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望盟成立黨部,作者蔡宜文反思,以「護家」為號召的他們,何以不去真正為台灣家庭現況與困境努力,反而大力詆毀同性戀關係?很多曾經想要進入傳統婚姻家庭的人,正在退卻,讓他們退卻的原因跟同性戀、雙性戀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是這個社會的制度,要一群找不到合理薪資工作的年輕異性戀服膺。(推薦閱讀:

當在討論戀愛、婚姻及家庭時,我們常常會有一種錯誤的對立。

好像當你守護某種型態的家庭時,你就要拒斥其他種型態的家庭,最直接的例子當然是信望盟、護家盟之流,基本上要守護「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與家庭型態,根本跟同志、跨性別者、多元成家等沒有關係,當前台灣的異性戀結婚率低、生育率低,本質上就是政策、經濟以及社會的問題,與同志到底能不能結婚,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同志或跨性別者本來就不在你們的客群當中,而且他們能或不能結婚,從來就跟你要守護的那個家庭沒什麼關係。(同場加映:

「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家庭與婚姻型態,正如同開放性關係、多人家屬或是任何一種婚姻型態一樣,都是千百種家庭當中的一種,同樣的,當我們在鼓勵多元地家庭面貌時,選擇最傳統的那一種的人,也必須要注意這也是他們的選擇。

因為這些婚姻或家庭的型態都不是互斥的,就像是台梗九號跟泰國長米同時放在米區一樣,我們不會覺得如果賣泰國米就會消滅台梗九號的存在,而當某間店堅持就是只能賣台梗九號不准賣泰國米的時候,或許有些人會覺得啊那我就勉強買一下台梗九號,但真正就是喜歡吃泰國米的人就是「下次去別家」而已。

我知道有些人會說可是傳統家庭或傳統的異性戀關係,父權或是擁有許多性別不平等的機制,是的這些都有。

但在當前社會下,即使是所謂的多元家庭、開放式性關係等,同樣受到父權及性別不平等機制的影響,我們以開放式關係來說,男性與女性在其中所承受的社會壓力或是得到的支持仍然差異甚大,更甚者在開放性關係或更多多元的關係中,根基於父權的親密關係暴力等仍然存在,簡單來說,父權跟性別不平等的機制是社會問題,或許會隨著關係型態而改變受影響的強度,但並不會完全消失,簡單來說,我們檢討社會與關係中父權或檢討性別不平等,是檢討結構,而非檢討選擇這個關係型態的人或認為這個關係型態很重要的人。

而解放對於不同關係的選擇自由,我認為就是第一步。因為,很矛盾的,任何人處於任何一種關係型態,個人選擇所佔的比例都是極低的。

這個從我之前探討單身想像的文章中,就已經提到無論我們多期待我們現在的關係是怎樣的型態,是已婚、單身、處於穩定關係中、處於多人親屬的關係中、處於開放性關係中⋯⋯基本上,都不是純粹的個人選擇,不是說個人選擇不存在,而是你現在的關係型態是你過往人生的累積。

無論是你對於關係的想像,還是你有沒有能力能夠擁有你理想中的關係型態,舉例來說,你之所以渴望一段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戀情可能來自於父母教誨、戲劇、小說文本;你之所以渴望開放式關係,也同樣可能來自於學術養成、媒體或是同儕、你過往情感帶給你的教訓等,但你能否有一段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戀情,你能不能有段開放式關係,可能要看你有沒有足夠的時間、經濟實力、有沒有那個場域讓你碰到有相同理念的對象。(推薦閱讀:

當我們討論戀愛,婚姻與家庭的時候,或簡單的來說,當我們討論「關係」的時候,我們雖然十分強調雙方的意願,無論是傳統上結婚時要詢問一下雙方的「我願意」,BDSM 也要再度強調一下基於雙方的意願,但從整體上看來,你能夠處於現在的關係現況,有太多太多變因,像是外貌、身材、財富、有沒有那個閒時間等。

