。每到夏天,更是一場除毛大作戰,想要享受無袖上衣與短褲的清爽,腿毛、手毛可通通不能留。新長出的毛髮刺刺扎扎地,每次被新生腋毛扎痛,忍不住彈起手臂時,實在很羨慕身旁的男性友人可以「搖晃著一頭的蓬草、縱容著滿腮的苔蘚」,多毛的男性,甚至可被視為性格的象徵。

為什麼女生總要和自己的毛髮艱難的搏鬥?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習慣、內化了對於毛髮的抗拒,於是不用別人提醒,我們自己就會看自己的腋毛不順眼,甚至看到別的女生露出腋毛時,也會覺得刺眼、不自在。(同場加映:

「毛起來愛自己」展覽,採用影像的方式,將我們習慣不看、不接觸、甚至討厭的毛髮,直接擺在你的面前。看著畫面中的女性自在舒展著肢體,我們才會發現坦然裸露的腋毛、手毛、腿毛、陰毛,就像我們的一頭長髮那般美麗。長髮是女人味的象徵、其他部位的毛髮卻是不修邊幅、不整潔的代表,這樣的規訓已經到了需要打破的時候了!


photo credit: River.ts @對女性的無毛想像

而當我們勇於正視自然舒展的手臂、坦然裸露的身體部份,這才驚覺,我們不但怯懦於讓身上的毛髮自然生長,連伸展肢體的自由都被自己不知不覺地侷限了。(延伸閱讀:

「對女性的無毛想像」不但在活動中心開辦攝影展,在粉絲專頁上也歡迎讀者自由投稿照片和心得,從參與者的分享裡,我們發現原來有這麼多女孩在成長過程中感受到身體被決定的憤怒、因為自己沒有刮毛而感到自卑,甚至有人提醒:「毛髮是身體自我保護的機制啊!」

從這些各式各樣的聲音,我們發現:突破既定印象的侷限後,身上的腋毛、腿毛,不但可以展現它們原有的姿態和美麗,同時也被還原了它們生長伊始被賦予的保護身體、減少摩擦的使命。

陰毛不是猥褻作品,那性器官呢?

在面對檢舉與管理處的規勸時,主辦方有理有據地駁斥,勇於面對反對的聲音,並與之溝通,是一個令人可喜的現象。但更進一步可以討論的是,聲明中強調展覽中沒有涉及違反法律的猥褻作品,「加上相關作品展現了兩位女性露出部分陰毛,陰毛本質上顯然與性和色情無關,照片中更無性器官的展露(如上述理念部分),實在難以認為作品會『令一般人感覺不堪呈現於眾或不能忍受而排拒』」。

雖然性與性器官與「毛起來愛自己」的主題無涉,這個攝影展沒有必要去處理這個議題。但主辦方的聲明仍不免讓人想到,當一個突破性的行動需要正當性的時候,往往必須無奈地拒斥ㄧ些更被污名化的對象,比如說性。如果拍攝毛髮的攝影展與性扯上關係,狀況可能會更複雜,拒絕撤下照片的立場可能也會更為難,因此不得不標明自己與性、性器官無涉。(推薦給你:

然而,當我們努力向社會展露毛髮並不需要隱晦、躲藏、剔除時,其實性與性器官也同樣是生活或身體的一部分,同樣不需要隱晦、躲藏,剔除在我們的生命之外。

希望我們的社會,有一天可以走到一個更多元開放的階段,不論是毛髮、性或性器官,都可以被視為一種不需要特別裸露,但也不需要努力隱藏的生活日常。(同場加映:

還是想刮腋毛,可以嗎?

透過對「毛起來愛自己」攝影展的討論,我想進一步探討的是,作為當代女性,有時會面對一種困難:當社會上有些聲音提醒我,我其實不一定要刮腋毛、也不一定需要穿高跟鞋時,我還是忍不住對著腋下的黑毛皺眉,穿著無袖上衣時還是下意識地避免抬起手臂。穿上高跟鞋時的自信和風采,即使要拿雙腳腫痛來交換,依然美好地讓人難以抗拒。

這樣的我,是錯誤的嗎?(推薦給你:

女孩,我想說的是,每個人都有權利決定自己的身體是什麼樣子。我們的身體已經被社會定義了太久,在接受那個不想刮腋毛的自己同時,希望每個人也能去接納那個想刮腋毛、想穿高跟鞋、想穿魔術胸罩、想......的自己。

也許今天你突然又想修剪一下陰毛,也許過了一陣子你想放任它亂長,那又怎麼樣呢?如果我們規定自己絕對不可以除毛,那不又落入了另外一種對身體的規訓?只是規訓的權威從一定要刮腋毛換成了你不可以刮腋毛。

「毛起來愛自己」攝影展的意義,在於解放我們關於女體必須無毛、潔淨、安全被收納的想像。而這樣的解放,更重要而且更讓人愉快的意義在於,我可以自己決定什麼叫美,這個決定不是普世皆準、當然也不必一成不變。女人要有不除毛的自由,但即使擁有了「一毛不拔」的自由,妳仍然有想讓自己「清潔溜溜」的權利。(你會喜歡:

所以,女孩,別讓腋毛成為妳的不得不刮除的阻礙,當然,也不會是用來證明自己進步、具有平權意識的證據。只要我願意,每一個時刻、每一個狀態的我,都是美好的、令自己的滿意的,那該是一個多麼讓人舒服又放鬆的時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