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注意過男生與女生服裝上口袋的差異?本文作者分析女生在裙子口袋數量上的微少和褲裝的口袋越來越小,不僅僅只是我們表面上習以為常的那樣,背後可能是父權框架對於女性的宰制!以致「手機螢幕愈做愈大,但女人的口袋卻愈來愈小?」背後是否有商業上的性別歧視,忽視女性的權利。作者從生活中微小的事物,發現女性在社會上可能有的弱勢。(推薦閱讀:

我想身為女性應該都有過類似的經驗,出門時要不發現褲子口袋太小,要不就是裙子根本沒有口袋,所以只好把所有東西都塞進包包。其實我長期以來一直受口袋的大小和有無所困擾,雖說這個困擾在日常生活中似乎顯得微乎其微,像擔心打噴嚏太大聲一樣,發生的當下很苦惱,時間過了就忘了,但我還是先舉個例子,或許有不少讀者能有所共鳴。

裙子沒有口袋,什麼都不能隨身帶

我曾為了準備期末考而整天待在學校的圖書館,為了讓唸書的日子可以舒適,我選擇棉質的裙子,寬鬆又透氣,但就因為沒有口袋,我只好把錢包、手機、證件、水壺和書本全部都放在後背包中。

因為學校圖書館仍頻傳偷竊事件,我已被多次警告上廁所或離開座位時務必隨身攜帶手機和錢包,但沒有口袋的裙子,或即便是有口袋的褲子,也都因為口袋過小,根本不可能將貴重物品隨身攜帶。最後,我只好每次上廁所都背著後背包,不僅勞心勞力,甚至還得考慮在悶熱的夏天穿上有大口袋的外套好方便攜帶手機和錢包。

裙子沒有口袋,什麼都不能隨身帶

不過,是什麼原因讓我開始正視口袋的性別政治呢?這都要歸因於蘋果近來的兩樣新產品: Apple Watch 和 iPhone SE 。我曾認真思考要不要購入這兩樣產品,因為當今流行的大螢幕手機根本放不進口袋,手腕上的小螢幕可以隨時讓我與包包裡的大手機連線,對女性來說似乎是科技佳音,且不用擔心放在後口袋的手機被自己坐下來時的體重壓壞。

iPhone SE 則是繼大螢幕世代後的高階小螢幕手機,讓手機可以再次滑入空間狹小的口袋中,對女性來說也是個挺貼心的設計,更可以擺脫手機因為太大而不小心從口袋溜出直接掉到馬桶的命運。

但,上述這些現象都只是問題的表象,而非問題的根本原因,為什麼女性服飾總是不見口袋的蹤影?或者有些口袋小到連身分證都放不下,甚至只是個假口袋?

女人的口袋被誰剝奪了?

早期,口袋是法國農夫和工人的典型指標,到了法國大革命後口袋慢慢轉變成時尚的元素。美國維多利亞時代研究學者 Christopher Todd Matthew 曾發表文章探討口袋在 19 世紀代表的社會階級結構與性別意義,及其象徵的公共空間機動性和財經地位,長遠而論,女性被剝奪口袋的事實甚至可視為父性霸權之所以能安穩牢固的重要基礎。

口袋讓物件隨身,安全又方便

從女體來看,由於女性上半身有一對豐滿的乳房,下半身有一對突出的臀部,任何額外填充的口袋或內袋都會顯得不對稱且突兀。19 世紀時雖曾有腰帶(Chatelaine)和襯裙(Crinoline)作為女性攜帶物品的方式,但後來也因其欠缺實用性而被廢棄。

19 世紀末開始出現女性手提包的使用,乃從傳統的工作包演變而來,但手提包畢竟與身體分離,且至少需要費一隻手去提,故而提升女性的依賴性,並降低女性的機動性。

為強調口袋對性別政治的影響,可以正式服飾男性西裝和女性套裝為例,男性西裝外套有兩個口袋,內袋至少一只,西裝褲也有兩個側邊口袋,臀部處還有兩個,一套西裝加總起來至少有七個口袋。(同場加映:

女生的套裝外套通常沒有內袋,外側則是兩個假口袋,套裝裙則完全沒有口袋。口袋的多寡能顯現服飾攜帶物品的專業分工,口袋愈多,在拿取特定物品時愈能又快又準,重要貼身物品也較不容易遺忘。相反地,手提包將所有物品囊括為一袋,不僅在臨時翻找時需要耗費時間,且也因為與身體分離,故重要貼身物品更需承擔較高的遺失風險。

手提包不是重點,重點是沒有口袋

為了翻轉口袋的性別政治, 20 世紀初,女性不僅開始將穿著褲裝視為女權運動的具體行動,更要求裙子應該縫上口袋。隨著二次大戰後女性開始進入勞動市場,為有效提升工作效能,褲裝和口袋對女性來說不再陌生。

但到了20世紀中後,審美觀對女性顯得愈來愈苛刻,時尚和大眾流行要求女體穠纖合度,有時甚至是纖細至上,女性的口袋又開始成為標靶,逐漸被剝奪耗盡。(推薦閱讀:

請把口袋還給女人

Christian Dior 曾於 1954 年說:「男人的口袋用來攜帶,女人的口袋用來裝飾。」(" Men have pockets to keep things in, women for decoration. ")

對於攜帶物品這件事,時尚竟開始將焦點從口袋轉移到手提包上,不僅炒作女用手提包的市場價格,且也讓口袋的性別政治在男性主導的時尚界逐漸為人所遺忘。(推薦閱讀:原來是他們!時尚產業的幕後推手

口袋讓物件可以隨身,安全又方便,但為什麼到了 21 世紀,在這數位裝置的世代,手機螢幕愈做愈大,但女人的口袋卻愈來愈小?性別薪資差距愈來愈小,但女人的口袋卻愈來愈假?


(穿著Prada的惡魔 電影劇照)

當男性同事可以輕鬆地讓手機和錢包滑進口袋,以便於午休時間外出赴約,我們是否思考過為何女性同事卻要拿個手提包或小提袋將所有東西拎在手上(也是典型的女性形象)才能外出用餐?女性的工作效能和機動性不應該受男性主導的時尚和成衣市場所影響,口袋的功能性更不應該受扭曲的時尚審美觀所掩蓋。

我小時候很納悶為什麼只有女性特別熱衷於買手提包,除了媒體、商機和文化所致,口袋的性別政治,你注意到了嗎?