一段關係是什麼樣的型態,有太多非關係締結者的因素存在,例如最近關於勞動部將調漲時薪、恢復七天國定假日等,除了看到動不動就說要出走卻沒走過的企業跳腳外,這件事對於親密關係有什麼影響?沒錯,那就是「時間」的重要。

時間,無論你想要談哪一種類型的戀愛,想要成立哪一種類型的家庭,想要做哪一種愛,你都需要時間,你需要時間去培養一個一生一世的關係,你需要時間做好一個不會被鄉民幹的父母,你需要時間至少約個砲或去酒吧獵艷,更甚者那些前置作業也是需要時間的,以獵艷來說,好身材需要練、錢需要賺(至少要保險套錢,如果要玩玩具,那就更花錢了)、或最基本的「做愛要時間」。


(圖片引用自:高教工會新聞稿

但以台灣全世界第四名的工時來講,台灣年輕人其實沒有什麼時間,無論他選擇的是哪一個陣營,他都沒有什麼時間經營該類型的親密關係。甚至沒有什麼時間跟機會充分得到這幾個陣營的資訊。若再加上無限倒退的新鮮人起薪、配上高房價跟高物價等,無論你想往那邊走,都比較像是被整體環境簇擁至此,而不是因為你個人有多熱愛傳統婚姻家庭(可能只是靠爸族靠母族難以抵抗)或想法多先進有很多床伴(可能只是時間少到根本無法經營長期關係)。

所以很痛苦又很矛盾的,若我們總是假想關係只能夠有一種樣子(無論是什麼樣子)而認為其他種樣子都是邪魔歪道或都是可憐的可悲的落後的,那對於這群其實沒有什麼決定權的人,這不是很殘忍嗎?但我最想還是跟那群總是擁戴傳統婚姻家庭的人說這件事,因為說真的認為這世界上的關係只能有那一種樣子的,還是特別容易發生在熱愛傳統婚家的人身上。

當你們在擔心 Love Is King 演唱會是否會鼓勵人獸交還是戀屍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有很多曾經想要進入傳統婚姻家庭的人,正在退卻,而讓他們退卻的原因跟同性戀、雙性戀一點關係都沒有。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如果今天我是一個想進入傳統異性戀婚姻家庭的人,我看到張惠妹等藝人要舉辦演唱會支持同志婚姻而認為「傳統異性戀婚姻真是太可怕了」的機率比較高,還是看到謝金燕被自己爸爸逼到絕境而必須公開說出母親被家暴、被父親遺棄後,而其父親對於家暴這件事只認為是「舊事重提」,會讓我覺得傳統異性戀婚姻真是太可怕了」的機率比較高,當然是後者。(延伸閱讀:

同志接吻、結婚或作任何事情,對任何一個想要或準備進入傳統婚姻家庭的異性戀年輕人來說,都可以很輕易成為平行宇宙裡面發生的事情,只要你不在意,基本上就不存在。可是對於前途的擔憂,深知自己買不起房子,對於養不起小孩的認知,是當代年輕人的日常生活。

對一個想結婚生子卻找不到合理薪資工作的年輕異性戀,藝人支持同志根本就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當前這個多了七天假就要死要活的企業以及其造成對於年輕人不友善的社會結構,才是傳統婚姻家庭最大的敵人。

前幾天看到兼顧婚姻、鼓吹家庭價值的信望盟開始進入地方基層的新聞,我覺得作為一個政黨,開始接觸基層了解俗民生活,總是一件好事,所以雖然我總是時不時想酸一下護家盟或信心希望聯盟,但我對他們其實有很深的期許了。

作為一個異性戀,我真的期待他們可以少管一點同志的事情,替我們這些異性戀多爭取一些權益,我不要求多,只期待護家盟可以幫我們這群年輕的異性戀,多爭取一點談戀愛的時間,縮短這個全球第四高的工時就好。

信心希望聯盟,就靠你囉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