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金燕與豬哥亮的父女關係一直是演藝圈的舊新聞。直到最近,謝金燕在演唱會上回應的豬哥亮鍥而不捨的「關心」,並說出自己多年沒有明說的尷尬處境:夾在爸爸與媽媽中間。看到回應,豬哥亮以「你好毒」反擊,並逐一點明過去曾給予謝金燕哪些幫助與支援,最後,以不懂飲水思源來解釋謝金燕的行為。在台灣,孝道是否綁架了孩子們的自由?面對一個「不是」的父母,社會可願意給他們選擇?(同場加映:

這幾天我們都被豬哥亮與謝金燕的父女互揭瘡疤鬧劇洗版了,老實說,我並非謝金燕粉絲,我不喜歡她的歌,也不喜歡看她的表演。雖然謝金燕身材超好、毅力超驚人,但她歌舞帶來的喧鬧,對偏好小眾文化的我來說,是一種視覺上與聽覺上的負擔。

但,我很佩服她把創傷講出來了!(同場加映:

身為公眾人物的她,怎不知道娛樂圈需要的就是話題,這一秒的朋友,可能是明天比排場的勁敵,撐起一家經濟重擔的她,大可利用昔日「秀場天王豬哥亮女兒」的身分,上遍大小綜藝節目、接演國內外商業演出。

自豬哥亮「學成歸國」跑路跑到被發現、乾脆回歸演藝圈繼續搶錢後,他一再於螢幕前喊話「想跟謝金燕見面」,當時好多人都不知道,為什麼謝金燕的心腸這麼堅硬,「爸爸罹患癌症,來日無多,妳有什麼好不能見的呢?」(推薦閱讀:

於是一個教條壓了下來:「再怎麼不對,他都是妳的爸爸!」

直到謝金燕在小巨蛋的演唱會,以影片告白方式,揭開多年來背後的起因與辛酸,大家才恍然大悟,為什麼 41 歲、已經有快成年兒子的謝金燕,面對父親無數次的公開喊話,一直採取不回應的冷處理方式。

而用這樣昭告天下的方式公開家醜,又是誰願意呢?

請不要再用「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去勸解親子問題,一直以來,我都理解為什麼謝金燕不見她老爸,因為我也身處這樣的難題。我的父親長年家暴、外遇不說,還總是不經同意,用家人的身分辦理貸款,只要違背他的想法,馬上被痛揍成豬頭。(同場加映:

「天下就是有這種父母!」

我的父親從小個性就很殘暴,但,或許是他很會唸書吧,爺爺奶奶總是最疼他,甚至放縱他對其他兄弟拳腳相向,以打人為情緒發洩的管道。長大後,他從事文教業,事業非常順利。

可是表面斯文風光的他,回到家就像大魔王一樣,連添飯這種小事,只要不如他的意,立刻把我媽打到鼻青臉腫。(奇怪的是,他喝了酒只會睡覺,清醒時才有可能暴怒。)在那樣的光環下,藏著多麼不堪的事情,外人哪知道了呢?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我媽忍不下去了,回娘家!受害者換成與我們同住的爺爺,沒多久爺爺被打傷了,躲去大伯家,目標改成我爸的外遇對象…,他每個階段都有主要針對的對象,最後,妳們猜得到的,

就剩我。

從 2007 年逃出來到現在,我已經 10 年拒絕跟父親連絡,這段期間,他不斷用各種方式騷擾我,有時候白天傳溫馨問候,凌晨馬上威脅恐嚇,不只是謊稱我是 20 歲學生逃家,好報我失蹤人口。我的本名中性,他用我的名字租屋,故意不繳房租讓我被告,好在法庭上堵我:「見他最疼愛的女兒一面」。

父親為了製造苦情形象,會把我的聯絡資訊,大量給不認識的人,要他們這些陌生人打來勸我,而我,就算被誤解,扣一堆「不孝!以後會有遺憾」等等的帽子給我,我還是堅持跟我爸劃清界限。那些自以為是的言論,傷害了真正被傷害的人卻不自知!

我逃出來 10 年了,在此之前,我忍受了多久,從目睹兒到直接的受暴者,從小學我就生不如死,我給過太多機會,信任一而再被摧毀,這些哪足外人道?沒人可以評論我的害怕與傷痛!(同場加映:

那些拿輩分或倫理壓人的人,充其量就是眼界狹隘,沒碰過就認為沒這麼嚴重,有人說:「等妳當了媽媽就知道!」可沒想到,我已經是媽媽了,而且我不是 20 歲學生,我是 34 歲、擁有獨立思考的成人!

「你不懂我們經歷過的事情,怎可以妄下定論?」

我不恨父親,但我不能再不懂保護自己。

竟然有人說:「你爸年紀大了,打不動你了,你不要怕他打你!」這根本是搞不清楚問題癥結點!不是怕被打,而是那樣的陰影,造成他在我們心中,如同佛地魔的可怕壓力。

我相信父親是長年情緒上的疾病,不管是躁鬱、還是邊緣性人格,從這個角度上來看,我原諒他過去種種的暴行,但不代表我還得假裝沒事,嘻嘻哈哈跟他上演大和解。

這輩子,我不想再見到他了!

任意去評論是一種無知的罪過

另一方面,我承受很多不明究理的外在壓力,就是來自三姑六婆的「關心」,我家族裡的人都知道我爸的習性,所以不會多說什麼,也跟我們家保持「安全的距離」,會對我講這些的人,大都是跟我爸認識不夠深入、卻自認很有立場發言的人。

我不是可以被誤解的人,所以老是跟他們開戰,「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怎可以妄自認為,人家只是指責父母親的教育方式不對呢?」藉著謝金燕這次勇敢揭家醜,我希望更多人重視,別去踩人家不愉快的陰影,能夠多些同理心,勿以自己的生活經驗,去論斷別人的人生,少些對外人的誤解跟評論吧。


5月28日,迎接大好時代,讓我們陪著你,一起勇敢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